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太厚凉凉

拖文是一种艺术

取名苦手,手动再见

写完已精尽人亡。装作有标题的样子


座钟刚刚敲过十二下,外面噼里啪啦的爆竹声持续了将近一个钟头。这个对于中国人而言一年中最重要的时刻,即使在这不和平的岁月里依旧温暖。

明楼和明诚中午才下飞机,睡了不到三个小时便被小少爷折腾起来帮忙,和留下来帮忙的阿香还有大姐一起准备年夜饭。本来没什么精神的,有着小少爷这个开心果的各种撒娇逗趣倒也不觉得乏了。吃了饭,一家子热热闹闹守着岁。

爆竹声中,明镜笑着给弟弟们送上红包。

新年快乐!

小少爷最最机灵,竹筒倒豆子就是一堆吉祥话。明镜本就宠他,笑着点点他的鼻子,嗔道:“就你嘴甜!”,塞他一个厚厚的红包。

小少爷接过红包,读到上面的学业有成四个大字,对他姐嘿嘿一笑。转过身换了副跋扈的样子。

大哥!我的红包呢!还有阿诚哥!你可不能像我大哥那样小气啊,多给点!

哎!我怎么就小气了!明楼刚把红包掏出来,一听这话立马又塞了回去。

最近越来越没规矩。

   阿诚偷瞟了眼大哥的表情,憋着笑给他家小少爷递上一个红包。

   健健康康。

   谢谢阿诚哥了。就知道阿诚哥疼我。

明楼斜他一眼,将红包拿在手里把玩。

是啊,我们家明小少爷只喜欢他的大姐,喜欢他的阿诚哥。看来我准备的这个红包没什么用啊!

明台扑了两次,终于把红包拿到手。

怎么会呢!我也可爱大哥了!

他眨眨眼,撞了下他大哥的胯骨。

明楼抿起嘴角,眼带笑意。

 

明家一家四口说说笑笑到近两点。明镜站起身,拍了拍旗袍。

行了。我可受不住这般熬着了。你们三个小年轻再玩会儿,也该睡了啊。你们俩还好,明台睡得不够身子要不好的。

三兄弟都喝了点酒,借着醉意抛开规矩歪歪扭扭地挤在沙发上胡扯。明台缠着二人追问国外读书好不好玩。是不是有很多漂亮妹子教授严不严吃食好不好有没有人追哥哥们诸如此类。

又聊了半个钟头,阿诚按按微痛的太阳穴上楼歇息了。

明台赖在他大哥腿上眯了眯眼,总觉得少了点什么。

大哥,我想吃面。

啧,晚饭没吃饱啊你。

我想吃面。

面对小家伙嘟起嘴的撒娇,明楼败下阵来。

你不起来我怎么给你煮?

明楼撸起了袖子进了厨房,小家伙也就亦步亦趋,黏在他大哥背后。

夜深人静,明楼也不想扰了这氛围,只拉了一盏暖色的小灯。

明台一开始趴在他大哥宽厚的背上哼哼唧唧,被明楼受不了厉声让他站好。便背靠着厨台,看着明楼动作。他一直很喜欢大哥的手。好看,没有阿诚哥的手指长,没有自己的手白,指间有淡淡的茧,牵起他手的时候有安心的温度。

摘了青菜,切了小葱,明楼从柜子里拿出两个鸡蛋。明台正盯着他的手出着神,不自觉地就伸出了手。

Pia,蛋打落在桌案上。蛋清混了几丝黄从破口溢出来。

明台反应很快。

大哥你手怎么这么不稳呢!

明楼眯了眯眼,胆子越来越肥了。

也好。

他抬眼带着笑意盯着小家伙。这蛋打在桌子上可就不能吃了。

那。。那又怎样。。。小少爷耸起肩,他大哥的笑意熟悉,让他脊椎发凉。

怎样?明楼笑得儒雅,手撑在台子上将人困在怀里,另一只手扣上明台的皮带。

明台涨红了脸。今儿可是大年初一,你就想着干这事!

可别告诉我你不想。

戳这里!http://card.weibo.com/article/h5/s#cid=1001603927604976562584&vid=5019052737&extparam=&from=&wm=0&ip=122.244.24.60


等两人从高潮余韵中恢复过来,天已经蒙蒙亮了。匆匆整理完一片狼藉的厨房,两人蹑手蹑脚地回房洗澡睡觉。

 

 

大年初一,明家饭点总是推迟的。明台揉着惺忪的睡眼,趿拉着拖鞋来到饭桌上,正好听见阿香在说。

柜里的鸡蛋怎么少了两个,昨天数着明明有十个的。

明台僵硬了身子,偷偷瞟向他哥。

明楼淡定如常,拿了汤勺盛了碗汤递给他。

哦,我和明台昨晚在讨论一个问题,拿鸡蛋做实验,不小心打了。

阿诚眼观鼻鼻观口,默默地吃着。

我什么都不知道。真的。
















阿诚那段并没有写出想要的效果。哭唧唧QAQ

第一篇楼台就是肉这真的好吗

 눈_ 눈

Ps:楼台真tmd好难写啊嘤




评论(9)

热度(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