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太厚凉凉

拖文是一种艺术

【楼台】三十题之小池定律

       两下扯掉束缚自己一天的领带,解开衬衫扔在床尾的脚凳上。明楼从衣柜里取出浴袍和内衣,裸着上身走进浴室。

       趁浴缸中放着水,明楼拿着牙刷蘸了些洗牙膏。

       这牙刷,梁新记的。还是那时候去广州的时候,小家伙缠着自己买的。非拽着自个儿袖子,让自己看那努力拔毛的小人儿。

        “一毛不拔,脱毛包换。大哥大哥!这个广告好有趣啊!我们买来试试嘛!大哥!”

        结果,用用不错。这么些年,也就一直用了他们家的。

        反正家里是没人能拒绝这个混世小魔王的。他一撒娇,谁受得了啊。

         不禁想到自己那个被打破的可怜的,明白瓷。

         “大不了我赔给你好不好嘛?”

        小家伙笑得眼睛弯弯,跨坐在身上,扯着他的领带。眼湾里亮晶晶的,全是他。

          “一个吻,够不够?”

        轻笑出声,他摘下眼镜,揉散梳得规整的头发。

        年纪大了,老是想些有的没的。

   

        明楼俯下身子,试了试水温。觉得差不多,除了衣物跨了进去。

        明台小时候最怕洗头了。每每要全家人追着撵一下午,才能把它押到浴室洗头。

        刚开始,只是洗头而已,可小家伙挣扎得厉害。每次洗完头,大姐和按着明台的他都是一脑门的汗,小家伙身上也差不多湿透了。于是后来就决定直接扒光了进浴缸。

        小家伙害羞,捂着屁股,使劲儿推门,不让大姐进来。探着小脑袋瓜,眼神湿漉漉的。

         “大。。。大哥就好。。。”

         “为什么不让姐姐进来啊?”明楼他用手撩起水来往小家伙身上淋。

        小家伙红了耳朵和脸颊,低着头玩泡泡。

          “我。。。我姆妈说,不可以让女孩子看我的小鸡鸡。”

        说到姆妈,小心翼翼地抬眼看他。

        明楼憋不住笑出声。

         “那让哥哥来看看我们明台的小鸡鸡,好不好?“

        明台小声尖叫,咯咯笑着躲他伸过去的魔爪,两人闹得不可开交,水漫了金山。被闻讯而来的大姐一个个揪了耳朵。

        多年以后,俩人总算确定了关系。年轻气盛,沉沦于性欲也不算出格。

        家里几乎没有什么地方是他们未曾染指过的。卧室,客厅,厨房,餐桌,阳台,院子里的秋千,新买的厚羊绒地毯。

        当然,都是在没人的情况下。少部分追求情趣的情况除外。

         嗯。他扬扬眉,阿诚真的是一个好管家。各种意义上。

        家里各处,明台最喜欢的就是浴室。

        虽然明大少爷一直觉得软软的床更有发挥空间,舒适度也更高。但他不得不承认,浴室很棒。

        尤其是洗漱台那面很大的镜子。

        有时候,拥有明台是一件很考验耐力的事。当他抱着你脖子,呻吟声拖得长长的,下面又紧又热,大腿根可怜地颤动,整个人透着情欲的粉。总是让他有想操哭他的冲动。当然,他也是这么做的。

         非常幸福,当在浴缸里采取明台主动的方式时。

http://card.weibo.com/article/h5/s#cid=1001603960384481558106&vid=5019052737&extparam=&from=&wm=0&ip=122.244.5.210

        老流氓。明楼暗骂一句,仰头看着天花板上的水晶灯。

        通体晶莹的串串垂饰沾了湿热的气息,晕开的光圈大了许多,不过依旧耀眼。

         明台明台 明台 明台 明台 明台

         明楼念着这个熟悉的名字,松了身子缓缓沉入水里。

         水声被放轻放远,眼前的一切变得幽远带着淡淡的蓝。头发散开来,顺着水波轻轻搔着脸。

         “哥。。。我可以叫你哥哥吗?”

         “我叫明台。明月的明,楼台的台。这是我的大哥,明楼。”

          “大哥,为什么我不能和你们一起去巴黎啊?”

          “大哥给我买嘛!”

          “有什么办法可以和大哥永远在一起呢?”

          “我不喜欢元宵。过完元宵,我就得去学堂,大哥也又要飞去巴黎了。”

          “好啊,那你可得保证,永远都只对我一个人说这句话!”

          “你就知道欺负我!”

          “大哥!!!”

 

 

 

 

        “大少爷?该起了,大少爷。”

         女仆敲了半响的门没人应,眼看大少爷上班要来不及了,也就大着胆子开门进去了。

         雇主先生躺在床上,侧着头。唇色黯淡,却微微上扬,笑得温柔。

         窗未关,风来,帘动,抖落一地阳光。

 









前段时间三次元实在是忙不过来,非常抱歉QAQ

太久没写,没以前好吃了炖的肉。

不造看不看得懂QAQ

一句话。

清明节快乐

评论(6)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