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太厚凉凉

拖文是一种艺术

【Jack Harkness Steve Rogers】旅途

 手机瓦特了哭叽叽,只能先发一半了。写完我还没完整的看过,躺。

晚些时候再改,欢迎提意见。

          

Captain Jack Harkness-本名不知道,Face of Boe算吗。。神秘博士及火炬木小组角色。时间定点,不老不死。虽然后来还是死了,不过那是50亿年后的事儿了。

Captain America-Steve Rogers 出自漫威,人设应该不用我介绍。虽然我很爱他,但他不属于我。

所以我决定给他介绍一个男人。

 

 

Steve Rogers从没想过他还能找到什么与过去的联系。Peggy走了,Bucky也躺入了那个冰冷的柜子里。来到瓦坎达以后的日子,比他想象中的还要清闲。他有了大把的时间来填补画册上的空白。瓦坎达令人惊叹的景色,队友们嬉笑打闹的身影,躺在那一动不动的老朋友,还有过去的一些,实验室,战场,舞会,布鲁克林。。。也许真是年纪大了?Steve在日记里嘲笑自己,老爱回忆过去可不是什么好事。

Sam他们有些担心他,经常时不时地找他出去走走,吃吃东西。这些伙计,是自己在21世纪拥有的最宝贵的东西。

人们管之前那场争斗叫做内战。那之后,“Team Cap”的成员成了世界通缉犯,包括后来出了不少力的Natasha。好在T’Chella的庇护下,大伙至少衣食无忧。当然让他们永远闲着也不可能。

追捕力度减轻后,他们便开始悄悄出去做些任务,拯救些生命什么的。不过从没靠近过美国,更别提纽约。

“守护国家这方面,我相信铁罐还是有保障的。”Clint啃着小羊排,口齿不清地说着。

 

 

“所以,英国?”Steve翻着手上的文件。

“之前一个星期,在世界各地都有出现大量不明生物伤人事件,无一例外全部发生在零点。可是,周日晚上23:11,所有痕迹全部消失,包括伤者。”Natasha高跟鞋敲击地面的嗒嗒声紧随着他。

“什么叫 ‘包括伤者’?”

“所有之前被袭击的人,在医院的,在家的,全部失踪。今晨4:23,一位拾荒者在伦敦北郊一家废水厂外发现一具僵尸。经查明,为波士顿的Sherlon Miller,伤者之一。到目前,已有近百具尸体出现在伦敦城外。”

“这怎么可能发生?”他皱着眉,觉得还是该去看看。

“这不是最糟糕的。”Natasha掏出电话,飞快地发着信息,“尸体们正一个个复活,变得嗜血伤人,力大无穷,不惧刀枪。。。。“

“像《生化危机》?“Steve打断她。

“嗯哼。”

“通知sam在停机坪集合。”

美艳的特工把手机屏幕发给他看:“发好了。”

 

“要是Wanda在就好了,这种物理攻击比较难解决的她擅长。”Sam呈大字摊在座位上。

Natasha把Sam挡道的腿踢到一边。

“澳大利亚那边不是还没解决吗?他们三个短时间都回不来了。”

“我倒是有点担心Wanda。”

“我可不觉得有什么好担心的。Clint在呢。他完全是把Wanda当女儿养。而且,还有Scott。”

就是因为有Scott啊。Steve扭过头看窗外的云层,在心里默默说。

“等等,cap。我们有条信息。”

 

 

飞机还没停稳,他们就已经注意到下面等待着的三个人。

“传说中的Torchwood,哈?”Sam抱着手臂,打量着对面三个人。一个亚裔提着文件包的娇小女子,一个穿着蓝色衬衫的黑西装,站在他们中间的。。。那个大衣样式也未免太久了。不过挺好看的,适合他。长得,嗯,很帅。用Natasha后来的话来说,荷尔蒙扑面而来。

“Captain Jack Harkness,火炬木小组组长。”长风衣哈哈笑着,“对于我们你们才是传说。”

“Toshiko Sato。小组成员。”“Ianto Jones,小组成员。”

Natasha和Sam对视一眼。

“猎鹰。”“黑寡妇。”

Steve全身僵硬,说不出话。所有人的视线都扫了过来。

黑发的英俊男人挑了挑眉,海蓝色的眼睛闪烁着熟悉的光芒:“Cap,不说声hello吗?”

他的眉眼,他的笑,他身上熟悉的衣装瞬间把Steve Rogers卷入回忆。

 

1943,西西里岛登陆战。他们第一次见面。

“Captain Jack Harkness,来自英国海军133中队。”

“Steve Rogers,咆哮突击队队长。”

“I know you.Captain America.”

歪歪地戴着军帽的男人向他挑眉,露出一个调侃的笑容。Steve尴尬地摸摸鼻子,耳朵微微发红。

不好好戴军帽的人都不太正经。你看Bucky,你看Jack。

他们俩的工作重合面很大,办公室也在一起。这就给了某人充分的机会骚扰自己。

“Captain!”

“What?”两人一起回过头盯住那个冲进来的英国士兵。

士兵有着漂亮的绿眼睛,紧张地扶了扶帽子,敬了个军礼。“Captain Rogers,来自港口的最近文件。”说完小心地扫Jack一眼,似乎是怕他生气。

Jack无所谓地耸耸肩,手插着裤袋跟着走上前。

“Captain Jack Harkness.What’s your name?”

认真翻阅文件的Steve头都没抬,解救了绿眼睛小哥充血到面临爆炸的耳朵。

“Not now,Jack,not now!”

“你怎么也这样啊,我只是打个招呼(say hello)而已。”

“对于你而言,那就是调情。”Steve斜他一眼。 把签阅过的文件交给小哥。

Jack张开双臂,一个滑步凑到他背后,把头放在他肩上。

“Hello!Hello!Hello!”

他偏过头,Jack海蓝色的眼睛眯着笑,尾音拖得慵懒,湿热的气息吐在脖子上,撒娇一般。

Steve柔化了眉眼,微微一笑,取下腰间别着的枪上好膛。

“战略报告写完了吗?”

 

 

“Steve Rogers ,咆哮突击队队长。”

“Captain Jack Harkness,来自英国海军133中队。”


(队长生贺)【铁盾】It’s real, it’s true

队长生日快乐!半夜写的,困死宝宝了。

大声告诉我甜不甜!



       没有什么事情是比搂着自家男朋友腰,躺着看星星更棒的享受了。当然,如果甜心能允许我们在这亮满了米黄色小灯的天台上来一发那就再好不过了。

       我探过去从他嘴里抢曲奇。上面满满的是我爱的巧克力碎。

       不过也许有时候并不需要性。这从他嘴里说出来真不可置信不是吗?我还记得Natasha在我说这句话的时候的表情。超越我的文学范围。但和Steve在一起的大部分时候,我只想握着他的手,抱着他,亲亲他。各种姿势的。

       哦,该死的爱情。他Tony Stark居然有一天变得这么黏呼呼的。不不不,我不会承认自己像条撒娇讨奶喝的小狗的。

        “像只法斗。”他笑着羞辱我。不是那种美国队长式的笑,而是属于Steve Rogers的。带点小得意,眼角细细的笑纹放松而自然。

        搂着他腰的手一用力,我把他压在身下(我得承认这不容易),扑上去咬他下唇。气哼哼地搔他痒。他腰侧和大腿敏感得很,摸两下就忍不住笑。

         “说谁像法斗呢!怎么就像法斗了!那么丑!”

        在攻击下,他脸很快就红了,笑得不行。

         “哪里丑了,明明挺可爱的。眼睛很大,像你。”他把左手搭上我脖子,右手伸进我上衣里摸了一把,“还肉嘟嘟的!”

        我知道我这几周呆在实验室里,以咖啡甜甜圈和披萨作为主要能量来源。估计肌肉什么的是不如以前了,但不至于肉嘟嘟的吧。

        我暗暗吸气,努力唤醒沉睡的肌肉。

        我的表情多半很搞笑,因为Steve凑上来亲我的时候眼睛都笑弯了。笑笑笑,平时作战开会老是板着脸,现在知道笑我了。我恶狠狠地撕咬他的嘴唇,缠着柔软的舌头不放。

        一吻毕。我稍稍撑起身子,将他搭在额头的碎发抚开。仔仔细细地看他的脸。从饱满的额头到眉毛,从有点金斑的天蓝色眼睛到鼻子,从被我咬得微肿艳红的嘴到下巴。

        他有些不自在,即使在我们交往了快一年的现在,但还是那种该死的固执,保持着和我的对视。好吧,我就喜欢这个。

        盯着那过分纤长的睫毛,我凑过去蹭蹭他的鼻子。

         “You just too good to be true, can’t takemy eyes off you.”

        Steve噗地一声笑开了,在我离他的唇就差那么零点几公分的时候。

         “抱…抱歉Tony,只是,怎么说,我听过这首歌的。《Can’t take my eyes off you》,在街角那家咖啡馆。经常放。”

        他努力想表达歉意,眼里的笑意却浓得快要溢出来拍在我脸上一样。找不到话接。我哼唧两声,翻过身不去看他。

        战略性失误,刚刚脑子里出现那句话,就说出来了。

       难道你能把眼睛从Steve Rogers, AKA美国队长,那完美的眼睛,完美的唇形,完美的一切上挪开吗!!

        Steve手伸过来握住了我的,头抵到我肩上。柔软的金发温柔地搔在脖子上,泛起痒意。

         “生气了?”

         “是,我生气了。”我板着脸不看他。

        我,Tony Stark,Iron Man ,花花公子,睡了一个月。咳,好吧,不提封面女郎那件事。精心准备了一个月为男友庆祝生日,居然在调情的时候,让对方笑出了声。奇耻大辱!

       没错,看看手机吧。过零点了,现在7.4了。美国独立日,美国队长的生日,Steve Rogers的生日。

       我们俩躺在垫了厚厚毛毯的大厦顶楼天台。旁边有红酒,有啤酒,有牛排,有小曲奇。红酒是我挑的,啤酒是从休息室的冰箱里拿的,牛排是(Jarvis帮)我煎的,小曲奇是Steve下午烤的。周围挂了一圈米黄色的小灯,有风的时候会轻轻地晃。Peper的意见。的确气氛很棒。

       从大厦这边看下去,灯火通明的纽约格外温暖。欢笑喧嚣。这是Steve和我,还有下面所有人最想守护的东西。

       我握紧了Steve的手,从抓着虎口转为十指相扣。

       他轻轻哼起了调子。我跟着在心里默念着歌词,手指敲着他手背来打拍子。

      【You'd be like heaven to touch,I wanna hold you so much.

        你就像人们向往的天堂,我多想这样拥抱着你。
        At long last love has arrived ,And I thank God I'm alive
       爱情终于来临,我感谢上帝让我活着。】

       有时候我真的很庆幸,七十年前他的那场意外,让我们可以相见。不早不晚,刚刚好。

       十几二十岁的时候,我很恨老头子,觉得他毁了我的童年。带着恨那个被老头子一直挂在嘴边的美国队长。等我成为钢铁侠,看到他留下来的录像带,才真正开始放下。然后Steve出现了,然后我明白老头子为什么用一辈子都没能放下他。 

      【Pardon the way that I stare,There's nothing else to compare

        请原谅我注视你的方式,实在是无从比较】

       大家对他的印象是不苟言笑,我却看到他站在打闹的联盟成员背后举着饼干笑得开怀。他们觉得他强悍敏锐,不愧第一超级士兵之名,Jarvis拿给我的医药品清单和训练室磨损的器材却令我沉默。

       一开始我对他针锋相对,因为他身上隐隐的孤傲刺激了我。初见的惊艳过去后,你能发现这个身上的人性,而不是那从小到大印在美国人心里的“神”。

       他脾气才不好呢,每次敌人一挑衅最早爆发的就是他了好吗。简直像个毛头小子一样,也就这时候我才会想起。生理上,这个人也才27岁而已。

       他骄傲得很。一个人干翻一架战斗机,或者解决一个叫嚣得厉害的混蛋后,眉一挑眼睛一转。我真是爱死了他的小表情!可这骄傲也麻烦得很。这一点我们几个人身上都有,开会的时候这个人不知道说过我们多少次,到自己根本就一点都不在乎。面对着危险,把握不大也单枪匹马往里冲,把队友护在身下,自己弄得狼狈极了。有时候我真觉得他其实一点也不在乎自己能不能活下去。

      【The sight of you leaves me weak,There are no words left to speak

        你使我软弱无力,你使我无话可说。
But if you feel like I feel,Please let me know that it's real
       如果你了解我的感受,请让我知道那是真的。】

       后来这些状况好了很多,在他们正式在一起之后。

       可我还是不能忘记那天从实验室里出来煮咖啡看到的。凌晨三点,他亮着一盏小阅读灯,靠在落地窗边的沙发上。手上拿着一本书,却没在看。抬着头看着模糊的天花板发着呆。侧面的纽约夜晚一片黑暗,零星点着几盏商业标签。

       我迟疑了一会,上前巴拉巴拉嘲笑他是不是老年人睡眠不好。他从思维中挣扎出来,抬头看我。迟了两秒,低头笑笑,翻开书。

        “是啊,睡不着。”

       我接着和他插科打诨,开乱七八槽我自己都不明白的玩笑。

       半年后,我在外星人的激光差半秒要射穿他大脑的那一刻把他抱起飞上高空。

       心脏跳得那么快,我让Jarvis给我做了好几次身体检查。

        啊,原来是喜欢啊。才会想拥抱他,才会在他危急关头紧张得心脏都要停跳。

        “我想我爱你,老冰棍。”

        “I love you baby,and if it's quite allright,I need    you baby to warm the lonely night
        I love you baby Trust in me when I say
        Oh pretty baby,don't bring me down,I pray
        Oh pretty baby,now that I found you stay
        And let me love you,baby,Let me love you...”
       唱出声,我拖着Steve的手把他拉起来,随着节拍轻轻晃动着身体。他含着笑,抵着我的额头,手搭在我肩上。
       Tony Stark从来不是一个多好的人。我自大,作息时间紊乱,还经常不听安排。黑历史满满,可以写完两个册子。

       Steve Rogers呢,也有些毛病。想事情过于理想化,轻信他人,过于重友情,有些问题上还有些死板。

       可我们该死的爱着彼此。即使身处无边黑暗,往旁边一伸就能握到他的手。

       遇见他,爱上他是我这辈子最幸运的事。

  

       Steve停止哼唱,收紧抱着我的手臂。

        “I love you.”

       咻地一声轻响,纽约夜空炸开了烟花。绚丽、美好。

       他带着湿气的唇凑过来亲了亲我的鼻子,由移到下巴。我仰着头,眯着眼,手指插进他软软的砂金色发间。

       Steve的手对于一个男人而言不大。顺着我腰线一路往下,慢条斯理地摸上我的皮带,咔哒一声解了开。

       作为一个男人,我当然是扑了上去。拥抱,接吻,做爱,就像每个美好的夜晚一样。

       It's real,it's true.We belong to each other.

       然而。。。。

       楼下爆炸的轰鸣声分开了我俩。Steve摆出队长脸,戒备地摆好战斗姿势。我退了两步调出手部装甲,心里暗骂真会挑时候。

        “Sir,Bardon特工和Thor先生在赌雷暴弹。测试的时候出了点意外。”

        “我要弄死他们。”

        我面无表情地说。

        Steve笑了,凑过来亲了我一口。

        “我先下去看看。”

        “我一定要弄死他们。”

       我抬头看天上还在继续绚烂的烟火,恶狠狠地灌了一口啤酒。


【铁盾】成熟男人的魅力


Stark先生得知他男朋友已飞入美国国界时,正在修盾。
努力把翘起的嘴角压下去:“他回来干嘛?”
Nat干脆利落地把被子里的咖啡渣子倒进洗手池,并无视Stark工业CEO凶恶的眼神。
“根据Clint线报,你昨晚给他打电话了?”
Stark先生眨巴下眼,心虚地回忆早上看到莫名多出的通话记录。
BTW,那个老年机的界面实在太丑了!
“我昨晚喝了点酒。。。”
“那时他们正在开会,你哭得太大声,”Nat洗干净杯子,甩了甩水,“上气不接下气地求队长回到你身边,全部的人都听见了。”

怎么可能!
总裁先生嗤之以鼻。我怎么可能求他回来,还哭着求的。
誓做爹地的小棉袄,Friday贴心地插话。
“需要给您调出昨晚的监控吗?”
“你到底是不是我女儿!有你这么对爹爹的吗!”
“那么,如果您不要我了,我能认Rogers先生做爸爸吗?”
“想都别想!他是你妈!”



站在顶层等着亲亲男友飞机的Stark总裁对着玻璃,整整自己的头发。
“Friday,我看上去如何?”
“帅!帅惨了!”
“闺女,你来大姨妈了?怎么有气无力的。”
Friday干巴巴地否认。毕竟刚刚帮某人挑衣服已经花光所有力气了。
某人努力做着深呼吸,手指在抱着的星星盾上嗒啦嗒啦地敲。
没事没事男人哭吧哭吧不是罪偶尔的示弱是挽回爱人最明智的选择你看Steve不是马上就赶回来了吗待会你只要继续展现你成熟男人的魅力甜心一定会继续像以前一样爱你爱得不要不要的呢,嘿嘿
紫薯先生缓缓降落在先生旁边,Friday默默咽了口口水,罗曼诺夫女士慢悠悠捧着爆米花走了过来。放了很多奶油的那种。
盯着从飞机上走下来的男朋友,Tony Stark的内心颇不宁静。
风儿轻轻吹过,撩起那人敞开的夹克。他抬眼掀开那如同蝶翼般的睫毛,露出的蓝眼睛温柔地映着夕阳,金斑闪闪。他弯弯眉毛,向自己展开笑颜,一如每一个。。。
WTF我家亲爱的后面那坨是熊吗?!!
他想瞪一眼自家男友,结果人上来就给他了一个拥抱。紧到能感受到Steve胸肌压迫的那种。所以他只好瞪最后跟在旺达后面,从战机上跳下来的小鸟。
【死肥啾!你怎么让甜心把他带来了!】
Clint斜瞟他一眼,【我拦得住吗?】头也没回地往Natasa地方去了。
旺达也同样,目不斜视,除了路过时“无意”踩了他一脚。
在身后传来的“旺达,今天夕阳真美。”“嗯,我也想你。”(我儿长大了!)“Naaaaat!我也要吃!”中,Steve松开了他。


暂时抛开乱七八糟的东西,Tony沉浸在这人如北冰洋般澄澈的眼底。笑意满满,他蹭蹭Steve的鼻子。
“Steve。”
“Tony。”男友的手扶了上来,轻轻闭上了眼。
“Steve。”
“Tony。”
“Steve。”
“Tony。”
“Ste。。。”
James·Bucky·前Winter Soldier·Barnes阴沉着脸,崭新的机械手臂捏得咔咔作响。
Tony忍不住自己洋洋得意的眉毛了,朝Bucky贱兮兮地做口型。
【WHAT】
wow~熊先生炸毛了呢!
就在Bucky要忍不住冲上来的时候,Steve睁开了眼睛。看看好友,看看男友。
总裁先生瞪大了无辜的双眼。
Steve拧起了好看的眉毛,小小声:“你说你想通了,不会再找Bucky麻烦的。”
“wowwow!sweetie,我可什么都没做。”
美国队长可从来不是一个好忽悠的人。
“Tony,he is my friend.”
“得了吧,这话,半年五封信三个电话,你没说腻,我可听腻了!”
“可我的确是。”冬日战士冷笑连连,“Steve最好的朋友,从过去到现在。”
“可我现在是他男朋友!我们形影不离,互相交付生死,是超级英雄中出了名的默契拍档!”
“呵,那我可真心疼Steve,得配合你这么个自大狂。论默契,我和Steve认识的这么多年,眼神都不用,就知道对方要干什么。”
“那又如何,你们都多少年没见了。兜兜转转这么多年,我和他的相遇是命运的安排!再说,在你还冻着的时候我和Steve同居,感情深厚得不得了!”
“哈,说到同居,我们当年也是啊!那时候Steve还不是美国队长呢,瘦小得跟豆芽似的,但从那时脾气就和现在一模一样。可真怀念那些年我们相依为命的样子。照顾他是我这辈子最幸福的经历了!你,和Steve住,多半是Steve照顾你吧!大!侄!子!”
“然而,我才。。。”
Tony抽空瞪一眼后面开始分爆米花的几个人,再转过头来怒视Barnes。
“你们俩够了!”眼看着气氛越来越不对,Steve皱着眉头,站到他们中间。
冬兵露出招牌的委屈表情,眼泛泪光。“Steve,不是我先开始的!”
我看见你偷偷掐自己大腿了!你个心机婊!
“你别以为我答应Steve不追究过去的事就不敢对你怎么样!”
“有本事打啊!我不认为会输给你!”


两个人呲牙咧嘴,面露杀意,剑拔弓张。
Steve面无表情,举盾。左边一下,右边一下。
“Cap,都回来了,你可以给我做上次那个巧纤脆了吗!”Clint顶着因为抢爆米花被糊的一巴掌凑过来,兴奋地跨过地上两个障碍物,跟着他往大厦里面走。
“嗯,我会多烤一些。给还在忙的陛下和Sam他们寄过去。”
“Vision,我们也进去吧。”
“嗯。”

【霍盾】我一直都在

这篇写了很久,也没能真正写出我想要的霍盾。写完,心里不太舒服。

想求些评论。关于文笔也好,捉虫也好,关于CP也好。

以及微量铁盾预警。铁总又要接盘侠了。不喜勿入。

 

我只是舍不得让队长一个人。

 





 

他静静地靠在病房门上。又有一个人走了。

七十年了,当初认识的,不管仇敌还是朋友,都一个个地离开了人世。

也不知道他们去了哪儿。天堂?反正不是人间,至少我没见过其他人。

他直起身子,往外面飘去。

这些年,他去了很多地方,奥地利、中国、日本、泰国、丹麦、西班牙、瓦坎达。一个人,挺自在的。

每年九月,出去旅游是既定项目。

只要别呆在美国。漫天的星条旗和某人的画像让他心里不舒服。

就是不能泡妞有点可惜。

 

他很为自己儿子骄傲。虽然知道自己没尽过一个父亲的责任。

他看着Tony研制出自己的Jarvis, 看着他穿上盔甲,看着他在绚丽的蓝色光芒中笑得像个孩子,看着他凭借凡人之躯扛下重担。

【你知道的,Tony。除了那个人,你是我留给这个世界最好的东西。】

 

儿子研发的人工智能一点点完善起来,最开心的人应该就是他了。在他发现Jarvis他们能看到自己,能和自己说话时。

天知道自言自语这么多年,他都快精分了。

但孙子孙女们真的很熊。

不要再来问我,人类为什么不为了繁衍也要做爱了。

我也不知道Elsa为什么要一边唱歌一边踩冰点。

 

 

Jarvis,他儿子那个,说自己可能是因为“执念”太重才会一直留下来。

说了别和Friday看那什么《花千骨》,就是不听。

那天他正捣鼓着,想给Jarvis弄个实体。

蓝幽幽的一片飘了过来。

找到Captian America了。

他停下手里的动作,一时不知该做什么表情。

【哦。】

【真好。】

 

这还是他第一次来到自己的墓前呢。

他皱皱鼻子。天呐,这字体可真丑。

Howard Stark

【这太尴尬了。Rogers,说句话吧。】

穿着格子衬衫的男人,捧着矢车菊,金色的发丝在夕阳下渲开浅淡的光晕。

“Howard……”

【算了你还是别说话了。】

他别过头,不去看那蓝眼睛里闪烁的泪光,鼻头有些发酸。

 

Tony犯了个科学家们常有的过错。

研究项目脱离掌控什么的。他当初在莫斯科看到那五块速冻肉都快吓尿了好吗?

他又多了个孙子,这个已经不能说熊。一出生,差点弄死自己的哥哥。

中二少年,打一顿就好。

顺手捞了把,把Jarvis救了下来,揉吧揉吧塞进柜子里藏起来。

【乖长孙,过段时间有机会给你做具身子啊。】

 

拯救完世界,孩子们坐一起看了场狗血爱情片。

然后吃起了火锅。芝士的那种。

Friday在满屋子的香气中绝望地扑进他怀里。

【我也好想吃啊。多少年没吃过东西了。】

 

 

他的Rogers好像心情不太好。和儿子说了两句话,转身进了自己的藏室。

拿着画册和日记本。

Steve经常这样,进来对着他的照片还有旧物画张素描,缅怀一下逝去的青春。

【还好我没有写日记的习惯,不然就太尴尬了。】

Steve摊着画册画了大概十来分钟,就不动了。然后站了起来,慢慢在房间里走了走,伸手打算整理有些乱的柜子。

【我还以为早就丢掉了。】

Steve在角落里翻出了一个黑色的绒布盒子。

打开是一朵玫瑰,振金的。

【边角料。实验室闲着无聊,用你的盾牌敲出来的。】

Steve纤长的手指抚过花瓣上的划痕。

S T E V E

 

 

 

“芝士火锅很好吃。”

Steve没头没脑的一句话让他愣了愣。

布鲁克林男孩是在自言自语?

“你后来有去吗,那天晚上?”

【一个人吃什么火锅。】他偏过头,摸了摸挂在墙上的三件套。【我那时候有这么胖吗?】皱着眉嘀咕了一句。

Steve握着那只玫瑰,后退两步,贴着墙滑到地上坐下。

“对不起,让你等了这么久。”

他松开手,叹了口气,飘过去蹲下。

【我不介意等你。】

 

“要是你还在,肯定比我适应二十一世纪。”

【那当然。哪像你。这么久了,连邮件怎么发都还不会。】

“Tony有时候嘴贱得让我控制不住想打他。”

【。。。打吧,有时候我也想。】

“他很像你。”

【嘿!】

“但我更喜欢你的胡子。”
【我也觉得我的更好看。】

 

房间里沉默了好一段时间。外面的天都已经黑透了。

“我应该先说出口的。”

他盯着Steve散落在地上的素描出神。

“我太傻了。”

有些事,他一直不敢去想,到现在他都不敢面对那个词。

他害怕。Howard  Stark是个胆小鬼。

“我,好想你。”

他听到了一些声音。液体敲击在地面的声音。

一下,两下,三下。

Steve把头埋在膝间,努力控制着呜咽声,肩上的肌肉轻轻颤抖着。梳理得一丝不苟的浅金色头发散落下来几缕。

他伸手想要帮他整理下头发和褶皱的衣领。像七十年前Steve上台授勋前那样。

可他什么都摸不到。

想抱抱他都不可以。

【我也是。】

【很想你。很喜欢你。很爱你】

 

“Sir,Captian Rogers还在藏室里。正在高烧。”

 

 

Steve做了个梦。很美的梦。

弗兰克福郊外,士兵们正为今天的胜利欢欣鼓舞。他远远地躺在草丛里。咆哮突击队的欢呼打闹被风模糊,近处昆虫的鸣叫此起彼伏。抬头,是满夜空灿烂的星光。

踏过草地的沙沙声,身边躺下一个人。

“怎么不继续和他们一起庆祝。“

“今天的星星真美。”

对方答非所问,Steve笑了笑,枕着自己的胳膊。

“我以为Stark企业的总裁不会亲临战场。”

“你知道我一直在你身边的。”对方侧过身看他。眼里揉碎了的星光映出完整的温柔,“我们俩个傻蛋。我胆小,你懵懂。花了这么久才明白。”

“命运真他妈是个婊子。”Steve闭眼抵抗不断泛上来的泪意。

那个人吃吃笑得低沉:“Hey,Cap.Watch your language!”

“七十年了,我们都该继续往前走了。”

“放心吧,我一直都在。”

“所以,别怕。”

 

 

 

 

Steve醒的时候是笑着的。心里一直堵着的区域终于解开的感觉,就像又注射了一次超级血清。

他起身,拉开窗帘。

清晨的阳光透过云层照射在这座充满希望的城市。时光正好。

房间门被轻轻推开。

“老冰棍,你可终于醒了。”


懒得想名字,反正是甜甜甜

                            

主铁盾,微量寡鹰,霍盾夹带,可无视。盾冬友情向注意,吧唧哥哥傻爸爸属性ON。

 

 中途电脑坏了一次,写得乱七八槽的,见谅

 

1.

        三个人,后来变成了俩,在瓦坎达王宫会议厅里呆了一下午。该砸的东西都砸完了,该聊的心思也都聊完了。三个人总算是可以和平共处了。也许。

      “为了MY STEVE。”钢铁侠挑挑眉,冷静下来这么多天,被小辣椒罗迪纳塔和还有梦中的父母一罐罐鸡汤灌下来。放下过去的事和享受现在和将来相比,他选Steve。

      “盾我修好了,也按你给的联系方式联系你了,现在可以跟我回家了吧?”Tony抱着他的男友,暗示性地摩挲着腰际。

      “不,Bucky的事还没解决。瓦坎达这边也有点琐事要我们帮忙。暂时还不能回纽约。”

     “又他么的是Bucky!”

     “Language,Tony!”他的亲亲男友皱起了好看的眉。

        二话不说吻了上去。

        还不知道得多久才再见面呢!

        虽说放下仇恨,但果然他TonyStark就是和那个Fucky犯冲!

 

 

2.

        Sam一直以为,整个team,Tony是那个最会翻白眼的人。直到他看到存在众人手机里自己的表情包。

        拜托!任谁看到那美国良心红着脸如同纯情小处男一样躲在角落里打电话都会翻白眼的好吗!在这种事情一天发生三次的情况下!

        Oh,Come on!又来!

        。。。。。。

       “Scott!你给我站住!手机交出来!”

 

 

3.

        最近会议多到爆炸,还有很多缠上来的妹子。

        得了吧,妹子们!难道你们不知道我TonyStark是个有家室的人吗?

        好吧,你们是还不知道。

        钢铁侠委屈地瘪瘪嘴,我想我们家甜心了。自从上次在瓦坎达和好,还没见过面呢。

        好想他。想他烤的小蛋糕,想他温柔的蓝眼睛,想他手感十足的胸肌和饱满的臀肉。

        Stark从不委屈自己!他掏出那个丑不拉叽的老人机,另一只手解开了皮带。

      “Steve,“钢铁侠喘得情色极了,“我好想你。。。”

        啪地一下果断挂了电话。

        Captian  America冷笑一声,旁边电视上深蓝色西装男人左拥右抱,好不风光。瓦坎达的高科技,让像素清晰到可以看见总裁先生笑纹边缘翘起的胡茬。

        第二天,史塔克先生收到一份快递。

        一箱卷纸。

        以及。

      “这边的事情还没解决,短时间内不会回去。注意‘肾’体,MR.Stark.   ---S.R. ”

 

 

4.

       周末的时候,Bucky会被放出来兜兜风,顺便吃顿烤肉和李子什么的。

       前九头蛇第一男模凶狠地从老友手里抢过最好看的那个李子塞进自己嘴里。

     “我不同意!”

       伸手拍掉某人摸向水果盘的鸟爪。

      “我绝对不会同意你嫁给史塔克的!”

       猎鹰捂着被拍红的右手,小声嘀咕:“不同意有什么用,该发生的不该发生的都发生了!”

        Steve红了耳朵,瞪了一眼Sam。

        Bucky眼里都要喷出火来了。抓起李子,不是,抓起枪就往停车坪冲。

       “Buuuuuuuuucky!冷静啊啊啊啊!”

 

5. 

        被拖回来的冬日战士张嘴一口气吃了五块烤肉。

          "我就知道史塔克没一个好东西!”

        “从当年霍华德那小子装醉强吻你我就知道!”

        经过一番战斗,正努力往自己嘴里塞烤肉的一虫一鸟两脸惊恐。

        总感觉知道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

 

 

6.

         “。。。每一条生命都弥足珍贵。在此,我,SteveRogers和James Barnes为世界人民致以歉意。我们不会推卸肩上的责任,永远。”

        从国务院走出来,Steve小幅度动动肩膀,把紧绷着的神经放松下来。抬眼。

        他男朋友逆着光,向他伸手。

        “午好,Captian。”

        他压不住要笑的嘴角了。

        身后的挚友面色阴沉,目光如刃。

        Winter Soldieris watching you!

        Tony面露挑衅,搂着队长腰的手微微下移。

       “Buuuuucy!!!No!!!!!”

 

7.

        趁博士不在,众人决定把那部男主和博士撞脸的同志片看一遍。

        片子不错,在场好几个直得不明显的铁汉都红了眼。

        擦着眼泪把嘴里的爆米花咽了下去,Clint努力克服自己敏感的内心和感官。“The Normal Heart…”他轻念了声剧名。太虐了!

        看看角落里,已经从互相安慰发展到十六岁以下不能观看的两位领袖。

        感觉更虐了!

        伟大的鹰眼侠吸了吸鼻子,埋头抱住旁边的人。

        “Clint,起来!你把我的新裙子弄湿了!”

        更伟大的罗曼诺夫特工冷漠地吹吹手上还没干的指甲油。

 

 

.

8.

       “Steve,看见我的牛奶和李子了吗?”

        路过(?)的钢铁侠:“什么,那是你的?我还以为没人要就让Firday扔掉了。”

        美国队长强大的适应性已经可以让他面对鸡飞狗跳的大厦面不改色了。

 

 

9.

        “所以,你不会真的算是我小妈吧?”

        “没有!那次Howard喝醉了!”

        “那老头子亲你,你也不躲,嗯?以你的四倍速度会躲不过?”

        “啾——”

        “我只是没反应过来。。。”

        “啾——”

        “那现在反应过来没?”

        “啾——”

          穿着全套装备出任务回来的猎鹰淡定地扶扶眼镜,绕过沙发上的两个人。

          现在,你知道为什么这个叫护目镜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