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太厚凉凉

拖文是一种艺术

死蠢十五题

1.【执峰】风太大我听不清
以后自己绝对不会大晚上地陪某人出来。赵先生裹紧自己的大衣,吸吸鼻子。
前方他蹦蹦跳跳的王上正手忙脚乱组装着望远镜的支架 。
“赵志伟!你还不过来帮我!”
赵先生耳观鼻鼻观口:“你说什么?风太大我听不见!”
丢下手里东西气冲冲撞过来的吕小小扯着嗓子在他耳边嘶吼:“过来帮我!!!”
“还有不到五分钟流星雨就来了!都怪你出门磨磨唧唧的!”
赵先生痛苦地揉揉耳朵。我亲爱的吕先生啊,出门犹豫十五分钟选围巾的是谁啊!
嘴角却背叛吐槽忍不住地往上扬。伸手用自己的围巾把那个人从脸到脖子缠得严严实实。
“干嘛!”
赵先生死死压制住某个力量单位,把人抱在自己怀里:“大峰,我好冷啊!”
对方嫌弃的声音闷闷地从围巾里冒出来:“快零度的天儿你就穿件大衣,冻死你算了!”手伸进他大衣里面抱住了他的腰不再挣扎。
笑出声的赵先生眼睛弯弯。
“流星来了。”
“什么什么!”怀里的人刷地转头,眼睛瞪得提溜圆。
他的侧脸在时暗时亮的星光中染上暖暖的蜜色。眼里亮晶晶的,偏过来冲他笑。
心里软成一片温热,赵先生捧着他的脸,额头相抵。
“流星雨有什么好看的,看我就好了。”
在心上人呆呆的眼神中,吻上他的额头。
我的,我的吕鋆峰。





2.【钤光】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
陵光放下手里的折子站了起来:“今天就到这里吧。”
公孙钤和丞相退到旁边让出主路。
像往常一样,副相大人偷偷抬眼盯着他的王看。
陵光下了朝后,在水榭召见了他和丞相大人,询问关于这次出访天玑的具体事宜。身上的朝服还没有换,金色的发冠将头发高高束起,露出那张英气的脸。
“孤王还有最后一个问题。”陵光走过他身边时停了下来。
“王上请讲。”
“上次,你给孤王带的那份糕点,”陵光舔舔淡粉色的下唇,似在回忆,“叫什么名字?可愿再为孤王寻?”
公孙家在天璇北边,之前曾为陵光带过一份老婆饼。那时刚刚发现自己的感情,只一时冲动便送了出去,也不曾料到陵光会再次问起。
公孙恭身行礼:“是下官家乡特产,出使天权时路过遍为王上带了份。名……”
犹豫半秒:“名为冬蓉饼。”
沉默。
陵光抬着下巴,鼻子里哼了一声,桃花眼睁大剜了他一眼,迈开了步子。
公孙有些不知所措,回头去看丞相。
丞相捻着胡子笑着冲他摇头,顺着花园的小路走了。
原地,仍旧有些懵的副相大人看看他的背影,又看看消失在寝殿门口的紫色衣角。
虚握两下拳头,副相大人向前走了去。

评论(6)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