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太厚凉凉

拖文是一种艺术

【戬峰】他一人,挡住了人山人海 (中)

吕鋆峰向家里出柜的事情只有他知道。

“你怎么不告诉志伟啊?”

男孩子把遮住视线的棒球帽往上抬抬,漫不经心地把手里烤肉翻了个面。

“我又不是为了他出柜,迟早的事。家里人知道我以前交过女朋友,总觉得我还能直回去。可我现在觉得不行了。”

“哪怕和老赵分手,也会有别人的。没办法的事情。”

“你……你家里什么反应?”二狗截下他要塞进嘴里的肉,“等会儿,没熟呢!”

包子顺手从他盘子里偷了一片:“被骂了呗,没什么大事,短期内不能回去而已。

今年过年你要回家吗?”

“回啊,我机票都买好了。”

“啊?那今年不是只有我一个人待在寝室里?”

朱戬笑笑:“你干脆和志伟回家见家长吧?”

吕鋆峰笑得特别大声:“哈哈哈哈,好样的!”像是被呼入的空气呛了一下,忙拿起桌上的饮料。朱戬移开视线,不去看那人咳到通红的双眼。

 

 

朱戬捏了捏手里的两张机票,构想自己待会儿该怎么说。

“拉峰啊,跟我回家吧!”

或者是:“要不要跟葛格走啊,小meimei?”

也不知道他会是什么表情。朱戬压压自己的嘴角,迈开步子。

“大峰,走了!”赵志伟拉着行李从自己身边超过去。

吕鋆峰从他手里接过包,絮絮叨叨:“我还是觉得,过年三亚会很多人耶!”

“那你要不要去?”

小包子夺过机票蹦蹦哒哒往外走:“去!”

赵志伟提了行李,向自己地方轻轻扫来一眼。

朱戬站在阴影里:“还真傲慢。”说完嗤笑一声,把其中一张机票扔进垃圾桶。

如果说赵志伟是傲慢,那么他就是贪婪。

贪婪着不属于自己的东西。

而年假回来一个月后,那两个人就分手了。

 

飘窗的灯开着,映着月色,却也只能勉强照亮半张床。

朱戬对着亲了下去,眼睛睁着。贪婪地盯着这人不甚清晰的眉眼。面无表情沉浸在自己的思绪时,像月光下冰冷的玉。有人关注过来,便弯了眼角笑开,又或是瞪圆了眼睛小惊讶的样子,滋滋的甜从里到外沁出来。然后把自己心里纷纷扰扰的事情埋到深处去。

“朱戬,你没救了。”小声讥讽自己一句,他掀开被子,将自己手贴上那人腰际。手下皮肤温暖,滑腻,一如梦中。

 

吕鋆峰家里一直没松口,把他捧在手里这么多年,第一次这么坚决地反对他的决定。他孝顺,家里气他,他也难受。喝两口就会辣得皱眉头的人,吸着鼻子灌了两瓶。

打回酒店的车上,人已经晕晕乎乎找不着北了。靠着自己肩,嘟嘟囔囔听不清在讲什么。

“拉,拉峰……”

哼唧一声。

“我……”

一巴掌过来,“大点声,我听不见。”

“等会儿!”来电铃声,吕鋆峰艰难地扭着身子从裤兜里摸出手机,“有电话!”

屏幕上志伟两个字在黑暗里亮得刺目。朱戬偏过头。

横店下雨了。

“你刚刚想说什么来着?”挂完电话,这人清醒了许多,撑着身子起来。

我喜欢你。

 “算了。不是什么大事。”

 

带水和他关系不错,劝过他好两次。

“吕鋆峰现在眼睛里哪还看得见别的东西啊。”

“我知道啊。”朱戬眨眨眼睛,低下头喝了口啤酒,又说了一次,“我知道。”

 

二狗知道自己大概其实,还是有一点渣的。

这五年,他也交过女朋友。在大理拍戏的时候,认识了一个男孩子。初见的时候晃了下神,险些认错。那个男孩子倒是真有几分喜欢他,他装着傻没拒绝,直到最后一刻。

“行呗,”对方倒也爽直,从他身上起来,“哪天你要是成功忘了他了,就来找我呗。”

弯着的眉眼和某人有三分相似:“不过没准那时候,我就找到比你更好的人了。”

人已经离开了,床铺也慢慢冷了下来。朱戬静静地躺着,没开灯,亮着的手机屏幕一点点暗了下来。楼下的车来人往隔了十多层楼,只剩下不稳的彩色光点。

由奢入俭难,知道那个人的好,哪还能喜欢上别人。

 

他沉下身子。

本是当年一个虚无缥缈的梦,从来不是我的。可是突然隔着玻璃触碰一下,像是初尝蜜糖的稚儿,再也放不开手了。

 

 

 

吕鋆峰比朱戬先醒。躺在床上发了会儿呆,轻手轻脚走向洗手间。

酒后的情事称得上温柔,事后清理也很细致。他倒是没什么不适感,坐在马桶上东想西想,倒是不知道该不该出去。

朱戬手有些冰,开始后不久他的意识就模模糊糊地回来了。只是自己都不明白,为什么没推开。男人的劣根性哟。

把脑袋磕上镜子,大峰哭唧唧:“我怎么老是对兄弟下手啊。”

出去还是得出去的,毕竟肚子饿了。

吕鋆峰洗了把脸,开门出去。朱戬放下刚握上门把的手,有些尴尬地笑了。

太尴尬了,吕鋆峰咽了口口水。

“尿……尿尿吗?”

尿什么尿啊!

朱戬咬牙切齿。

“额……你饿了吗?我们要不先吃饭?”

“……谈谈吧!”

 

评论(14)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