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太厚凉凉

拖文是一种艺术

【百日蔺苏】【2/2 Day70】无题

【百日蔺苏】【2/1 Day69】无题




     




     垫上绵连,细细地用竹纹的绢布裱好,蔺晨找福伯要了工具,乒哩哐啷一顿折腾,将写好的字挂在门关。 

     妙极妙极。这世上还有什么本少爷不会的吗?

     蔺少爷摇着扇子,洋洋自得。
     不过,好像少了点什么。

     哦,铃印。

     黑漆漆的夜里他穿得黑漆漆地摸向自家老爹黑漆漆的房间。

      吱呀。

      蔺晨僵住身子,仔细听着房里并无动静,松下一口气。老头儿也真是的,早叫他换门了,声音这么大。
      踮着脚尖几步跨到隔间,借着月色开始小心翼翼地翻箱倒柜。
      老头儿上次去金陵带回来那块红玉呢,藏哪儿了?
      并没什么耐性的蔺少阁主翻了半柱香时间,便放弃了。偷,啊不,拿不到的话,明天死皮赖脸求求老头好啦。趁他没发现先走,不然又得罚我帮他洗脚。
      蔺晨揉揉蹲麻了的腿肚,转过身要走。



      “何方妖孽!”

      他大喝一声,抽出别在腰上的扇子。

      面前的一坨团毛茸茸的物体,裹着里衣,手里属于他老爹的镇纸对着他脑袋正要落下。寸长的白毛间露出一双晶亮的眼珠子。

       蒲。。。蒲公英精?
       蔺少爷还在神游,毛团已经挥起了那重达五斤的镇纸。
       卧槽,话都不说就动手啊!

       蔺少爷略狼狈地躲闪着,用来抵挡还击的扇子发出不堪重负的呻吟。
       等琅琊阁上上下下被他们吵醒,一人一精(?)已经把房内砸得差不多了。
        “小兔崽子!你干啥玩意儿!”从西厢披着外衣出来的蔺阁主,先是检查了一下蒲公英精是否受伤,然后拎过他耳朵,就是一顿抽。
       被打的嗷嗷叫的蔺晨一眼正好对上人群里的嫌弃眼神。
       什么事儿啊这都是!
       这便是世人八卦多年的蔺少阁主与梅宗主的初遇的真实情况。
      

     

       后来,在自家老头儿的喋喋不休下,蔺晨了解到。那不是蒲公英精,是幼时曾有一面之缘的林殊。身上有伤有毒,说不了话。人家动手是因为自己太可疑,非要在黑漆漆的夜里穿得黑漆漆地在别人房里翻箱倒柜。
       好。。。好像的确是我的错?
       表面熊,实际上一直是一名三观正直的五好青年的蔺晨,默默地带着自己心爱的书法大作上门道歉。



        一来二去的,两个人也就熟了。在老阁主焦头烂额的寻找解毒方法的时候,他领着处于清醒时候的毛团,在琅琊阁里里外外地遛弯儿。有时候,毛团毒性发作,眼睛发红缩成一团强忍痛楚和吸血欲望。他便手忙脚乱熬了药扒开毛灌进去。

       两人也吵过架,不是那种斗嘴。是冷战,当世上没这人儿那种。第一次是因为喝过一段时间后,最初的药方便不能再压抑痛楚。蔺晨看不过去他把自己嘴唇咬得血肉模糊  ,便割了自己的手腕喂他。等人清醒,二话不说,虽然那时还说不出,就把他丢出了门。

      当老阁主例行日常把脉时,问毛团蔺晨怎么不在。毛团沾了水,在桌上写,谁是蔺晨。老阁主当即吓坏了,连忙伸手探他脉搏。莫不是火寒之毒攻了脑子?

      事后蔺晨又是送点心,又是站门口堵人,磨磨蹭蹭半个月总算把人哄好了。

       至于第二次。。。就是那人决定要选第二种解毒方法的时候。后来想想,蔺晨又什么时候真的能拒绝梅长苏呢?


       这些糟心事儿暂且不说,蔺少阁主的人生箴言是不要为已经过去的破事耽误现在。

       梅长苏斜眼看着他专心致志地写完放下笔扭过来扭过去地欣赏。

       上善若水。
       回忆了一下塞在柜子深处的一卷纸,以及堆满蔺晨书房的卷轴。
        “嗌,我说。你是不是只会写这四个字啊?”
       感觉受到侮辱的蔺晨拍案而起。
        “怎么说话呢!”



      七日后,身着一身白的蔺晨风度翩翩地用手里的扇子戳开门。

       刷地将扇子打开来,扇着风在他眼前走过来转过去。

        “这都入冬了,不冷啊你!”
        啧。蔺晨白他一眼,几乎将扇面拍他脸上。梅长苏定睛一看。
        上善若水,善万物而不争。。。。。
         “怎么样,本少爷是不是只会写那四个字儿!”
 

         门外,福伯正和负责采买的阿庆说话。
         “阿庆啊,今天下山多买些墨,难得少爷最近勤奋,阁里墨多备些总没坏处。”


     梅长苏似笑非笑地看着他,没说话。

     “你看我干嘛!”某人炸了毛。

     “没没没!是苏某之前无理,不识阁下高才。不知阁下可否不计前嫌,为在下题一幅字。”

      蔺晨抬了抬下巴。“笔墨伺候!”

      行云流水,一挥而就。
       “呐!这可是本少爷第一次送人字画!”
      梅长苏站在他身后,止不住笑意,道:“如此可真是苏某之幸。苏某一定将其好生装裱,悬于显眼之处。从今往后,苏某到哪,这幅字便到哪,可好?”
      蔺晨轻车熟路地给自己倒了茶:“算你识相。”
      梅长苏拉开身后的柜门,取出一支雕花木匣,将桌上的宣纸细细卷了放进去。



      纸上四字。上善若水。




 




   




 




 




 




 




 




总算完成了,最近都没有什么灵感所以写得比较_(:3」∠)_




原梗来自微博,由于我拖了稿比较着急赶所以没来得及要授权非常抱歉。希望各位食用愉快。




告诉我,我还是可以写甜的!









 




 




 




 




 




 




 




 




 




 




 




 




 




 




 




 




 








 




 




 




 




 




 




 




 




 




 




 





评论(4)

热度(46)

  1. Huvafen-童话终成史诗叫我太厚凉凉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再回首 看梅花不谢
    我吃到了大块的糖!
  2. 琅琊搬砖集团江左分部叫我太厚凉凉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宗主与阁主-蔺苏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