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太厚凉凉

拖文是一种艺术

【戬峰】三次二狗被突袭成功,一次他忍不住先下手为强

说好的三更,然而这一篇写得太久了

我能说最后一段写了两个小时,还是这幅鬼样子吗。

我觉得ooc了,文风也依旧奇怪。求意见,认真的









1.

某人第一次吧唧一口亲过来的时候,朱戬先生整个人都是懵逼的。

带着一点润唇膏的滑腻,温软的感觉一触及逝。

目瞪狗呆的四十秒,朱戬先生开始认真回顾过程。难得的“钧天艺术团”八个人都在。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老板大手一挥,决定让他们玩狼人游戏促进感情。

虽然还没有到后来的那么熟悉,但是某人的群怼地位已经初见端倪。第一轮,抽到了狼人的是吕鋆峰和赵志伟,朱戬是女巫,彭彭是猎人,预言家马马,其余人是村民。

风平浪静的第一个晚上过后,狗带的仙女一脸懵逼。包子瞪圆了眼睛被四只手淹没。

“为什么都投我啊!才刚开始啊喂!”

马马淡定:“我看他们都指你。”

彭彭一脸严肃,做出推眼镜的动作:“不知道,但是总觉得想投你。”

“臣附议!”铁岭王子立马举手。

吕鋆峰瞪大眼睛,捂着心口一脸控诉。

年纪最小的易恩眨巴眨巴眼睛“嗯”了一声。

孤军奋战的志伟连杀三个平民,巫医二狗秘制躺枪,最后惜败于猎人彭之手。

惩罚是早就准备好了的真心话大冒险。

每个人都写了一张塞到那个罪恶的箱子里。

朱戬瞟到隔壁熊老师的纸条:“对着窗外大喊三句我是傻逼”。摇摇头,太恶毒了吧!

落笔:和右手边第二个人亲亲。

大峰字正腔圆地读手上的字条:“和右手边第二个人亲亲”。

没等朱戬先生震惊完,在众人响起的起哄声中一口就过来了。

连躲的机会都没给!吕鋆峰你偷袭!

吕鋆峰怂得快,甚至没回头看他一眼。兀自在众人调笑中挥着手叫嚣着再开一局。空留一个身体僵硬的二狗。

坚定了一下自己二十六年的直男身份,朱先生撑着脸努力平复心跳。

游戏而已,游戏而已。

飘忽的眼神对上包子偷瞟观察他表情。被抓个正着,吕怂怂刷地扭过头。动作大得让人担心他的脖子。

 

2.

朱戬其实并不是一个特别擅长融入新环境的人。程度比仙女好一些,但也没好到哪去。

他没表现在大众面前的那么爱说话,更喜欢低头发呆。没戏的时候,他喜欢穿着大裤衩,在横店晃来晃去。叼着根冰棍,蹲在路边撩猫逗狗。写点是是而非的文字,然后被自己突如其来的文艺恶心得一抖。

他和吕鋆峰第一季没有对手戏,但有过很多等戏时旁观,或者追着狗路过。二狗先生没见过比吕鋆峰更适合哭戏的男人了。眼角微红泪水将落不落,或是闭目垂泪,都让人移不开眼。

那次地宫祭奠裘振,应该是情绪最激烈的一场。直到结束很久,那个人都没有缓过来。一天的拍摄总是疲惫的,工作人员慢慢散去。白日里嘈杂的环境一下子安静了下来,好像整个横店就剩下他们俩人。吕鋆峰抱着膝盖靠着殿柱埋着头,他远远地站着。空气中的伤感凝重得透不过气。朱戬转身,跑到小超市。挑来挑去,拿了两包辣条和一罐可乐。

被可乐贴脸上时,那个人明显吓了一跳。抬起头,眼睛肿到双变单。但还是该死的好看。二狗呸地把自己跑偏的思绪拉回来。

“怎么还没回去啊?”举起手里的塑料袋,二狗低头冲他笑,“吃辣条吗?”

“吃!”吕鋆峰响亮地吸了一下鼻子,伸手。

朱戬扔给他一包餐巾纸,坐下来和他一起拆包装袋。

“你哭戏怎么那么好啊!真厉害。拍的时候在想什么?”

吕鋆峰表情狰狞地拉开易拉罐的环:“以前想的是家人。”

“今儿想的是狮子王。”

朱戬抽抽嘴角:“辛巴那个狮子王?”

“对啊,”对方眯着眼睛,享受着嘴里气泡一个个炸开的感觉,“can you feel the love tonight,我每次看到那段都会想哭。”

“唉,我就不行。还好我没哭戏。”

“没有多好啊。你看我眼睛肿得!”吕鋆峰委屈脸。

朱戬笑了:“一开始不是让你演执明吗?你自己选的!”

“这这这,这不是执明太泥石流了吗?还是陵光和我像一点。”

“哪里像?一样的美?编剧姐姐说陵光可是绝色啊。”

吕鋆峰叼着辣条,笑得乐不可支。

啧,还是笑着好看。哭着,怪心疼的。

朱戬摸摸鼻子站起来:“走吧,回去了。”

吕鋆峰跟着他后边踩他影子。

二狗步子越迈越大,到后边一路小跑起来。两个小学生在深夜的横店,追逐着跑过一个个灯火通明的宫殿,笑得像刚刚翻越了精神病院。

快到酒店,两个人停下,调整着呼吸慢慢地走。

“朱戬!”那人落后他半步。路灯拉长两人的影子,重叠在一起。

朱戬回头:“嗯?”

吕鋆峰突然给了他一个熊抱。呼吸打在他脖子上痒痒的,带着点湿意。距离很近,近到朱戬能感受到这人喉头的震动和隐隐的心跳。

咚,咚,咚。

“谢谢!”

“我明早还有戏,先回去洗澡啦!”那人笑得眼角弯弯,冲他摆摆手,冲酒店跑去。

朱戬装作没看到他红红的耳畔,笑着抬头看光线柔和的路灯。

Can you feel the love tonight?

 

3.

那次以后,他们俩的关系便近了很多。从客套从众的“朱戬”“大峰”,变成了勾肩搭背的“狗子”“拉峰”。

曾有粉丝说过,朱戬同学的音乐素养仅限于《仙女棒》和《难忘今宵》。所以当大半夜被拖去唱K的二狗其实是拒绝的。

一开始,那几个还闹着让他上去唱。在艰难地完成了一首黑凤梨以后,大家纷纷满脸沧桑举手表示下一个。

委屈。明明是你们逼我唱的!

“乾坤”勾肩搭背上去唱《烟花易冷》的时候,吕鋆峰笑眯眯地抱着“椰汁”蹭过来,安慰性地拍拍他肩膀。

“虽然没在调上,但是二狗同志的粤语还是很标准的。”

二狗生无可恋脸。

“憋安慰我了。”

“没有”,音乐声音很大,包子不得不凑到他耳边,“我说真的啊,我都读不准哈哈哈。永远是黑凤梨。”

小小声:“其实应该是hei fon nei。”

“啊?”

朱戬揪着他耳朵提高音量:“我说hei fon nei!”

一旁玩手机的仙女惊恐地看过来。

憋笑憋得满脸扭曲的包子突然握住他的手,深情道:“wo ei hei fon nei e。”

全都是套路。全都是突袭。作为老年人在下心脏受不了。

吕鋆峰哈哈大笑着溜开。

撩完就跑真刺激。朱戬面无表情地给他的背影配上字幕。但是这心里说不出的大起大落是怎样?

难道。。。。。。二狗在心里呸了自己一口。

人喜欢的人是三个字!

不过。。。。。。

其实,朱二狗啊朱戳戳啊都是三个字,对不对?

二狗子捡了颗开心果丢进嘴里磨牙,来回盯着把着麦的“乾坤”看。

同时背后一凉的两人瞬间破了音,尴尬地对视一眼。

“怪我怪我!”

“没没没,是我先破的。”

二狗面无表情。不关我事。

都怪吕鋆峰。

 

4.

直到某天早上躲厕所搓内裤,二狗才醒悟自己这次是真的栽了。

蹲在路边薅了两天狗毛,把狗吓得看见他就跑。

不能再颓下去了!是男人就不要怂!男人不能说不行!

真正的勇士应该直视惨淡的人生,和不怕拒绝的暗恋!

什么?你说他二十六年的直男身份?

那从现在起他二十七。

他敲开了吕鋆峰房间的门:“去吃烤肉吗?”

看来是真饿了,吕鋆峰夹着肉随便蘸了点酱就往嘴里塞。被烫到,嘶嘶地吐着舌头,眼里都泛了泪光也不愿意吐出来。模模糊糊地说:

“熟了。。。好吃。。。烫,小心。”

朱戬撑着头看他被烤肉店暖暖的灯光染成金棕色的发丝。心里满满的喜欢从心口溢到喉咙。

“能问你个问题吗?”

“你问啊。”吃货一手拿筷子往嘴里塞,另一只还不忘翻着烤肉。

“能告诉我那三个字到底是谁吗?”

吕鋆峰笑了,抬眼瞅他:“干嘛,八卦哦?”

“没,”朱戬撑着下巴,把自己烤好的肉蘸了酱夹到他碗里,“喜欢你啊,所以想知道。”

隔壁桌的笑闹圈出他们安静的小天地。吕鋆峰僵硬了一会儿,然后噗哈哈哈地笑开了。

“二狗子你这样真的好像韩剧男二啊,我差点就当真了。”

朱戬状似随意,拿着烤肉夹的手却微微发着抖。

“是真的啊。你要是不满意,我可以多说几次。”

抠了抠桌子上的木纹,吕鋆峰有些结巴:“不是。。。。。。为?”

“喜欢要什么理由啊,不喜欢才要啊。就是某个瞬间,再加上很多个瞬间突然被击中而已。”

“笑着的你,哭着的你,抱着玩偶蹲在片场学习演技的你,自然地照顾每一个人的你,肿着眼睛抬头对我露出笑容的你,和我已经有很多回忆了的你。”

“我都很喜欢。我想和你在一起。”

“可是我没自信,能否让你喜欢我。”

“有一点。”

细若蚊蚋的声音弥散在袅袅的热气中。朱戬差点没捕捉到,抑制不住越咧越大的嘴角:“你说什么我没听清。”

吕鋆峰一拍桌子炸了毛:“你明明就听见了!”

“真没有!”

“那你笑什么!”

“和你在一起就想笑啊。”

一时无力反驳,对面那人鼓了鼓嘴:“就一点点。”

“一点点什么?”

吕鋆峰疯狂地朝他翻白眼。

“只有一点点喜欢我啊,可是我好喜欢好喜欢你的啊!”

  “我要是不答应呢?”

鸡翅在烤纸吱吱冒着油,朱戬伸筷子翻了几个面。

“你要是不答应,我最多也就多告白几次咯。前辈们说要多从角色中学习。执明最大的优点不就是臭不要脸吗?”

“我有足够厚的脸皮和足够长的时间可以等你,你也有很长的时间考虑。”

朱戬把烤好的肉挑出来,两片放某人碗里,两片放旁边碟子里,自己吃掉一片。然后烤新的肉。

吕鋆峰低着头默默地吃。

碟子里的肉慢慢地多了起来。除了肉,还多了年糕,生菜,杏鲍菇。在碟子满了的时候,吕鋆峰抬起了头。

“好。”

 

“二狗。”

“啊?”

“我能问一个问题吗?”

“你说。”

“要是我不答应,你是不是就不打算把那盘肉给我?”

“。。。。。。被你发现了”


评论(13)

热度(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