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太厚凉凉

拖文是一种艺术

【楼台】咕咾肉,吃吗?

        玄月过半,林荫道上的落叶积了厚厚一层。尹邰在香港大学念西班牙语,勤工俭学帮着做些校工的工作。将将把落叶扫到道路两侧,尹邰直起腰擦擦汗。抬眼看到林荫道拐角走来一男子。

        流线型剪裁的西装贴合身体,裤线熨得笔直衬出长腿坚毅有力,白色衬衫,深蓝色条纹领带,提着两个印有精致图案的纸袋。金丝眼镜为他添上些许学者气息。

        尹邰还在愣神,男子已走了近:“请问,教学楼怎么走?”

       “ 直,直走,过一个路口右转。”

        男子礼貌地道了谢,走了。

        大概是来看亲戚的吧。尹邰摇摇头,继续扫落叶。

 

 

        讲台上教授正在喋喋不休。明台窝在教室最后一排,一手撑着头无聊地在本子上涂涂画画。

        大姐,阿诚哥,大哥。。。啊,画不下了。

        身边突然有人猫着腰过来坐下了。明台头也不抬。

       “阿一,你下次能不能早点。每次都要我帮你占座。”

       “阿一是谁?”

        明台刷地抬起头,差点没控制住音量:“大哥!”

        明楼笑笑,把手里纸袋塞给他。

 

      “在朗万给你定的西装,卢笙记的桂花年糕。”

      “大哥你怎么来了!”明台低头扒拉两下袋子,抬眼盯着明楼看。

       拉丁文试卷昨天才发下来,这么快就被知道了?!

       小家伙眼睛骨碌碌地转。明楼看笑了,举手摸向他脑袋。毛茸茸的,手感极好。

      “我看有人很心虚啊,干什么坏事了?”

        明台干笑着,将笔记本挪了挪。

      “没有啊。”

       明楼眯眯眼睛,看着明台。明台不敢看他眼睛,轻咳一声,微缩着脖子,拿着笔假装认真听课。

       垫在胳膊下的本子突然被抽了去。糟了,画!

       明台僵硬地侧过头偷瞄大哥的表情。

       嘤。

       明楼看着本子上俩个小人和一个由于太宽画到本子外的小人,挑了挑眉。

 

      “对了,袋子里还有给你买的皮带。”明楼面不改色地放下本子,从纸袋里拿出一个小盒子。

        嗌?大哥这么冷静,总觉得。。。

      “怎么又给我皮带啊!”

      “上次不是好长时间都解不开,还急哭了来着。“明楼淡定地拆着包装。

        明台涨红了脸,脑海里零星的片段接二连三地飞过,脸上的热度也慢慢扩散。

        将皮带拿到手上,明楼慢条斯理地掀起他的毛衣。

       “试试?”

 

       教室不算大,明台坐在位子上能看到前面一位女同学认真记下的笔记。教授声嘶力竭地让他们注意这几个语法点,黑板被敲得嗒嗒作响。

        腰间隔着衬衫传来的热度一点一点渲开来,金属搭扣轻响,皮带被缓缓抽了去。明楼垂头,神色认真地帮他整理衬衫下摆。

        明台忍不住握了握拳头,腰间衬衫贴着皮肤,若即若离的触碰让本就敏感的神经绷得更紧,酥酥麻麻的痒意一路蔓延到心口。

        小家伙的耳垂通红,绒毛在阳光的照射下染上金边。明楼伏在小家伙肩上轻声说:“认真听讲。”另一只手也悄悄伸了来,搭在明台腿间。

        两指宽的皮带慢慢环上腰,金属轻响。不同于解下来时,故意放慢的动作让明台忍不住咬了咬下唇。

        熟悉的气息渐渐远离,明台吐出一口长长的气。侧头去看明楼。明楼笑容儒雅,神色如常。点点他的笔记本。

       “认真听课。”

 

 

        铃~~~~~~~

        下课铃响,明台收拾着东西。

        “大哥,你这次留几天啊?”

         明楼站起来理理并不乱的衣服:“三天,我在车行租了车。晚上想去哪吃?”

         明台眼睛亮了亮,蹭到他怀里。

       “我想去楠江楼吃鱼,他们家每次都好多人。我没耐心排队。”

         明楼顺手接过他手里的书,让他拿轻些的纸袋。

       “好。”

        然而,这次小少爷还是没吃到他要的鱼。虽然时间尚早,没人排队,因为人家今天没开门。

        小少爷撅着嘴,摊在后座上,一脸生无可恋。

        明楼憋不住笑意:“敢问小少爷,我们现在吃什么去?”

      “吃什么吃啊,去茶餐厅随便打包几样回你酒店吃好了。”

      “好好好。在车里等着,我去前面那家买。”

 

 

        明楼拉开车门的时候,明台靠着窗子睡得正香。约莫是累了吧,上了一天的课。

       这边地段繁华,人来人往车水马龙的。小家伙睡得不舒坦,眉头皱着。明楼发动了车子,向酒店开去。

       酒店坐落在离港大三条街的地方,后面不远是个公园。车子从市中心一路开过来,便一路静下来。明楼把车子停住,回头。

        明台歪着身子睡得正熟,仔细听有些小小的呼噜声。

        明楼抑制不住笑意,绕到后座,扶着小家伙靠着自己。小家伙哼唧了两声,抱住自己腰用脸蹭了蹭,撅着屁股又睡了。

        十指插进明台毛茸茸的发间,明楼整颗心都被塞得满满当当。

 

 

 

        意识恢复的明大少爷,觉得自己的胸口沉甸甸的,不知什么在拱来拱去。过了几秒钟,湿漉漉的温热撞了上来。

        睁眼一瞧。

        好嘛,可不沉吗?整个世界都在自己身上呢。

        明楼笑着闭了眼,任凭小少爷的舌头在自己嘴里横冲直撞,只是缓慢而坚定地回应着。主导权慢慢转移。

        舌尖细细地勾出小家伙的唇形,探进去轻舔着两壁,时不时勾弄一下明台软软的舌头。由浅而深的细细舔弄让明台忍不住呜咽出声,捧着他大哥的下巴回应得更加热情。

        一吻毕,明台撑起身子。唇上水光潋滟,红得惊心。

       “大哥。。。”

        说着,摸上他领口第一颗纽扣。

 

 

 

 

不是我卡肉,并不是。

这是一篇纯纯的百粉点梗,原本是和群里发了誓要在5点之前发出来的,还是以我未来男朋友的身高起的誓。

所以,额,这个嘛。。嘿嘿,不要在意。

剩下的肉部分我会在明天之前发出来的,一定会发的。为了我未来男朋友。

 

写的时候我一直在想。

一吻毕,小少爷撑起身子,趴在大哥胸上,深情地对望。

“大哥,你的双下巴。。。。”

 

好了,我自己走。


评论(6)

热度(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