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太厚凉凉

拖文是一种艺术

【执光】狗血爱情喜剧

抱歉抱歉,周末这几天实在太忙。没能更。
答应的车先空出来吧,明后天一定发。

6.
气氛十分尴尬,二狗不想讲话。
刚刚老司机的本能暴露,一时嘴快。现在只想给自己一巴掌。
偷偷瞟陵光染上粉色的耳朵,二狗子觉得自个儿全身上下都不太对了。
清清喉咙,二狗子开口打破尴尬:“阿陵,要不算了吧。也没有很严重。”
陵光偏头看他一眼,表情很冷,从脸颊蔓延到眼角的绯红却明丽得晃眼。
“还是给你叫个医呈吧。免得你以伤为由,又赖我这儿。”
二狗子厚着脸皮笑了。
执明可以啊,看来以前干过这种臭不要脸的事儿。

二狗动动腿,吸吸鼻子,有些嫌弃这药的味道。
陵光已带了些困意,撑靠在床边,下巴一点一点的。二狗看着好笑,把床铺好,扶人躺下。
陵光似是真困到失了意识,又或是对执明有着绝对的信任。连眼都没睁开过,扭到一个舒服的姿势,秀气的鼻子拱了拱,睡得香甜。
和某个包子一样的小习惯啊。
果然是老了吗,这种看儿子的慈爱感觉是怎么回事。
二狗摸摸下巴,想了想也上床躺着了。

包子有些紧张。
任谁一睁眼看到一张放大的脸都紧张。嘴离嘴就差十厘米,鼻尖擦着鼻尖那种。
哎哟卧槽,我的一颗少男心啊。
不得不说,二狗这张脸长得还是很不错的。
包子轻手轻脚地从执明的怀里钻出来,穿了鞋,溜达到寝宫后的小花圃。
蹲下来给之前种下去的种子浇水。
好久没吃葱了啊。
QAQ陵光你为啥就吃的那么清淡呐。
我想吃火锅,想吃驴肉火烧,想吃面,想吃大葱。
包子吸吸鼻子感觉有些委屈。
而且就呆宫里,也太无聊了吧。日常活动场所也就寝宫,花园,朝堂,地宫。
撇着嘴叹口气,不喜欢静着的包子觉得再无聊下去,自己就要长毛了。

“阿陵醒了都不叫我!”
哎哟我的妈啊!包子被吓了一跳,面上维持着镇定回头。
执明背着手站他后边,嘟着嘴。
这么少女的表情……快要控制不住面部肌肉了,好想打他。
“阿陵阿陵,你每天都在宫里待着无不无聊啊。要不,这一次我们一起出去走走吧。”
吕先生抬眼看他。执明果然是个可怕的人物啊,对别人的情绪这么敏感。
“从天璇到天权,咱们伪装成平民好好逛一圈。”
“就我们俩,”执明把他黏唇上的发丝抚开,“带几个暗卫,慢悠悠地走。看到哪里好玩就停下来。”
妈的有点苏。
包子一边唾弃自己颜控的本质,点了点头。

一路上,执明的嘴就没听过。
嗓子不疼吗?吕先生托着下巴斜睨他。
好吧,其实吕先生脑内比他吵多了。分分钟99+那种。
可憋死我了,保持人设真他喵的辛苦啊。
吕先生时刻提醒自己。
我是陵光,那个笑不露齿的陵光。
我是陵光,那个不吃大葱的陵光。
我是陵光,那个话从不多的陵光。
我是……QAQ。陵光啊陵光,你为什么要是陵光呢!

包子支着手看执明跑来跑去帮他拿药和水。
好一个忠犬攻啊。纯纯的腐男包如斯感叹。
不过是路上顾着探头看风景,有些着凉而已。照顾得和我怀孕了一样。让他想起那次发烧,朱二狗半夜送他去医院的样子。

别误会,朱戬不是他喜欢的那三个字。
可是啊,这些时日过去,朱戬和执明的身影竟是日渐重合起来了。
本来是看似相似,实际还是有很大不同的人啊。虽说都是闹腾得不行的人。执明心如明镜,赤子之心。朱戬那个文青……
陵光,喜欢执明。那……吕鋆峰呢?
不过,那是朱戬啊。
不抽烟不喝酒只和查杰并排走的朱戬啊。
倒是……有些,不想回去了。
吕先生摇摇头把自己脑里乱七八糟晃出去,扯着嘴角冲端着水的执明笑笑。

评论(10)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