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太厚凉凉

拖文是一种艺术

【钤光】史璇斯夫夫

好了,我知道你们要刷什么评论。

说点别的!讨论剧情!夸我!好嘛!
大点声!


7.
公孙钤拉上大衣,一一确定身上携带的武器。仲堃仪也换好了衣服,站在门口等他。 
“吃点药吧,待会儿做起事情来你背上的伤不是小事!”
公孙接过药一口吞下:“现在基地里还有谁在?”
“庚辰出澳洲那个任务还没回来,慕容和老姚在北京,现在空着的只有我们俩了。小葱在基地为我们做后勤。”
呼出一口气,公孙把手里的枪上了膛。
“ST那边呢?”
“四车。”
“二十个,那也还好。”
“四车加长林肯。”
公孙呼了一口气,快速地出了门。仲堃仪在原地想了想,从柜子里又拿了件防弹衣出来。

“大小白还是联系不上。”执明翘着二郎腿靠在椅子上和他打电话。
陵光把书架上藏在书脊里的文案一一找出来扔进火盆:“能联系得上才怪,谁让你上次夺命连环call骗人家基地被袭击。打扰到他们在新加坡游泳。”
“那次明明就是你属意的吧!”执明委屈,“哎,你快点行不行!人都快到楼下了!”
“马上好了。”陵光把挽起的袖子放下来,按掉通讯。把火扑灭,残渣冲进马桶,确定桌上电脑装置没有漏洞,他走到窗边挑起帘子往下看。四五辆车子静悄悄停下,训练有素的雇佣兵有序地进了楼。
穿上外套,陵光打开落地窗。那里早就安装了一个电子滑轮,赶紧利落地绑好防护,陵光双脚用力,荡了出去。房间里轻小的爆裂声,桌上的电脑冒了烟。
急速下降到十八楼的平台,在绿植地上滚了两圈成功停住。陵光抬手要解掉身上绑着的登山绳,通讯频道插进来执明的声音。
“等等,没看错的话刚刚从侧门冲进去的,是公孙钤。”
“……”
“我想知道,为什么你男人总是挑这种离成功差一步的时候出现?”
陵光已经开始快步跑了起来:“我也想知道。”

公孙赶到的时候并没与看见陵光。ST人多怕惊扰目标只能走楼梯,他倒是无所畏惧,乘着电梯提前赶到。
家里转了一圈没找到陵光,公孙钤一口气还没松下来,被破窗而入的同居人掐着脖子按在地上。
“你到底来干嘛!”陵光发丝散乱,眼里的火快烧起来了。
“孟章查到ST……”
“你一书房的书读哪去了!你们刺羚都查到了的事情,我钧传会不知道!”
公孙钤控制着表情,心里叹了口气。
“关心则乱。”
陵光没答话,起身抬着下巴,从鼻子里挤出一个哼。走进起居室、浴室、书房,从各个角落小机关里拿出武器来,放自己身上或者扔给站在后边的公孙。
回头看到孔宣先生扬着眉毛,眼神诧异。
学他扬着眉毛,陵光眉眼里的傲意让杀手先生心痒了起来。
“二十分钟,足够我把你藏着的所有武器都找出来了!”
“你确定是所有吗?”杀手先生快速上前两步,搂住陵先生的腰。鼻尖抵着鼻尖,笑意慢慢垂着眼睛看他。
脚下一用力,地板翘起来。公孙足尖一勾,把里面的Gewehr G36踢起来拿在手里。
陵光没说话,退后一步举起了枪。来不及反应着躲,公孙便听到身后重物落地。
陵光冲他一歪头,面无表情:“你确定你杀手榜第一?”
看着他转身就走,连着数枪干掉门厅冲过来的雇佣兵。公孙嘴角扬得更大了,轻声笑出来,也专心致志解决面前的麻烦。
等枪声渐渐平息下来,三百多平米的地方差不多是千疮百孔了。
还好当时买房子,直接买了一层打通来住,不然真得误伤不少邻居。
两个人躺在地上喘气,等待火力轰炸后遗的耳鸣退去。灯具碎裂一地,房间里暗成一片。
“现在还想离婚吗,我的朱雀大人?”公孙压着手臂上的枪伤止血,黑暗里只剩模糊的轮廓和一双带着调侃的眼。
离什么离!陵光在心里没好气地骂了一句,还不让说说气话了。扯着领带将人揪过来就吻了下去。

评论(28)

热度(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