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太厚凉凉

拖文是一种艺术

【戬峰】取名无能总之是个小甜饼

         
去年怎么跨的年来着?
二狗子在软座里坐得端正,不住地拿眼珠子去瞟正在和大圣抢爆米花的包子。
和他中间隔了一个刘Tony的包子。
Tony老师手捧着可乐,戴着3D眼镜十足冷漠。
“别瞪我,王宇奇那傻子拉他过去的。我真不敢相信,他居然到现在都还没看出来你们俩不对劲儿。”
这人连翻译腔都出来了。
二狗子哀怨地把眼神收回来,看向银幕。
去年跨年他好像是一个人跨的。那个时候还没加入公司。他待在自己的潮牌店里,看电视里的鲜肉们蹦蹦跳跳,啃着玉米倒得数。
今年不是一个人了,可人也太多了。
朱戬掏出手机戳两下:“_(:_」∠)_”
大峰隔着Tony的白眼看过来,再低头打字:“不好好看电影,你想干啥!”
“想么么哒_(:_」∠)_”
对方丢过来一个表情包:“三十岁了,稳重一点”
二狗委屈脸:“说好我回来就么么哒的呀。”
“你一个小时前刚到好吗?”朱戬能马上脑补出那位小朋友翻白眼的样子。
“不管,想要么么哒!”
三十岁了,稳重一点×2
“狗子你最近为什么老是撒娇啊!”
“稳重一点的话能给么么哒吗?”
“……”

看完电影之后大圣闹着去西单唱歌。拿着手机给带水看他预定好的包厢。
然而他们并不能拦到车子。跨年夜,本就不算好的北京交通,直接一路瘫痪到五环外。
于是四个大男人,只能徒步朝着西单前进。
街上人多,吕鋆峰只是盯着路边大妈手上的糖葫芦发了两秒钟的呆。一抬头,发现走前面的带水大圣已经不见了人影。
“唉?”
正要回头,不远处传来的爆破声吓得他脖子一缩。眼睛一亮,吕宝宝突破重重障碍朝声源冲了过去。
后边刚买回来糖葫芦的二狗先生:“……”
他知道我丢了吗?

吕小包蹲在路边看大叔大妈手搭手摆弄那种古老的机器。火炉,葫芦形压力锅,和旁边散乱的麻袋。刚刚爆好一炉,大叔一拨开盖子,热腾腾的香气就扑了过来。
大峰开始分泌口水。一摸口袋,没带钱。
他抬头笑得讨喜:“可以支付宝吗,阿姨?”
大妈露出两排门牙。
“不可以。”
沮丧的吕包子低下头可怜巴巴地盯着大盆里热乎乎白花花的爆米花看。
这时候该怎么办呢?找二狗。
对了,二狗呢!
慌忙回头。
二狗子穿着牛仔蓝的大毛领外套,手里举着一串红艳艳的糖葫芦:“哟,包子大爷,终于想起我啦。”
包子大爷心虚地笑笑,小碎步过去拉他袖子:“狗~”
二狗子扯回自己的袖子,开始端详手里的糖葫芦。
“戳儿~”白嫩嫩的小爪子开始伸过来,声音软软地讨着饶,“朱戬~”
在吕鋆峰爪子够到糖葫芦的零点一秒前,朱戬举高了手。
扬眉:“我的么么哒呢?”
吕鋆峰乌溜溜的眼珠子四下转了下,安心地发现貌似没人看。飞快地过来啾了一下。连柔软都没怎么感受到就没了。
“三十岁了,稳重点!”
二狗子一边把糖葫芦塞到他手里,一边掏钱。
“一颗糖葫芦,一个么么哒。”
“那这袋爆米花……怎么算?”
二狗子先生撸撸他刘海,露出了一个神秘莫测的笑容。
“二狗子你变了!”
“拉峰你倒是一直没变。”
“你以前不是这种腹黑人设的。一个小时前还在微信里撒娇呢!”
“不是你让我稳重点吗!”

越往大悦城走,人越多。收到带水兄电话:“你俩人呢!”
狗和包子正被卡在人群和商贩当中,几乎不能动弹。包子扯着嗓子吼:“人太多了!我们进不去!”
“废物!”
“什-么?你大点声!”
“辣鸡!”
“你大点声,我听不见!”
包子的声音被突然想起的尖叫声淹没。
大悦城的灯光突然暗了下来,余下的那个最大的屏幕更加显眼起来,倒数要开始了。
朱戬笑着把他手机挂掉,塞到口袋里,然后把那只手用自己的握住。
屏幕上的数字开始动了。
人群里开始有人跟着数起来。
“10!”
声音大起来。吕鋆峰反应很快,拉着他加入。
“9!”
“8!”
“7!”
朱戬没有吕鋆峰那么认真,一直盯着屏幕数。他一会儿看看周围人群喜气的脸庞,一会儿转回头来盯着包子柔和的眉眼。
“6!”
“5!”
过了五,声音已经破了天,朱戬觉得脚下的地面都开始抖动了。这种时刻,实在是很容易被热烈的情绪感染啊!
“4!”
“3!”
数到了三,周围的人几乎已经是在嘶吼,很多人开始蹦蹦跳跳。吕鋆峰也一起蹦哒起来。朱戬被他踩了两下开始笑。
“2!”
“1!”
“0!”
“新年快乐!”
千万人的声音汇聚在一起,能有多响亮呢?
响亮到通天彻地,响亮到入心开怀,响亮到让你的全心全意都只能集中到握着手的这个人身上去。
“你好,2017的吕鋆峰。”
“我的宝贝,吕鋆峰。”

快到宿舍的时候,吕鋆峰才慢慢从刚刚千万余人一起跨年的激动中平复下来。
“怎么突然叫我宝贝儿了,不是meimei吗?”
“你是我的大宝贝儿啊!”朱戬往他嘴里塞了颗爆米花,“特别大,要抱在怀里千万不能丢了的那种。”

吕鋆峰觉得自己被撩了。
他要撩回来。
于是一进门,他就把某人推到了墙上吧唧亲了两口。
然后被某人被亲得有些懵逼的表情逗笑了。
“说好的么么哒呀!”
二狗皱了皱鼻子:“还真只是么么哒呀。太快了,我都没感受到。”
瞬间位置交换,他把自己的包子困在了手臂间。
脖颈交缠,唇齿相接。
离开的时候,朱戬用舌尖勾了勾他的唇珠,眼尾迷起性感的弧度。
“我记得总共是六颗。”
大峰探头舔回去,笑得眼睛亮亮的。
“那你还可以再亲三下。”

“你忘了爆米花了?”二狗子摸摸他鬓角,暗示性地靠近了些。
两人下身相抵,包子脸刷地一下红了。
“他们待会儿回来了!”
“他们一唱歌能唱到后半夜去!不会那么早的!”
吕怂怂有点结巴。
“志志志伟呢?”
“他不是飞机晚点么?”
朱二狗动了动腰,眼神在昏暗的灯光下亮得吓人。
二狗的眼睛真好看。
没节操的颜控丢弃了羞耻心,主动凑了上去亲亲他的眼睛。
撩还是这个人会撩。
狠狠吻住之前,二狗子心里这样想。

“哎卧槽!”
狗和嘴里的包子默默回头。
拖着行李箱开门进来的赵志伟捂着眼睛,转身甩上了门。
“你们俩注意一点好不好!”
无视锅王在门外撕心裂肺的哀嚎,他和朱戬抱在一起笑得上气不接下气。
朱戬凑过来亲亲他鼻子:“继续?”
他吧唧一口亲了回去:
“继续。”

评论(16)

热度(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