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太厚凉凉

拖文是一种艺术

【执光】陌上逢却再少年 一

《执光 忆》那篇,可以算是这篇的序吧。没有大纲,信马由缰。
器灵梗。


临天宗,竹峰。

“璇炎前辈,所以,您到底活了多久了?”穿着临天白色练剑服的男孩子大概十二三岁,靠坐在璇炎脚边,腿没规没矩地晃着。
“每次您给我们讲史,都像是亲身经历一般。”
“很久很久了,久到我忘了有多久。”璇炎放下手里的卷宗,捏捏鼻尖缓解双目的酸涩,“不过好在身为器灵,我倒不至于忘了那些旧友。”
灵犽眨巴眨巴眼睛,一骨碌爬起来,也不顾褶皱得乱七八糟的衣服:“到底什么是器灵啊?”
“又没有好好读书。万物有灵,夺其灵而铸之于器者,是为器灵。”斜他一眼,璇炎伸手在自己散放在桌上的书册中挑出一本,递给他。
灵犽脸皮厚,也不臊。摸摸脑袋把书接过来:“难怪器灵稀少,咱们临天宗已经是天下第一了,加上您也才十三位。”
“器灵并不少,只是达到我这个层次的不足一只手而已。”
小鬼头咋舌,装模作样摇摇头,似乎在质疑璇炎的眼光:“您这么厉害,干嘛还当老头子的器灵啊?”
璇炎桃花眼一扬:“他可不是我的主人。”
“这天下,还没有人能让我喊出主人这两个字。”
璇炎生得极好,是灵犽活了十三年见到过长得最好看的人了。
灵犽不爱读书,除了好看一时也想不起该怎么形容这人。这位前辈在宗门里的地位很高很高,璇炎这个名字比自家老头那个掌门受尊敬多得多。提到临天,外界第一个想到的就是璇炎。
当年临天弟子在试炼遭人陷害扣押,这人一个人过去挑了三个门派。把人老祖打到吐血后,就只留下一句“没那本事就别动不该动的人。”
虽然凶名在外,平时懒懒散散的,并不爱搭理人,而且基本就待在竹峰这一亩三分地上。
灵犽托着下巴,脑子里浮现自家老爹念念叨叨数落眼前前辈任性的场面。
“可是,不是只有结了契的器灵才能显化人形吗?”
“少拿我和普通器灵比较。”璇炎从鼻子里冒出句轻哼,手法优雅地为自己斟了杯茶,“就像你和你师兄,都是真传弟子,天差地别。”
被抓住机会就鞭策的灵犽咽咽口水,连忙转移话题。
“为什么好像从来没听您提过成为器灵以前的事?”
氤氲的水汽模糊了璇炎的声线:“都是些陈年往事,没什么好提的。”
“夺其灵而铸之于器,璇炎前辈,这句话的意思……你们变成器灵是被逼的?”
“大部分器灵的确是被强行祭成,不过我倒的确是自愿的。”
“为什么?”灵犽瞪大了黑漉漉的眼睛,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为了力量,还是永生?可是您不像这种人啊?”
璇炎低头浅笑:“为了等一个人。”
“谁?”
“故人。”
“什么故人?”
璇炎放下茶杯,倾身塞给他一堆书:“与其问题那么多,不如多看点书。”
“快回去找你掌门爹爹吧,不然他又得到我地方来哭我抢他儿子!”
灵犽一步三回头的白色身影,消失在通往山下的青石板路上。璇炎靠在窗边,宽大的衣袖被风卷起好看的弧度。屋外的青草地,那棵扎根于此多年了一直光秃秃的老桃树,枝头跃起一点胭脂红。
轻盍双眸,璇炎微微翘起了嘴角。
陌上已花开,故人可归矣?

评论(4)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