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太厚凉凉

拖文是一种艺术

【执光】狗血爱情喜剧

3.
二狗子正襟危坐中。
虽然有点OOC,但是没办法,他紧张。
因为他现在在天璇。一个时辰后要见的人,是陵光。
那个心有千壑一朝倾颓,面上柔弱挥挥手却灭了一个国家刺杀了共主的人!
我并不觉得我的狗头能够和光光王相比QAQ被发现我不是执明,会不会死得很惨?
二狗子并不怕天权的人发现自己换了芯儿。毕竟执明泥石流的画风一直摆在那儿。
可是,二狗子拽拽自己的紫毛,这个UP主,剪的是青梅竹马梗啊!
这俩王小时候一起上过学啊!还经常在共主的宴会上一起偷跑出去玩啊!到现在还偶尔会有些书信往来啊!何况前不久,两人还有了更进一步的……深度交流。
“王上,该走了。”
二狗子一抖,扯掉了好几根毛。哀怨地盯着莫澜看。
莫澜被他一瞪,不禁缩了缩脖子。本来就到时间进宫了嘛。
“走吧!”二狗子深呼吸几口气,站起来抖抖自己的毛领子。然后左脚绊了右脚。

来到天璇已经快一个多月了,包子废了老大的劲儿,学会了看这边的字体。终于不用偷偷先把弯弯绕绕的笔画在纸上掰直再看了。
目前最大的问题,是如何忍住不多说那么话。
好气啊。陵光为什么话那么少!
慢慢的,他开始觉得自己貌似和隔壁混吃等死国国主的关系有些不清不楚。
证据一:床垫底下有数十封信,言语熟稔没署名,只是画了只小王八。
证据二:丞相一谈起执明就摇头,说什么不适合托付终身???奈何从小情意深厚,虽然中间曾有四五年断了联系,但不知为何前段时间后两人又和好如初了。
证据三:前些日子,天权送来了一块玉佩,王八,啊不!应该叫玄武。
好嘛,现在他知道那些信是谁写的了。
包子有点慌,毕竟虽然某人混吃等死泥石流,但是也是公认的深藏不露。心里门清,只是不想掺和这乱世而已。要是被认出来自己不是陵光……
赤子心性,一鸣惊人。
想想B站上的执光,九成九的黑化。灭国强制爱啥啥的。虽然看剪辑很带感啦,但要是落自己身上……
我的妈。

然而,半月后两人不得不见面。
陵光的生辰到了。

虽然已经知道这个世界坏掉了,但是……
当执明踏着红毯向他走来时,耳边响起了熟悉的音乐。
果然是饭制啊,连BGM都到位了。
他强忍着撩开帘布来查看熊老师是不是躲龙椅下面的冲动。

二狗子走进来时,被穿了重重叠叠紫色纱衣的陵光狠狠惊艳了一把。
我还以为陵光就那几件衣服呢。二狗眨眨眼,不自在地移开目光,又忍不住看回去。
明明就是包子那张脸啊,不一样的表情,整个人气势都不一样了。
走了两步,二狗子感受到了不对。
《月光诀》?
二狗强忍着回头的冲动。
熊老师是你吗是你吗熊老师!
一走神,二狗子又被自己的衣摆绊了一下。
还好稳住了,悄悄舒一口气,二狗抬眼偷看。
陵光站在那儿笑他,眼里带着调侃,眉眼生动得说不出话。
二狗脑内开始疯狂播放执明不可描述的记忆。
努力保持着面上的淡定,够脚去踩刹车。失败了。
我也是个正常男人啊,叹气。

吕先生慌张地发现up主切歌了。
明明除了嘲笑了下差点被自己衣服绊倒的泥石流,什么都没做啊!
而且,等会儿?这个前奏……
《威风堂堂》?
???
吓哭。

评论(18)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