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太厚凉凉

拖文是一种艺术

【执光】狗血爱情喜剧

其实这章原本有很大进展的,二狗子要出击了。但是……我好困,写不下去了。
还有答应的肉,我卡了好久啊啊啊啊我有罪。
明儿早有考试,不能熬了,顶锅盖先走。明天再更。

9.
“所以,朱戬?”
对面的人面色复杂:“吕鋆峰。”
两人坐在饭桌前,挥退了下人,歪七扭八地靠着。
“你早说是你啊!劳资演得累死了!”包子用脚踢他。
朱二狗伸手握住某人乱折腾的脚:“你以为我不是啊!陵光超可怕的好吗!”
“还好是你啊,不然要是暴露了……”两人默契地打了个寒战。
“没想到真的是邪教啊!”大峰戳戳他的腰,“啧啧,还好不是离光那种邪。我看的离光全是囚禁PLAY!”
朱戬吹吹刘海:“执光也经常灭天璇囚陵光啊。”包子不开心脸,他动手去戳,“谁让陵光人设就是很适合囚禁呐!”
“说到慕容离,我刚刚真天猫的吓了一跳。”
“我看你刚刚看小仙女表情很真啊,这么入戏啊!说好的只爱我呢!”吕先生翻着白眼推他,心跳得咚咚响。
“我只是面对着官配一时心虚,差点忘了这是饭制而已啊。”二狗嬉皮笑脸地哄他,各种夹菜。
吕包子扬眉点头赞扬他的上道。
正吃得开心。
“朱戬!”包子突然面色严肃地握了他的手,“我发现有你在真好。”
二狗子手心都冒了汗,舔舔唇刚要开口。
“我能出去拔点葱吗?”
“……”

吃饱喝足,二狗去见小仙女打探剧情走向,他溜达溜达着在花园里消食儿。
确定对方是二狗,他身上的压力一下子消了一半。一个不小心就吃多了。
唔,晚上要不要涮火锅?就说天权王想吃好了。
脑子里正巴巴地列菜单,大峰抬头见了鬼。
真的鬼,该死了的那种。
“公孙……”艰难地咽下撩字。震惊的表情根本不用演。
BGM……是为了对应小仙女才选《白玫瑰》吗?不对啊,公孙撩的话应该是,蓝色妖姬?第一,蓝的,第二,志伟是个妖艳小贱货。
不对,妖艳小贱货是李熹子。
包子被自己的口水呛着了。
“王上!”蓝衣谋士快步上前扶住了他,一手轻轻拍着背,紧张地看他。
包子扑腾扑腾胳臂,表示自己没事。
公孙扶着他到凉亭里坐下。
“王上,今日身子可还好?”公孙为他斟了茶,退到合适的位置站定,目光停留在他身上。
“你没死?”忍着满屏的卧槽,陵小包捏着茶杯,努力保持声线的沉稳。
公孙钤迟疑了些许,犹豫地问:“王上没有收到我留下的书信?”
陵小包急速搜索自己半夜饿了,翻箱倒柜找食物的记忆,坚定地摇摇头。
“微臣有罪,让王上担心了。”公孙急忙退了两步,单膝跪了下来。向他详细解释了和小仙女狼狈为奸(不是)假死蒙蔽南宿的全过程。
“现今微臣已经取得了南宿全部的战力部署与后勤备置。并安插了数名可靠的暗线。”
陵小包呼出一口气,捏了捏鼻梁。不早说,那一次哭得可惨了好嘛,嗓子眼睛疼了好多天。
“王上?”公孙钤见他没反应,有些担心地向前倾了倾身子。
“回来就好,”陵小包上前扶他起来,顺手拍去他肩上落着的小花碎。
御花园里的那棵桂树开了啊,早上还想着打一点做糖渍桂花的,差点儿忘了。
他和赵志伟太熟了,做这种动作简直顺手到不行。但公孙·撩遍天下撩不动小哭包·钤默默地红了耳朵,眼神也晶晶亮了起来。
然而,沉浸在糖渍桂花中的包子并没有注意。
“爱卿陪孤王走走吧。”桂花桂花!
一路不动声色往桂花树靠近,陵小包嘴上应着公孙谈论的路上见闻,走着神。
志伟和公孙撩应该是所有人之中,真人和角色反差最小的。除了爱怼他这点。
为什么这么多人喜欢怼他!团欺这种称号谁要啊喂!
陵小包感到了隐隐的胃疼,默默地用手按了按。看把孤王气的。
一直关注着他的公孙关切地问:“王上可是身体不适?”
啊,其实是中午吃太撑了。
没好意思说的包子悠悠地看他一眼,妄图用眼神感悟这位“君子无双”。
公孙急了,一个公主抱就把他扛了起来。转头要走,撞上并着排的执明和慕容离。
哦豁。
哎,我干嘛要说哦豁。

评论(24)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