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太厚凉凉

拖文是一种艺术

【霍盾】我一直都在

这篇写了很久,也没能真正写出我想要的霍盾。写完,心里不太舒服。

想求些评论。关于文笔也好,捉虫也好,关于CP也好。

以及微量铁盾预警。铁总又要接盘侠了。不喜勿入。

 

我只是舍不得让队长一个人。

 





 

他静静地靠在病房门上。又有一个人走了。

七十年了,当初认识的,不管仇敌还是朋友,都一个个地离开了人世。

也不知道他们去了哪儿。天堂?反正不是人间,至少我没见过其他人。

他直起身子,往外面飘去。

这些年,他去了很多地方,奥地利、中国、日本、泰国、丹麦、西班牙、瓦坎达。一个人,挺自在的。

每年九月,出去旅游是既定项目。

只要别呆在美国。漫天的星条旗和某人的画像让他心里不舒服。

就是不能泡妞有点可惜。

 

他很为自己儿子骄傲。虽然知道自己没尽过一个父亲的责任。

他看着Tony研制出自己的Jarvis, 看着他穿上盔甲,看着他在绚丽的蓝色光芒中笑得像个孩子,看着他凭借凡人之躯扛下重担。

【你知道的,Tony。除了那个人,你是我留给这个世界最好的东西。】

 

儿子研发的人工智能一点点完善起来,最开心的人应该就是他了。在他发现Jarvis他们能看到自己,能和自己说话时。

天知道自言自语这么多年,他都快精分了。

但孙子孙女们真的很熊。

不要再来问我,人类为什么不为了繁衍也要做爱了。

我也不知道Elsa为什么要一边唱歌一边踩冰点。

 

 

Jarvis,他儿子那个,说自己可能是因为“执念”太重才会一直留下来。

说了别和Friday看那什么《花千骨》,就是不听。

那天他正捣鼓着,想给Jarvis弄个实体。

蓝幽幽的一片飘了过来。

找到Captian America了。

他停下手里的动作,一时不知该做什么表情。

【哦。】

【真好。】

 

这还是他第一次来到自己的墓前呢。

他皱皱鼻子。天呐,这字体可真丑。

Howard Stark

【这太尴尬了。Rogers,说句话吧。】

穿着格子衬衫的男人,捧着矢车菊,金色的发丝在夕阳下渲开浅淡的光晕。

“Howard……”

【算了你还是别说话了。】

他别过头,不去看那蓝眼睛里闪烁的泪光,鼻头有些发酸。

 

Tony犯了个科学家们常有的过错。

研究项目脱离掌控什么的。他当初在莫斯科看到那五块速冻肉都快吓尿了好吗?

他又多了个孙子,这个已经不能说熊。一出生,差点弄死自己的哥哥。

中二少年,打一顿就好。

顺手捞了把,把Jarvis救了下来,揉吧揉吧塞进柜子里藏起来。

【乖长孙,过段时间有机会给你做具身子啊。】

 

拯救完世界,孩子们坐一起看了场狗血爱情片。

然后吃起了火锅。芝士的那种。

Friday在满屋子的香气中绝望地扑进他怀里。

【我也好想吃啊。多少年没吃过东西了。】

 

 

他的Rogers好像心情不太好。和儿子说了两句话,转身进了自己的藏室。

拿着画册和日记本。

Steve经常这样,进来对着他的照片还有旧物画张素描,缅怀一下逝去的青春。

【还好我没有写日记的习惯,不然就太尴尬了。】

Steve摊着画册画了大概十来分钟,就不动了。然后站了起来,慢慢在房间里走了走,伸手打算整理有些乱的柜子。

【我还以为早就丢掉了。】

Steve在角落里翻出了一个黑色的绒布盒子。

打开是一朵玫瑰,振金的。

【边角料。实验室闲着无聊,用你的盾牌敲出来的。】

Steve纤长的手指抚过花瓣上的划痕。

S T E V E

 

 

 

“芝士火锅很好吃。”

Steve没头没脑的一句话让他愣了愣。

布鲁克林男孩是在自言自语?

“你后来有去吗,那天晚上?”

【一个人吃什么火锅。】他偏过头,摸了摸挂在墙上的三件套。【我那时候有这么胖吗?】皱着眉嘀咕了一句。

Steve握着那只玫瑰,后退两步,贴着墙滑到地上坐下。

“对不起,让你等了这么久。”

他松开手,叹了口气,飘过去蹲下。

【我不介意等你。】

 

“要是你还在,肯定比我适应二十一世纪。”

【那当然。哪像你。这么久了,连邮件怎么发都还不会。】

“Tony有时候嘴贱得让我控制不住想打他。”

【。。。打吧,有时候我也想。】

“他很像你。”

【嘿!】

“但我更喜欢你的胡子。”
【我也觉得我的更好看。】

 

房间里沉默了好一段时间。外面的天都已经黑透了。

“我应该先说出口的。”

他盯着Steve散落在地上的素描出神。

“我太傻了。”

有些事,他一直不敢去想,到现在他都不敢面对那个词。

他害怕。Howard  Stark是个胆小鬼。

“我,好想你。”

他听到了一些声音。液体敲击在地面的声音。

一下,两下,三下。

Steve把头埋在膝间,努力控制着呜咽声,肩上的肌肉轻轻颤抖着。梳理得一丝不苟的浅金色头发散落下来几缕。

他伸手想要帮他整理下头发和褶皱的衣领。像七十年前Steve上台授勋前那样。

可他什么都摸不到。

想抱抱他都不可以。

【我也是。】

【很想你。很喜欢你。很爱你】

 

“Sir,Captian Rogers还在藏室里。正在高烧。”

 

 

Steve做了个梦。很美的梦。

弗兰克福郊外,士兵们正为今天的胜利欢欣鼓舞。他远远地躺在草丛里。咆哮突击队的欢呼打闹被风模糊,近处昆虫的鸣叫此起彼伏。抬头,是满夜空灿烂的星光。

踏过草地的沙沙声,身边躺下一个人。

“怎么不继续和他们一起庆祝。“

“今天的星星真美。”

对方答非所问,Steve笑了笑,枕着自己的胳膊。

“我以为Stark企业的总裁不会亲临战场。”

“你知道我一直在你身边的。”对方侧过身看他。眼里揉碎了的星光映出完整的温柔,“我们俩个傻蛋。我胆小,你懵懂。花了这么久才明白。”

“命运真他妈是个婊子。”Steve闭眼抵抗不断泛上来的泪意。

那个人吃吃笑得低沉:“Hey,Cap.Watch your language!”

“七十年了,我们都该继续往前走了。”

“放心吧,我一直都在。”

“所以,别怕。”

 

 

 

 

Steve醒的时候是笑着的。心里一直堵着的区域终于解开的感觉,就像又注射了一次超级血清。

他起身,拉开窗帘。

清晨的阳光透过云层照射在这座充满希望的城市。时光正好。

房间门被轻轻推开。

“老冰棍,你可终于醒了。”


评论(11)

热度(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