叫我太厚凉凉

拖文是一种艺术

【钤光】史璇斯夫夫

别激动,这章是伪更。把上章的剧情部分提出来,方便一些不看肉的宝宝别错过重要剧情而已。

OK, 狗!

8.
暖气失去了作用,停下动作后房间内的冷意才慢慢袭来。公孙打来水帮他做了简单的清理,然后伺候着懒懒不想动的爱人换了衣服。

“话说,在这边呆这么久你就不怕ST的人卷土重来?”陵光趴在他肩头。

公孙钤拿了毛巾给他擦头发:“我不是一个人出来的。我让仲堃仪去偷袭ST总部了。”

埋在他肩头的人吃吃地笑了起来:“看来我们真的很默契啊!”

“嗯?”公孙怕他着凉,从衣柜里翻出一件勉强能穿的外套。

“我也叫执明过去了。”

两个人一边笑一边又黏黏糊糊地吻到了一起。

仲堃仪的通讯在他们即将擦枪走火的时候插了进来。公孙接了通讯,除了断断续续的喘气和电磁声响,什么都听不清。不祥的预感袭上心头,陵光快速起身,找到遗落在窗前的耳机。随意往下面一撇,停住了要打给执明的动作。

太空了,也太静了。

即使是三个小时前ST袭击的时候,楼下也依旧有不明情况的居民走来走去。可是现在从二十一楼望下去,目光所及,竟一个人也没看见。

公孙钤站起身,面色冷峻:“看来情况不妙。”

陵光扬眉,无奈地吐出一口气。

两人没再说过多的话,分头开始在狼藉中寻找尚能继续使用的武器。枪支是足够了,常用的型号都在,可是只有六发不到的弹夹。

怕是不够,公孙钤一边组装枪械,一边注意着周遭的动静。

地板微微地震动起来:“来了!”

攻势比之前那次岂止强了两三倍。公孙钤腿上中了一枪,背上撕裂的伤口也开始疼痛起来,手臂上的划伤也不知道有几条。他也没心情数。他躲在门关后边,忍着痛去看对面以冰箱为掩体的陵光。

陵光脸色很白,蹭上的血迹也不知是自己的还是别人的。

没事吧?

他做口型。

陵光冲他笑着摇头。

下一秒又举着枪射杀了侧面的几名雇佣兵。他放下心来,重新投入战斗。

陵光隔着枪火冲他吼:“去我书房!”

短短的三十米花了将近半个多小时。公孙钤拿着枪的虎口都已经发着麻。今天一天杀的人,快要赶上他十年的杀手生涯了。

陵光把放在房门口的鹿角装饰转了九十度,一座铁门缓缓降下。然后脱力地顺着墙滑到地上。公孙举枪把几个冲过来的杂鱼干掉,然后快步走了过来。

陵光抬头,眼睛亮得灼人,嘴唇却没有血色,苍白如纸。子弹射击铁门的动静不绝于耳,刚刚如镜面一般很快就变得坑坑洼洼。

“你受伤了?!”公孙急忙半跪下来。

“果然情报人员和你们杀手还是不能比啊!”陵光苦笑着嘲讽自己,捂着腹部的手不住的抖,血一股股地从指缝里流出来。

公孙慌了神,明明是经历过那么多这种事的人。陵光暗暗在心里笑他没出息,却也忍不住吸吸酸酸的鼻子。

眼看公孙眼睛猩红,快要崩溃。

“扶我起来吧,这个门撑不了多久。”

公孙努力平复情绪,让自己冷静下来,伸手把陵光半扶半抱起来。

“去落地窗前,外边有滑轮,用装备可以速降下去。”

埋在他肩头深深地吸了口气,陵光声线冷静而平稳。

来到窗边查看了一下,公孙有些担忧:“这个滑轮是智能可控的,随便一个技术人员都能控制,ST不可能不……”

“我知道,我有办法!”陵光冲他眨眼,用脚尖勾起扔在地上的防护递给他,“你臂力比我厉害,绑好抱着我下去就好。”

看着公孙低头,动作利落。陵光移开捂着腹部的左手,盯着沾染了鲜血的婚戒看。

公孙已经扎好了绑带,伸手要来扶他:“小光!”

陵光站在原地没有动,看到公孙映着火光的眼睛里满满的急切。心里突然就一松,他笑了,和两人第一次见面那样眉眼弯弯。把最后一只弹夹塞到公孙裤腰,他冲滑轮开了一枪,一脚将人踢出窗外。

几乎同时,身后的铁门轰然倒地。

“公孙钤,我考虑了一下,要不我们还是离婚吧?”

回头不理那人沙哑的嘶吼,青年扭头对上三方包抄过来的敌人。

 

 

 

“陵光!陵光!!!!”降落在十八层天台,公孙钤拼了命得往通道跑。大腿上的伤答答往下滴血,他却什么都感觉不到。

跑着跑着,面前一个人拦在路上。

模糊的视线陡然清晰,庚辰,是庚辰。有帮手了!

拉着人便要往上冲。“走!快帮我救他!”

“敌人太多了!”庚辰死命阻止,“先生先生!”

“我要救他!我要救他!”直到被庚辰打晕,他嘴里依旧反复念叨着这句话。

 

 

 

 

“我,公孙钤。愿与陵光结为伴侣。用剩余的生命,感恩他的出现。无论贫富,无论贵贱,我将永远爱他,直到生命的尽头。”

 

“我,陵光。愿与公孙钤结为伴侣。用剩余的生命,感恩他的出现。无论贫富,无论贵贱,我将永远爱他,直到生命的尽头。”

 







 

稍晚会有新更

应该

……吧

评论(6)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