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太厚凉凉

拖文是一种艺术

【戬峰】朝夕

                     
小男朋友电话打来的时候,朱演员正在上妆。被揍得很惨,满脸血的那种。助理哒哒地跑过来:“二狗哥,电话!”

朱戬张着嘴让化妆师把小血包埋他牙后边,模模糊糊地说:“开免提吧,不方便接。”

福如心至,二狗问了一句:“谁的?”

助理拿着手机应了一声:“大峰。”

“等会儿!”朱戬啪地咬破了血包,也没来得及阻止助理落在屏幕上的手指。

“朱二狗!!!劳资裤子呢!”小男朋友中气十足的嘶吼瞬间传遍整个化妆间。朱戬被四周传来的若有所思恍然大悟的视线戳了个对穿,汗都下来了。

一边从助理手中夺过来按掉免提,一边忙着呸掉满嘴腥红:“拉拉拉拉峰啊。”

“我裤子呢?绿色那条!”

“您可真行啊,答应不偷围巾就不偷,改偷裤子了啊。”

抬头望望天。朱戬想想自己多年潮流工作经历,又想想前几天在粉丝群窥屏时看到的欢天喜地,决定抵死不认。

“我我我没拿!我发四!”

听筒里传来了磨牙声:“拿了这辈子提枪就软!”

卧槽这么狠!“和你自己息息相关的事情就不要拿来发誓了吧。”周围闲杂人等太多,朱戬努力不要那么直白。

“滚滚滚滚!”声音机关枪一样地扫射过来,带着一股子萌炸的气息。

挥挥手把自己恋爱滤镜驱散:“在干嘛?”

“公司里。”“我不信,我都听见服务员说话了。”

“好吧,在外边和老板见客户呢。”“不知道为什么,你把老板说得像老鸨。”

对面笑开了,哈哈哈具象化成弹幕在他眼前遮住了视线。

“怎么,有新戏吗?”

“还在谈呢。老板嘛,你也知道,在里面讲得开心。我就借三急,出来透透气。”

“顺便质问你我的裤子!”

“你知道吗?我刚刚不太方便接,在上妆。”

“然后?”“我助理接的。我让他开了免提。”

 “……我有不好的预感。”

“你刚刚的嘶吼至少有十个人听见了。”

“呵呵呵呵应该没事吧哈哈大家又不认识我哈哈哈。”

朱戬憋笑憋得辛苦,脸上的肌肉都开始抖了起来。

“都怪你!朱!”

忍不住笑出来,电话那头的男朋友炸毛炸得更厉害了。朱戬抬头,被满嘴血咧着笑得蠢到不行的自己吓到。

场务姐姐过来,嫌弃地看他一眼:“怎么咬破了?快去漱个口重新弄。最多十分钟就到你了!”

朱演员乖巧地点头。

“拉峰,我要上戏了。晚点再联系?”

吕鋆峰突然就很正式地叫他名字。

“朱戬。”字正腔圆,不愧是播音主持出身。声音清爽干净,像上课时偷偷丢进嘴里的彩虹糖。

“不会分开。”

“嗯?”他没反应过来。

吕鋆峰便认真地重复了一遍:“我们不会分开。”然后挂了电话。

来不及多想,朱戬被助理推去整理。

录完三场回来,他窝在躺椅上抱着手机。脑子里还想着大峰那句没头没尾的话。一时没注意,拇指用力按到HOME键打开了后台。微博页面还停留在他最新的那篇小作文。

“别总听长辈说一辈子很长
他们骗你呢
明明短小的你都看不到
感觉不到
能相爱 就别说分开”

朱戬笑了。没声音的那种,张着嘴巴把自己的脸埋进厚厚的棉衣里。笑到脸上肌肉发酸,笑到面部充血,笑到眼角微湿。

你说人为什么能这么喜欢一个人呐?

下班总是天黑时分,等他忙完所有,才发现小祖宗破天荒地发了微博。还是从粉丝群里知道的。辣鸡新浪,说好的特别关注呢。

翻了一圈评论,乐不可支。

他蹲在马路边等排挡的大叔炒河粉,噼里啪啦地打字:“来我们这体验啥叫不拥挤。”

然后他站起来跟大叔屁股后边拍照,又转了一圈去拍那小小一条街挤着的馄饨店川菜馆和羊蝎子。

“哎,拉峰,你看我微博干嘛都不点赞啊。”

“因为一眼看到的四个字让我很不高兴。”

“嗯?”朱戬换左手拿手机,右手从大叔那边接过自己的夜宵。

“短小的你。”

他足足花了一分钟才反应过来自己什么时候开了这样一辆车;“错字!错字!我没有开车!我没有啊!”

两人又天南海北八屁了一会儿。

“所以你来不来啊?我在剧组无聊死了。”

“我说了考虑考虑啊。”

“来嘛!”二狗子扔掉余额不多的节操开始撒娇,“meimei^我好想你啊!我们有快六十个小时没有见了!来嘛!”

大峰的声音都开始颤抖了起来:“狗……狗子你正常一点啊!不要乱撒娇啊!”

“不是有句话说,撒娇男人最好命吗?”

安静了三秒有余:“啥啥啥,你说啥?戳儿你还能再不要脸一点吗?”

二狗委屈状:“我的人设难道不就是不要脸吗?”

“不是大智若愚吗?”

“说的是执明吧?这四个字只有第一个最适合我。”
“……噫!”

“有火锅我就来。”

“其实我说说而已啊。前天不是刚吃过火锅吗?”

“没听说过那句话吗?不怕天寒地冻,只怕火锅不够。”

“火锅倒是不会不够啊。可是吃了火锅,我怕我们的深入交流会不够。”

小男朋友响亮地吸了一口气:“……我装作听不懂的样子。”

朱戬和他通话,额头顶着冰冷的窗户,在雾气上写写画画。

未来巳至,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

其实吧哈,这一篇的名字应该叫
那一日,人们又想起了被火箭统治的恐惧

评论(10)

热度(70)

  1. 辰瑜叫我太厚凉凉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