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太厚凉凉

拖文是一种艺术

【磊昊】双向暗恋

9.

     “对不起啊,让大家担心了。”刘昊然被扶着在沙发上坐下,翘着的腿上打着厚厚的石膏。

短发妹子红着眼睛连连摆手:“没,没有。都是因为我学长才会。。。”

“说什么呐。你们叫我一声学长,我总要对你们负责不是?”学长眯着眼睛笑。

篮球队的一群人也帮忙起着哄,安慰眼泪直打转的女生。

“嗯。。。如果实在觉得抱歉的话,不然帮我们煮点东西吃?都快八点了,学长还没吃东西呢。”

短发妹子连忙称好,鞠了躬手忙脚乱地冲向厨房。

学长君悄摸摸瞟回来后就坐在角落里一言不发的某人。

脸色怎么不太好看?

 

其实事情也没多严重,轻微骨裂而已。就是包裹得比较严实,看着吓人。

但是一帮少男少女们被吓着了,也怎么没照顾过病人。咋咋呼呼,手忙脚乱地给他拿垫子,端茶送水递果盘。

 

“齐晏师兄出去办事后天才到,学长一个人住可以吗?”

“没事啊,不是什么大问题的。”

“毕竟伤了脚啊,行动肯定不方便的。”

“是啊刘学长,不然我先和你住一间吧,等齐师兄回来再换回来。”

“得了吧,傻大个儿!照顾病人还是得让细心的人来吧。”

“细心,我们一帮大老爷们谁心细了!难不成还让妹子和学长住一间啊?”

。。。。。。一片寂静。

“真要说细心的话。。。”安dui摸着下巴偏头看向角落里。

 

刘昊然还没反应过来,面前就被推过来一个男孩子。

“学长好。”刚刚还脸色不好的体育生面色微红,笑得开朗。

 

回了房间,小学弟拿了换洗的衣物进去洗澡。

刘昊然单脚蹦跶着把行李箱拖过来打开,把包里的画册塞最底下。

掏出另一本大一些的翻开,半躺在床上抠起了细节。

手机响了,来自损友的视屏请求。

“哎,听说你腿断啦?”那头的小卷毛笑得镜头直晃,“还和我们某位小学弟同房了?”

刘昊然挑眉:“劳资辛辛苦苦连上wifi,就是来听你的嘲笑的?”

“别介啊!这怎么是嘲笑呢?我还打算推了明天晚上那个会,早点过去照顾你呢!”

沉默。。。

“喂,你怎么不情愿的样子!说!你个渣男,是不是看上人小学弟了?!你是不是在外边有别的狗了?”

“上天去吧你!”一个白眼翻过去,毫不犹豫按了断开。

回头看看水声没断的洗手间,渣男小声哀叫,捂住了自己的脸。

“学长,我洗好了。”

 

 

10.

虽然本来也没抱太大希望,但是被拒绝帮学长洗澡还是让篮球少年很是失落。

帮人在伤口处裹上保鲜膜送进浴室,他就灰溜溜地出来了。

啊,人生。

瘫在床上的少年如斯感叹。

下午真是吓个半死,一万部充满着,失忆啊丧偶啊半途夭折的初恋啊的小说及韩剧,在脑内呼啸而过。

还好没事。

还好他没事。

 

躺了一会儿,篮球少年翻身冲着男神学长的床。

小心翼翼地拿过那本画册。想摸又不敢摸。

真好看。嘿嘿嘿,虽然看不懂这画的是什么。

哦,拿倒了。

三石同学干咳一声,原封不动地给人放了回去。

完全忍不住去看浴室啊。小同学眼神飘忽。

今天架着男神回来时的感觉重又模模糊糊地袭来,篮球少年摸着自己的肩膀红了脸。

男神似乎睡得很早。洗漱完出来和他温和地打过招呼,没过多久就睡了。弄得三石少年都不好意思打游戏。

闷在被子里,听着隔壁床的呼吸声渐渐平缓。吴磊悄悄睁开眼睛,探出头。

窗帘拉得很严实。黑暗里只能看见那人模糊的轮廓。吴磊定定地盯着看了一会儿,埋首笑了。

完了,根本睡不着啊。

早已预料到第二天会有黑眼圈,但是没想到这么重。

顶着生无可恋脸,吴磊迎接了来自四面八方的嘲笑声。

不管怎么样,宝宝现在是和暗恋对象成功同房的人!

为什么还没结束训练,我想回去见未来另一半。

王励从后面扑到他背上:“干哈呢三石,从早上到现在都没精神。”

三石同学瞟他一眼,摇摇头。

“你不懂。”

唉。继续叹一口气,揉了揉脸,抛下他走了。

少男情怀总是诗。

评论(3)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