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太厚凉凉

拖文是一种艺术

【戬峰】他一人,挡住了人山人海(下)

赠戬峰扛把小组。

完结撒花

 

 

 

 

“我们谈一谈!”

吕鋆峰坐在软软的床上,一直动屁股,怎样都不舒服。该说什么呀,狗子要谈什么。

“那个,我觉得吧,大家都是兄弟啊,偶然发生点意外也没……”

……没什么大事。他看着朱二狗手上暴起的青筋,乖乖坐好。

我还是闭嘴吧。

“你什么时候知道我喜欢你的?”

“我不知……”

狗子瞪。

“好吧,一开始。”

狗子翻身而上,用手掐他脖子:“你对我也太狠心了!”

心虚到不行的包子作势捂腰,喊疼。动作行如流水。朱戬马上撑起身子,垫着手上下观察他表情。确认没事后松了一口气:“你自己脱的衣服。”

“我!”包子憋着的一口气一下子松了,“是我脱的。那……那你也不能那什么什么啊?”

“也是你先蹭我的!”

吕鋆峰被噎得差点翻白眼。

“你不打算对我负责吗?”朱戬找好角度,给他一个明媚而忧伤的侧脸。

“我……这个……男人嘛……我觉得……”汗都出来了,语言还没组织好,在吕怂怂快要绝望之际,手机响了。

不管是谁,我一定要请他吃饭!

以一个极度不科学的角度扭身而起,抓起手机就跑。震惊于某人运动潜力的狗子,一时没能拦住。

十分钟后,人还是没回来。

朱二狗直挺挺地把自己扔上床,抱着被子滚过来滚过去,埋了一会儿,爬起来打字:

“你拔菊无情!”

 

惊恐未平的小伙子刚连滚带爬上了车,被消息提示音吓了个半死。犹豫半天也没想好怎么回。

“要不……下次让你拔回来?”呆滞了许久才反应过来。

啊啊啊啊啊!吕鋆峰你在说什么啊!撤回撤回快撤回!妈个叽这是该开车开玩笑的时候吗?

[您的消息发送已超过两分钟,无法撤回]

!!!!!

关机吧!

 

回到公寓的时候,孙晨龙正做贼一样低头打字,看到他慌忙把手机塞到屁股底下。曾经顶着的头衔之一是演员的吕同学默默摇头。

现在的年轻人哟。演技太差了!

掏出手机戳二狗:“你少策反他了!我不会那么容易被骗的!”

然后带着得意风风火火冲进自己房间

孙晨龙摸出手机。

[Tony不带水:走啦?]

[孙sean:嗯。继续说!]

[三哥哥三:然后朱戬就给我发了那条短信啊?我后来问工作人员,他们说看到那个脸上粉很厚的男人扶着另一个上楼了。]

 

另一边莫名就被心上包怼的二狗,持续懵逼中。

 

那之后俩人再也没有提那天晚上的事。吕鋆峰从可米出来以后,回去继续念书,然后和几个同学一起在浙江电视台实习。工作时间比在可米的时候规律了不少,然而网瘾少年的作息还是和某个昼夜颠倒的大明星有了微妙的重合。

朱戬开始每天和他道早安晚安。以身高发誓,吕鋆峰一开始真的没打算理的!直到有一天,某个奸诈的小人向他透露了圈内某个明星的地下恋情勾着他。

聊了一次,就会有第二次的。

像是回到当年,睡前东聊西扯,道了四五遍晚安了两个人还在聊。

 

“睡了没?”

“没,肚子饿,饿到崩溃,饿到睡不着。”

“出来?”

“嗯?”包子一跃而起,看看外边,看看手机,“你在哪?”

吕鋆峰伸手理理自己被风吹乱的刘海,站到柜台前面。思索了两秒,郑重其事地点点商品展示上精美的图片。

“您好,我想要这个麦辣鸡腿堡,然后一个大鸡排,还要一个麦旋风,菠萝味的。”

两个嗓音交叠着响起。

“第二杯半价哦。”

“第二杯半价哎!”

吕鋆峰刷地扭头。

“拉峰,”来人笑得没皮没脸,头毛炸开乱七八槽的一丛,“我想吃草莓味的!”

转过头,面无表情:“一个菠萝的谢谢。”

收银的小姑娘已经激动到声音都在抖:“朱朱朱……”

“嘘,”狗子冲人小姑娘放了个电,“有纸笔吗,我可以给你签名?”

小姑娘颤颤悠悠拿来纸笔,又小声问可以不可以合照。

朱戬点头答应,乘合照的时候小小声:“一个菠萝,一个草莓!”

帮忙拍照的包:“……我听见了。”

 

已经快两点了,麦当劳里除了一直偷偷看他们的两个服务员,没有别人。

小包子咬着吸管呼噜呼噜吸可乐。

“拉峰啊,我就算了,以后不要大半夜和对你有所企图的男人单独见面啊。”

朱戬薅完了草莓粒,慈祥地看着他几口吃掉汉堡。

包子翻白眼:“怪蜀黍你够了。”

“快三个月了啊,你还不打算给我答案?”

麦旋风已经有些融了,表面凝成的水珠顺着杯壁滑到桌子上,吕鋆峰拿着勺子,搅啊搅,顺时针,逆时针。

 “……对不起……”

朱戬深呼吸了一口:“能告诉我为什么吗?因为赵志伟?”

“没没没,”吕鋆峰摆手,“都过去多久了。”

“那么早就知道我喜欢你,可你却一点反应都没有。装傻装了六年。你装傻,一来是怕麻烦,二来是因为他,除此之外呢?”

“二狗子不愧是二狗子啊!”吕鋆峰故作轻松,啪啪啪鼓掌,“你应该去念心理学的呀!”

 

“我和志伟,和我和你不一样。对他是依赖,在台湾也好,拍刺客也好,身边有一个几乎无所不能却对你露出脆弱一面的人,感觉真的很好。”

“由我告白,由我说分手。爱应该是爱过的。只是对他而言,这世界上比我更重要的东西多得多。好在一开始也知道,倒也早有准备。”

 “可你不一样。你眼睛太温柔。我一面想着对你不公平,一方面贪恋你提供的温暖。”

“我同学曾经喜欢上一个男生。他很花心。周围一圈妹子就是没对我同学下手。我和他关系还可以。问他为什么。他说那个女生人挺好的,为他耽误不值得。”

 

“所以你是打算拒绝我?”朱戬心里明白了一些,用手撑住下巴。

吕鋆峰没说话。

“哦……”

吕鋆峰紧张了半天,心里默默焦急着要是狗子哭了该怎么办,却只换来一句平淡的哦。他抬眼,撞进狗子带着笑意的目光。花开冬雪的温柔。

“被拒绝又怎样,你又没办法阻止我继续喜欢你。”

要是可以,五年的时间唉,早就自救了。

“根据你刚刚的说法,我可不可以理解成我在你心里还是有很重的分量?”

 

“换句话说,你多多少少有那么一点喜欢我?”

 

面对面这样子还是太尴尬了啊!吕鋆峰抖了抖,把心里爬上来的酥痒意味甩下去。

“我要走了!”

一出麦当劳门,吕硬汉虎躯一抖。就算是五月份的半夜两点,也是会冷的呀。硬汉同志给自己打打气,准备像个男子汉一样,仰首挺胸穿过冷风回家。

第一步还没踏出,一件带着体温的外套落在肩膀上。

“所以啊,男人要多穿一点,这样才有机会给心爱的人儿披外套呀!”

朱戬两步与他并肩而立,心想这样的自己一定帅气度爆表。

“……”

吕鋆峰抓过来他手臂,揪那立起来的汗毛。

“嘶!疼!”

 

 

 

那天下午一点左右的时候,吕鋆峰收到了某人的微信。

二狗不是狗:拉峰你吃了吗?

小包包包包子:吃了呀。

二狗不是狗:_(:_」∠)_我没有

小包包包包子:[图片][图片][图片][图片]

小包包包包子: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吃的火锅

二狗不是狗:扎心了,拉峰。

小包包包包子:[图片]现在在帮忙买吃的。

小包包包包子:公司楼下新开的店,我好喜欢这种啤酒小屋哎。特别喜欢。

意大利啊,波兰,德国……

小包包包包子:嘿嘿,听说意呆利地蓝孩子特别会撩。就是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朱戬默默把心里小本子上地意大利划去。

 

 

这次带水和朱戬时隔五年再一次演上下属。Tony说大圣24号进组,问他要不要来探班。看了看时间,大峰答应了。暗藏着坏水,没和朱戬讲。

原本想着给某人惊喜,结果忘了问,某人没戏。

探完班,吕鋆峰才拿出手机敲敲打打:“我来探tony班,现在在吃饭,你要来吗?”

“!!!”

饭吃到一半,狗子气势汹汹,顶着一头乱毛,走进来坐下。

吕鋆峰笑得狡黠,继续和大圣聊天。

“哎哎哎,你们怎么都觉得我还没放下啊!这五年我也有过对象的好吗!”

吕鋆峰好笑地看到隔壁紧张竖起来的狗耳朵。

“那……”带水挑眉,眼睛在他们俩之间滴溜溜转来转去,“最近呢?”

小包子笑眯眯,往他嘴里塞了个虾皇饺。

 

四个男人吃吃喝喝,又去唱歌,就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了。

朱戬毫不掩饰:“你和我住吧?”

“住就住,有什么了不起。又不是没一起过!”

大圣拉他袖子:“他是大床房。”

“……”

 

吕鋆峰推脱口渴,去了楼下超市。

严肃地把买来的酒排一排,吕鋆峰一罐罐地打开。

酒壮怂人胆。他打算遵循先人的智慧。

有人一喝醉就喜欢哭,有些人喜欢找人要抱抱,(没错,就是二狗)吕鋆峰一喝醉除了傻笑,脑子里几乎就不剩什么了。

跌跌撞撞走到房间门口,喝得迷迷糊糊地小包子噘着嘴用房卡戳了半天没成功。

一敲手心。

啊,是刷的。嘿嘿嘿。

直奔着大床一蹦而上。手边却碰到了什么东西。

迷迷糊糊地蹭蹭,趴在被子上盯着枕上人看。上手。

鼻子,嘴唇。

二狗。

吕鋆峰嘿嘿傻笑了下,掀开被子钻了进去。

 

狗子被天上掉下来的馅饼砸懵逼了。要是现在手机在手里,估计得马上上论坛开贴。

《一觉醒来,暗恋多年的对象在我怀里,我该怎么办》

咕咚咽了口口水,朱二狗一只手移到枕头底下摸了自己的手机。打算刷会儿微博,等怀里人醒来。

带水发了一张截图过来。

[大峰吕鋆峰:

就算殊途同归,也想放手一搏。

2023年7月28日]

朱戬按掉屏幕,在朦胧的阳光中闭上眼睛。

 

新戏上映了,好评如潮,好几个电影节都有提名。最晚的一个,他被提名了最佳男配角。心里门清儿,多半是陪跑。

不过这个电影节,会很重要。

去之前,他先回了趟家。

“姐……我”

朱家长姐在厨房忙碌的动作停都没停:“想做什么就去做,爸妈这边有我。”

二狗抽抽鼻子正感动着,他姐举着菜刀凶神恶煞地转过头。

“下个月我生日你要是不把大峰带回来,你就不用姓朱了!”

二狗子刷地一下立正站好:“以我的下半身,呸,下半生幸福发誓!”

 

如意料中的,最佳男配陪跑。不过却也有好几个大佬向他递了橄榄枝。朱戬认真地行礼一一接过。虽然,他摸摸自己喷了巨多定型水的头发,还是没敢挠。半小时后,这些大佬估计就要把自己从试镜名单上删除了。

颁奖礼结束出来,他就被记者围住了。回答完对于电影,以及电影节的问题。他主动接过话筒。

“我,有两件非常重要的事情,想要通过各位媒体朋友,传达给大家。第一件事,之后很长一段时间,我大概会暂离娱乐圈。出去走走,学习学习。这是七年前,我刚接触演戏,发现自身不足的时候就有的念头。”

“第二,我喜欢一个人。一个男人。”

记者一片哗然。

“喜欢一个人这种事情,怎么瞒得住的呀!第一不想要骗大家,第二不想委屈他。我知道我的粉丝都是一些温柔的人。我想请求你们像对我一样对他。以前他受了很多委屈,那个时候我没立场。现在我想要做些什么。”

朱戬往后退了两步,避开快戳到他鼻子的话筒。

“我和公司摊牌的时候,他们劝我,不要自毁前途。不要做傻事。我想说我已经够傻了。喜欢一个人六年半,等了他五年。想要和他站在一起,想要为他遮挡风雨,想要向他表明,我不在乎那些!想要和他手牵手,像每一对恩爱的情侣走在路上,闪瞎每一只单身狗的双眼。因为……因为我”

站在台上的男人,一贯微驼的脊背挺得笔直,精致的眼线被微闪的泪光模糊,一双眼睛却在闪光灯下笑得温柔。

“我喜欢他,很喜欢。”

 

吕鋆峰盯着屏幕,努力眨巴眼睛着不哭。

多年前看到的那句话突然冒了出来。

他一人,挡住了人山人海。

孙晨龙放下手里的咖啡,戳戳他:“你可长点心吧啊!这么好的男人。”

吕鋆峰拎着他的手从自己肩膀上拿开:“注意点啊,现在开始,我可就是有夫之包了。”

没管身后人一副被恶心到的样子,吕鋆峰转身,一边往外走,一边摸出手机。

占线……再打一次,还是占线!

这混蛋和谁打电话呢!吕鋆峰气鼓鼓地挂了电话。下一秒,铃声响起。

“拉峰你刚刚在和谁打电话啊?一直占线。”

“……”

“你是不是疯了,前途一片光明的时候出柜。”

“哎呀,出都出了。”

“怎么喘那么厉害啊你!你在哪儿?”

“机场,拉峰你过来呗。啊,带上护照。”

“???干嘛?”拉开计程车的动作停了下。

“出去玩啊!波兰,德国,丹麦……”

吕鋆峰上去关上车门,“我没请假!”

“先斩后奏!啥都不用带,把我媳妇儿带上就好!”

“谁是你媳妇儿!!!”

“你呀!”

 

 

 

 

“其实陪伴不但是最长情的告白,而且还是最勇敢的选择。光阴似箭,世界之大,人潮汹涌,有成千上万的理由都在为离开找借口。然而只有陪伴一成不变,不改初心。”

 
小番外:

后来在波兰,下雨天两个人窝在酒店的沙发里看电影。说好的喜欢啤酒屋的氛围,却还是点了外卖。

“说起来那天晚上,我都没哭,你哭什么啊?”

“哎哎哎,你不会是爽哭了吧?”拉峰抱着爆米花笑得震天响。

就当我爽哭了呗,朱戬任劳任怨地帮他剥石榴。多吃点,多吃点抱起来舒服。

评论(24)

热度(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