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太厚凉凉

拖文是一种艺术

【钤光】史璇斯夫夫

6.
“你就承认自己只是恼羞成怒吧!”他们所在的是刺羚上海分部,迪士尼乐园地下54米,仲堃仪皱着眉头把自己桌上积压至腰的文件归置到一旁,“业内排行NO.1的孔宣大人被一个搞情报的放倒了。”
公孙钤光着上身,左肩处泛着紫红,肿得厉害。背部斑驳的刮擦伤渗着血。医疗组成员眼观鼻鼻观口,假装听不到顶头BOSS的大八卦。
“也是我不对,不该冲他开枪的。”公孙把拆开的零件一个个安回枪上。
仲堃仪默默吐槽:“可是开枪了也没把人留住。”公孙咔哒一声拉开了保险。
识时务者为俊杰。俊杰坐直了身体,一脸正经:“要不要我给你做个婚姻咨询?”
“我记得你的表身份是儿科医生。”
“可是我饱读心理书籍、婚恋书籍,以及韩剧、日剧、港台剧还有国产剧。”
医疗组憋着笑,收拾好换下的纱布和器械,轻手轻脚地带上门。
“来嘛,试试看啊!”
公孙钤穿上衬衫,扯到左肩嘶了一声。
“行吧。”
仲堃仪十分正式地搬来靠背椅,手里拿了本厚厚的笔记本。还带上了那副功能只有装逼的平光镜,一派斯文有礼。
换句话说,衣冠禽兽。
公孙换了个舒服的姿势。
“你们第一次相识?”
“五年前。任务编号A-431。”
“如果要给你们的婚姻打分,0~10,你会打几分?”
“……8”
“夜生活如何?”
“……”
“你瞪我干嘛?流程啊。说嘛,大概多久一次?”
“……”持续安静。
“那我换个问法,你们上一次嘿嘿嘿什么时候?”
公孙在他挤眉弄眼中默默掰手指:“……五,五一那段时间。”
“五一!你确定?大哥!今天12月5号了!”沉默片刻,仲先生小心翼翼地凑过来,“你身体,没问题吧?”
呼吸平稳,公孙钤扣好衬衫扣子,拎起某人领子往外拖:“走吧,我们很久没有对练过了。”
“等会儿!你身上有伤!公孙钤你不能这么对我!公孙钤!”

趴在地上全身酸痛的仲先生已经瘫成一摊。就算某人身上有伤,自己也还是打不过。宽带面泪了一会儿,他偏头去看靠在墙角,低头平复着呼吸的孔宣大人。
“你们性生活不和谐的男人都这么可怕吗?”
公孙笑了,呼啦一下额发。汗滴在地板上酝开深色。
孟章抱着平板敲开训练室的门,面色严肃:“出事了。”
“ST查到了你和朱雀的身份和地址,已经集结了一波精英小队。”
“而朱雀,十分钟前刚刚抵达家里。”

评论(17)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