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太厚凉凉

拖文是一种艺术

【执光】陌上逢却再少年

过渡章写得我要死了QAQ

这篇热度好低,大家可以告诉我原因吗

4.

聚仙会的举办,选在山顶初台。传说,修真界第一位化神大能云安,与乌枷老人比试险胜一局。至此立下盟约,令鬼道一千五百年内不得进犯。这初台便是当日云安尊者一挥衣袖削平了山顶来用的契约地点。

鬼道退守乌枷山,至今已一千四百九十年。聚仙会本是百年一次,但乌枷蠢蠢欲动,加之半月后沉寂多年的昆仑秘境问世,不得不提前到现在。

寸山阁都是一样满嘴经文的秃驴,聚集在一起在阳光下熠熠生辉。瀚海蓝紫微紫,白生生每人都配着剑的是临天宗。北汌老老实实坐在案榻边上,努力保持归鋆皇室的尊严。昆仑秘境地处归鋆西北。这次集会,不仅是要讨论如何应对鬼道,更有商议年轻弟子进入昆仑试炼事宜的任务。

长辈们的谈话才俊们插不进,便有几个无聊的过来寻他,问询昆仑附近的地形地貌。也有另类的,问美食问美人问天才地宝,大多还是穿着白袍一脸正经的临天宗弟子。

为首的便是灵犽。

灵犽自来熟,北汌也是随性的人,话不过一炷香便勾肩搭背起来。用下巴指着他们东南面那位金灿灿的男人给北汌看。

“那个是萧琛,紫微宫三长老萧环之子。为人傲得很,你别理他!”

怕北汌说些什么不恰当的话,随侍应声:“若是紫微宫萧环真人之子,那的确是有资格骄傲的。”

灵犽翻了个白眼:“那也是他爹厉害又不是他厉害!我爹还是临天掌门呢,我说什么了我?”

对我胃口,北汌暗戳戳往自己嘴里塞了个葡萄。

萧琛折扇一合,带着一帮小弟往这边走。

“你便是归鋆皇子?”

北汌眨巴眨巴眼睛,用舌头把葡萄顶到有腮帮子,认真地点了点头。

见他没答话,萧琛神色更张扬了些,黛眉几乎要扬到天上。

“虽然本公子不懂为什么一个俗世小国能来参与聚仙会,莫不是需要个引路人吧。若是让本公子说,随便找个飞行法器降到秘境口,直接进去便是。”

“归鋆是世间最大的国家。”北汌站直身体,比面前的男人瞬间高出大半个头,“何况,昆仑的情况和其他地方不同。”

萧琛嗤笑:“那又怎样?”

“这位公子莫不是紫微宫萧环真人之子萧琛?”灵犽蹦跶到两人中间,笑眯眯。

身量比之两人足足小了一圈,奈何一张小脸古灵精怪,倒是让人不易忽视。

萧琛抬着下巴,自得:“不才,便是在下。”

“我认识你师兄林晚,三年前他输我一次说要讨回来,我还以为这次能看到他呢!”

林晚是紫微宫首徒。十三岁筑基,二十七岁金丹,年少英才,丰神俊朗,位列十杰之首。萧琛一下子涨红了脸:“你胡说什么!我大师兄怎么可能输给你!你一个筑基中期……”

未完的话,消失于灵犽把玩腰佩的动作。玄羽青佩,正中一个“犽”,临天宗核心弟子。

“输了就是输了,你师兄倒是平淡,你这么大反应做什么!”

北汌退守一边,又摸了颗葡萄。

“临天宗倒也真是,核心弟子护着一个不求上进的凡人。”

北汌默默然,难道本少爷名声已经传到修真界了?

“十七八的骨龄,双灵根,才练气六阶。”

灵犽不算小声:“你用了那么多的天材地宝,二十了不也才筑基。和一没什么资源的凡人比。”

“你……”金灿灿拔了剑,身后的喽啰们原本碍于灵犽身份,看萧琛打算动手便也纷纷拿出了武器。

比剑临天宗从不示弱,灵犽把北汌往后一推便要动手。

出窍期的威压突然袭来,灵犽和同为筑基的随侍闷哼出声,身体颤抖起来。北汌实力最弱,几乎瞬间要跌到地上,嘴里的血腥气一股股往上涌。

威压来得快,消失得也快。北汌还捂着心口,大声喘气。威压来源,那位与各大长老站在高台处的萧环真人,已经浑身发抖地跪了下来。

“胆子倒是大。”足音清浅,白衣黑发,缓步上前。北汌抬头,只看到这人三千墨发,身形挺拔。衣袂纷飞,飘飘不似凡间。

只一背影,却好似在梦中见过无数面。

评论(11)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