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太厚凉凉

拖文是一种艺术

【戬峰】就是喜欢

朱戬靠门框上,看着吕鋆峰把箱子里的衣服裤子一件件拿出来。登登登跑到全身镜前比划两下又跑回来,继续在床上摊开的衣服堆里扒拉。

其实从某些角度来说,他男朋友还是挺直男的。

比如某条军绿色的,被粉丝吐槽了半个月的裤子。虽然他有一箱化妆品,虽然他画的妆比剧组化妆师还好,虽然刚刚那句话的主语是“他男朋友”。

怎么那么熟悉粉丝吐槽?好不容易混进了粉丝群,他不会告诉你小号ID的。

朱戬几乎就没见他穿比较紧身的长裤,夏天除外。小男朋友热一点的天儿喜欢穿短裤。直播的时候盘腿坐着,镜头里拍到一节白生生的大腿。然后就会看见粉丝们疯狂地刷“大峰到底有没有穿裤子”。

吕鋆峰挺喜欢穿那条军绿色的裤子的,宽松,舒服。不过考虑到昨天穿的新毛衣是粉色的,便换了条牛仔裤。

朱戬看他跑来跑去得有趣,又觉得这个人噘着嘴皱眉苦恼的样子实在让人心痒。

“就穿昨天那身吧,挺好看的。”

白色高帮板鞋,浅色破洞牛仔裤,粉色毛衣,黑色牛角扣外套。

“这套?昨天蒋蕊泽说我骚气来着!”大峰拿着衣服往自己身上比划。羊绒衫的粉称得皮肤越发的白,一双乌溜溜的眼睛看过来,揉着自己的倒影。

粉粉的,贼巴可爱。

朱二狗笑着点头,脱下身上原本穿着的黑色卫衣。“我和你一起穿就好了啊。”他取出那件骚粉的丝绸制睡衣风,冲小男朋友吧嗒吧嗒眨眼睛,“然后套上我的屎黄色外套。”

小男朋友以手托下巴,上上下下地看镜子里的两个人。

“明明都是骚粉,为什么你穿着和我感觉差这么多!”

朱戬笑而不语。

“这算情侣装吗?”突然笑开倒在他肩上的小男友。

“算啊,”二狗熟练地抬手拥住,指着镜子和他扯,“情侣,同色的衣装,情侣装。”

敲门走进来看到两坨骚粉挤在一起的Tony和太阳妹妹:“……你们这是,骚粉组合?”

“既然你诚心诚意地发问了,”二狗甩甩刘海,用手比了把枪送到嘴边吹口气。深知套路的另一个幼稚鬼立马接上:“我们就大发慈悲地回答你!”

“为了防止世界被破坏,为了保护世界的和平。”

“可爱又迷人的骚粉组合!”

“我是吕鋆峰!”

“我是朱戬!”

“我们是穿越在银河的狗不理包子组合!”

带水兄拉着太阳妹妹转身就走:“妈的智障。”

两个智障笑成一团。

 

晚上是按约请小男友吃的火锅。两个人甩掉了旁人,坐着公交一路摇晃到二十公里外。吃完火锅已经月上柳梢头。反正有回去的夜班公交,两个人也不着急。晚上冷,借着穿得厚靠得紧紧的。大峰衣服没有口袋,也都没带手套。

在路边小摊随便挑了双。缝着着丑丑的圣诞老头儿的毛线手套,有根绳子连一块那种。

朱戬戴左手,吕鋆峰戴右手,剩下两只握在一起钻进朱戬口袋里。绳子从这个人肩膀绕到那个人。

俩一八一的大汉挤在一起歪歪扭扭地走路。

“朱戬,我想吃冰激凌。”

路过蜜雪冰城走不动道的某包硬生生把他拽了回来。

掰手腕的时候没见你这么大力气!朱戬无奈:“大哥,现在零下一度诶!”

“我想吃。”吕鋆峰扭头眼巴巴地盯着他。

于是他们一人举着一个两块钱的甜筒蹲在公交站等车。

 

已经快要十一点半了,车上除了他们只有一个头戴耳机沉浸在音乐里的摇滚系少女。哦,还有司机。

把带着体温的硬币投进去,他们俩一路往最后面走。

“你是不是明儿又得回剧组了?”

“对啊,之后可能就没什么假期了,一直到过年。”

 

“meimei干嘛这幅表情?”

“一空了我就会来找你的。你也可以去探班啊,我又不会跑。”

“可我懒得动哎。你那边好远哦!”小男朋友装作一脸嫌弃。

“那视频,微信,电话!我们把每天限定一次的想你,提高到三次!”  

吕鋆峰翻了个白眼,小声:“说的好像三次就够用了一样。”

朱戬只是捉了他的手笑,

摇滚少女在第三站下了车。车子缓缓启动起来的时候,朱戬偏过了头。

车窗上凝结的水雾模糊了一排排闪过的路灯,唇角压着唇角。干燥、温软,却像十指紧扣的双手,一旦触碰便再也不想分开。

 

“我开始期待下一个人的生日了。”

“我也是。”

 

“朱二狗,这次不许再偷我围巾了!”

“不然我们俩换着围巾戴吧!”

“那不行!它已经是我的巾了,我们俩是有感情的!”

“围巾和我之间你选一个!”

“我选围巾。”

“……你好歹考虑一下啊!贫妾身高一米八,文可么么哒,武可啪啪啪!王上难道觉得我还比不上一条围巾吗?”

“比不上!”

夜班公交平稳地开在北京的大马路上。行处,灯火阑珊。

 

 

 


评论(12)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