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太厚凉凉

拖文是一种艺术

【钤光】史璇斯夫夫

2.
他们有过完美的相遇。在拉斯维加斯。

“结婚?!”执明一个急刹车,偏过头看他。满脸呼啸而过的弹幕。
陵光斜着眼睛瞟他一眼,掰正他的头让他看路。
“不是……他们这,这才认识不到一个星期吧?”执明开始结巴,一边重新发动车子,一边扭头去找后座的蹇宾做同盟。
蹇宾拿着手机发微信,头也没抬:“我和小齐也是一见钟情。”
“可你们没这么快结婚啊!”
“所以我刚刚在求婚,”蹇宾抬头,微笑,“成功了。”
一时语塞。。。“你求婚这么草率啊?!”
陵光吃吃地笑。蹇宾凤眼一挑:“不管我多草率,我家小齐都会答应我的。不过你的话……悬!*”
“干嘛又怼我!”执明气鼓鼓地拍拍喇叭,上海的交通。
“不是,阿陵啊。你对他有多了解啊?才六天不到,你就决定和他共度一生了?”
陵光合上手里的《百年孤独》:“公孙很好。”
“书香世家,幼年失亲,履历干净完美。职业是脑外科医生,经常要外出交流。正好方便咱们工作。”
“你不觉得,就是,就是太完美了吗?”
阳光从侧窗找将过来,柔化陵光满是笑意的眉眼:“他的确是个完美的人。”

“先生确定调查干净了吗!您的身份可不太方便!”庚辰的声音夹着电流的沙沙从耳麦里传过来。
公孙钤眯眯眼睛,将狙击枪上了膛,瞄准对面酒楼包厢的西装男。
“确定。我亲自做的调查。一个平凡普通的插画家。接接杂志社的插画,偶尔教教学生。有时会出去写生找灵感。”
目标搞定!
“我很喜欢他。”
“不是……”仲堃仪不知什么时候加入的频道,“你不觉得你们相遇的时机太巧了?”

拉斯维加斯的夜晚永远不缺灯火阑珊。“任务完成,晚些联系!”公孙钤将枪管塞进后裤腰,拉下衬衫,扯掉耳麦扔进排水沟里。加快步伐就势拐进一旁的酒店里。
这是个非常不明智的决定。酒店的保安已经因为刚刚的骚动而开始巡逻,带着冷黑的电击枪在大厅里四处走动查问落单的观光者。
“先生,请出示您的护照。”一名保安用警棍拦住公孙钤左边儿,再一次重复道:“先生,护照。”
他反常的行为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公孙钤快速地扫视周围,最后将目光定格在巨大的落地窗旁边吧台上坐着的,本来在喝果汁的男人,或者说是男孩。简简单单的白T和水洗牛仔裤。他正用好奇的眼神盯着公孙,随即被另一名保安喊住问话。男孩子似乎是紧张又或是英语不太好,绯红爬上耳畔,结结巴巴地说不清楚话。公孙整理了一下袖口,微笑着快步走过去替那人回答了保安的问题:“不,他是跟我一起的。”
公孙笑得开怀,越过身边人的肩膀勾住他的脖子,让他们看上去就像亲密的好友一样。
手下的肌肉一瞬间绷紧又放松:“是的,我们一起的。”
男孩子偏过头搂着他胳膊笑。公孙有些出神,二十多年第一次感受到了青春的悸动。
这个人,他眼里有星星。

原来世上,真的有一见钟情。

评论(7)

热度(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