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太厚凉凉

拖文是一种艺术

死蠢十五题之垂死病中惊坐起

给我亲爱的媳妇儿。

【执峰】垂死病中惊坐起

             

早知道就不该和刘带水他们去游泳的。吕鋆峰抱着热水袋缩在被子里捧着手机戳戳戳。

闲着也是闲着,病了要不要发条微博?

唔,算了。还要P图好麻烦。

吕包子翻了个身,心安理得地撅着屁股刷B站。

最讨厌视频看到一半,有人打电话了。

“病了?”

“你千年老妖啊,怎么什么都知道。”

“我有眼线啊。”

吕鋆峰嘿嘿笑,揪着枕头边角的流苏把玩:“嗯,走秀那个眼线够妖媚的。”

“喜欢吗?”

“不喜欢!没我美!”

赵志伟在那头嫌弃地“噫”了一声。

“赵志伟,你什么时候来北京啊?”

电话那头的男人,貌似环境不太允许压着嗓子,声音低沉磁性带着笑意:“哎,说好的是你来上海吧,吕旺财?”

旺财哼唧两声:“干嘛,我有送机啊!”

“你要不要脸啊!说好的明明是探班吧!要不要给你买点脑白金补补啊!”

“反正你也马上结束了嘛!”

挂了电话后没多久,发着烧的病号昏昏沉沉。厚厚的窗帘拉着,也不知睡了多久。隐隐约约感觉到被子掀开,身边的位子沉了沉。

做梦吗?睡得迷迷糊糊的病号皱皱鼻子。可腰上缠过来的这什么玩意。

清醒过来,吕鋆峰一跃而起,如临大敌对着床上多出来的一坨。

“赵……赵志伟?你从哪蹦出来的?”

“跑什么?”一八八的男人手一伸把他拉进怀里,躺着相拥。

“等等,赵志伟!”

“乖,让我抱一会儿。坐了四个小时飞机累死了。”赵志伟微微使力按着他脖子把人压向自己。

“我只是想说,”吕鋆峰吸吸鼻子,“热水袋破了。”

 

兵荒马乱换了被子换了床单,又在封建家长的压制下吞了一堆药,吕鋆峰乖乖地被家长抱在怀里。

“嘿嘿嘿,我想到一句话。”

“什么?”男人下巴抵在他头顶,喉结震动的声音苏到极点。

“垂死病中惊坐起,笑问客从何处来。”

“来自你心里啊?”

“哼,来者何人?”

男人笑着扶过他的下巴,气息相融于唇齿之间。:“你的人。”

评论(14)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