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太厚凉凉

拖文是一种艺术

【执光】陌上逢却再少年 二

2.

 “母后啊,儿臣能不能不去那什子的聚仙会啊?”

北汌是归鋆的皇子,排行老七。此刻正拉着皇后淳筠的袖子撒娇。

“儿臣的性子您也不是不知道。料想那些名门是看不上儿臣的,去了也只是丢咱们归鋆的脸面。”

“你就是懒!你父王为你找来的入门筑基功法,练了这么些年了也才练气六阶!”皇后把剥好的橘瓣塞他嘴里,“修仙有什么不好啊?逆天改命,迈出凡人寿命限制,仗剑天涯逍遥自在。”

北汌噘着嘴,眼睛盯着停驻在桂树上歪着脖子看他的小红雀:“哪里自在了?规矩也很多啊。入定守心,勤学苦练。儿臣哪一点能做到了?再说了,待在归鋆挺好的。感觉他们修仙的老是打来打去的,多危险啊。归鋆国泰民安,我一个七皇子。一不愁吃穿,二上面有那么多哥哥,感情融洽,也不用费心谋术。”

“瞧你这点出息!”缩着脖子被皇后长长的护甲戳脑门,“无论怎样,去还是要去的。”

“聚仙会,又不是上师们过来挑选弟子。派皇子前往是代表归鋆一方势力,更何况前段时间鬼道乌枷山的小动作不断,怕是安定不了多久。再说,从小你二哥对你那么好,这次有机会从瀚海宗回来,你也不去见见他?”

北沂?北汌眨巴眨巴眼睛。他要回来啊,那是要去看看。有一二三四年没见了。

“有很多修仙者吗?”

“当然。瀚海宗、紫微宫、寸山阁,还有临天宗。”

北汌笑了:“那儿臣就当是去长见识的。”

皇后拉着他的手又和他聊了几句,便被婢子们小声到耳边说了什么,便急急忙忙地朝武徳殿去了。北汌随手扯了只蓝色鸢尾,躺在草地里把玩。

那只小红雀蹦蹦哒哒飞下来,停在离他不远的一片剑形叶子上,依旧歪着脖子。黑豆死似得眼珠子看看他手里的花,又看看他的脸。

北汌翻过身来趴着,把手里的鸢尾举起来递过去:“喜欢啊?”

小红雀把脖子正过来,啾了一声。

北汌乐了,还真听得懂人说话?把手里的花放小家伙爪子底下,北川托着下巴看它扒拉爪子。

“小雀儿啊,你说去了那聚仙会,我会不会遇到我命中注定的小仙女儿啊?”

“就像传说里偷看织女洗澡的牛郎,还有董永和七仙女。其实我一直没搞清楚这俩是不是同一个人。”

“哎,小雀儿你这是什么眼神啊!”

“我是那种会偷看人洗澡的人吗!”

“三哥四哥都娶了老婆了,明年也差不多轮到我了。可是我不想被指婚,没有感情就把下半辈子绑给我,感觉怪对不住人小姑娘的。”

小红雀抓着鸢尾花蹦到他脸上踏了一下,摇摇晃晃地飞走了。遭受嫌弃的北汌撇撇嘴, 伸伸懒腰在阳光中眯起了眼睛。

 

竹峰

应子期抱着茶壶,在他身边晃来晃去:“这不像你啊。不是三十年前刚下过山吗?怎的竟主动要求去?”

桌上随意放着几块形状大小各异的箐禾木和灵石。璇炎今日换了身广袖白衣,只在衣摆处有些云纹,配了浅朱色暗花腰封,简单罩着件水色外衫。他正拿着把精致的刻刀,右手边摆着好些件完成的刻品。白泽、扶疏、麒麟,各个栩栩如生、不似死物。

“寻一故人。”

“又是哪位故人?我认识你也有近千年了吧。你每次下山不是找材料就是见故人,这次又是谁?”

应子期吹胡子瞪眼。璇炎心情正好,抬手把他从白胡子老头变回翩翩公子。

“在我面前别变成这副样子,我看不惯。”                                                       

“我长张娃娃脸容易吗!一派掌门不变一下外观,我根本镇不住那些小崽子啊。”应掌门没好气,“你不也因着这张脸,遇过多少登徒子都说不清了。”

“别岔开话题!到底谁啊?”

“一直在等的那个。”

“玄武?”

璇炎弯了弯眼:“嗯。”

 

无视山门前应子期幽幽的眼神,璇炎带着灵犽、善若等十名弟子登上青鸾邑。

青鸾邑是一艘飞行法器,机械生物,外形仿造神鸟青鸾。腹有舱,两翼有赤黄色及白色眼状斑纹,刻着防御法阵。夜行十万里。临天宗的标志之一。

善若作为首徒,张罗着安排好弟子们的房间。反正过去也不用多久,璇炎索性掩着袖子在厅里寻了个窗边的位子坐下。离聚仙会还有三天,是他忍不住提前出发了。

等了这么多年,还怕这两天了?他低头笑自己。

灵犽一个人坐不住,跑来闹他:“聚仙台远吗?” 

“不算太远,乘着青鸾邑也就是两个时辰的事。”璇炎看上去和平常有些不同,手扣在窗案上微微发白。

“咱们这这么多人,再加上其他几个门派的。聚仙台够大吗?”

“聚仙台不是台。那是一座山。两千年前,也不叫聚仙台。有了聚仙会,才更的名。”

“那时候,它叫昱照山。”


评论(7)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