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太厚凉凉

拖文是一种艺术

我能说什么呢,我也很绝望啊!
每次我码字码到一半就发糖!
又是亲亲又是抱抱的!
我手里这刀怎么捅得下去!!

向发糖势力低头


这俩天糟心的事情实在太多,还好有二狗葛格
要好好的啊!大家



评论(9)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