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太厚凉凉

拖文是一种艺术

【钤光】史璇斯夫夫

3.
陵光关了房间里的大灯,只留工作台上那盏。
电脑轻微的启动声,不知道按了那几个键,紫色的陵字一闪而过。屏幕从满天星花束变成了纵横交错的暗码。
钧传是由执明,蹇宾和他三家父辈创立的。业内排名显赫的情报组织。收费高昂,但只要接单,完成率和精确率百分之九十五以上。
在今天下午之前,这个概率还是百分之九十八。
刺羚……这帮莽夫!
手机震了一下。执明。
“查到了,叛逃的是夜枭。”
这一次他们的任务关于ST。ST正在研制一款杀伤力巨大的生物武器。任务方要求的是拿到ST地下总部的设计图以及战力部署。陵光已经很少亲自上场,便把任务交给了夜枭负责。没想到那次潜入,正好遇上刺羚的人来偷图纸,ST察觉。逃脱过程中,分队中有人背叛,出发五人无一生还。
“阿陵,你真的要自己上啊?”
“我的任务完成率是百分之百。”陵光噼里啪啦敲着键盘,“你只有百分之八十二。”
执明郁闷地摸摸鼻子:“……那你可以找阿白啊!”
“你找得到吗?他不是和齐之侃回山里了?”
第一百三十八次蜜月!陵光磨磨牙,努力保持不骂脏话的人设。
“这周四ST老大毓靖会去他在纱明山的别墅泡温泉。夜枭是他心腹,也一定会去。一个绝佳的机会。”
“我以为你会先完成那个任务。”
“任务方的麻烦关我什么事。”陵光眼睛里映着暖色的灯光,却是彻底的冷漠,“我要的,是夜枭的命,能顺手弄死毓靖最好。”

执明把越野车停在两公里外:“结婚后你就一副软软萌萌的样子,凶残的本性也只对我们几个展现。 我都快忘了当年你大杀四方的样子了。”
“你怎么知道对着公孙我就全是伪装了?”陵光正往身上装各种装备。
执明吹吹小刘海:“也是哈。光看外表,谁知道一副体弱样子的你能一次性撂倒十个大汉。而且从我五岁起的记忆里,你的确一直很爱哭啊。”
“阿萌,你说什么?”语气温柔,陵光抽出匕首细细端详,“再说一遍,我没听清。”
端庄,矜持,执萌坐直身子乖巧如小学生:“什么都没有。”
陵光翻翻白眼,啪地摔上车门。
“保持通讯畅通,随时待命。”

收拾好工兵铲。他已经按照规划好的路线埋了炸药,到时只需远程控制。不清楚ST的战力,这种方式会更省事且稳妥。
三两下爬上高处事先设好的驻扎点,那里有他需要的一切装备。
执明:“有人进入包围圈。”
“误入的游客,还是别墅的保镖?”
“不知道,别墅保镖我全部做了记号的,”执明的声音严肃起来,“等等,他身上有武装!”
“没多少时间了,ST车队还有七分钟抵达。我先解决掉他。”陵光抓起身边的Mcmillan TAC50,瞄准。

“公孙,趴下!有埋伏!”
公孙立刻拱了背,滚到灌木丛下。他原本在的位置出现了一个弹痕。
他喘着粗气:“ST?”
“应该不是,”仲堃仪敲击键盘,把俯视图传到公孙智能眼镜,“不过来者不善。”
能善吗,二话不说直接射击了。公孙撑起上身,扛着火箭炮。
上次拿到的图纸是假的,真的就藏在这幢别墅密室。这一次任务要是再出错,他排名第一的地位可就要不保。
“先别顾着追,目标出现了。”仲堃仪提醒他,车队已经慢慢进入他们的狙击范围。
仲堃仪话音刚落,地面就突然开始了剧烈的颤动。陵光埋着的炸药引爆了。

“不行阿陵先撤!他们火力比我们大!”
“可是”陵光望着已经出现在视线里的车队,“目标出现,再等等!半分钟!”
“你别闹了!”执明急得快哭了,“对面火箭炮都瞄准了!”
陵光在电脑上按下倒数控制键,转身翻过小坡,没来得及跑到安全地带,就被身后的气浪狠狠掀翻。
背上火辣辣的疼痛比意识先醒,陵光默默诅咒着那个横插一脚的“火箭炮”。
“夜枭和毓靖死了没?”他偏过头去,执明正坐在旁边努力与手里的苹果奋斗。
“……没,他们在最后一辆车里。一根毛都没伤到。”
把自己砸进柔软的枕头,陵光听见自己咬牙切齿的声音:“有监控吗?我要看看是哪个白痴坏事!”

公孙把炸的只剩一半的电脑递给孟章:“麻烦你了!”
仲堃仪小心翼翼地瞟他脸色:“就剩这个了?”
“嗯。”公孙面色不变,僵着伤了的胳膊穿衣服。
“这个防火墙我遇到过,”孟章是仲堃仪的学弟,喜着绿,黑客技术出神入化,“是钧传。”
仲堃仪以他的葱发誓,听到了公孙钤磨牙的声音。以前没这毛病啊!到底和谁学的。
“唔,我查到他们传输途径了。”
“有地址吗?”
“给。”
天璇大道584号 。公孙钤皱皱眉,这个地址……

风衣男子迈开长腿下了车,步履稳健,关上门的时候慢条斯理地整了整衣袖。这个熟悉的动作让陵光有了不好的预感。他皱了皱眉头,双击放大了视频。
男人右手手背上有道明显的擦伤。“艹!”陵光捂着额头,没忍住骂了一句。
手机响了,他盯着来电显示犹豫不决。
“公孙,你忙完了?”
“是啊,怎么了?你声音听上去很累啊。”公孙站在杂志社楼下大堂,昂头看着楼层指示牌。
天璇大道584号。
“嗯,有一点吧。刚交了稿,又被主编退回来让我重新改。”陵光努力放稳声线。
公孙做了几个深呼吸,把卡在喉咙的质问咽下去:“那我先回家,晚上回来吃饭吗?”
“嗯。”
两方各自心不在焉地扯了几句,挂了电话。
陵光反复摩挲着无名指上的婚戒。
公孙钤……你不会真的……

评论(10)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