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太厚凉凉

拖文是一种艺术

【百日蔺苏】【12/30 Day37】不负尾生约*



 




他,林殊,现在叫梅长苏,赤焰军少帅,江左盟宗主,琅琊榜首。人人都说他神算无遗,现在他却有些看不透。都说人死后该是去往那幽暗地府,为何他却逃不开这方寸之地?




 




他面无表情地站在树下,看着熟悉的面孔们在那块石头面前跪了一片。




嗯,字不错。




梅长苏之灵位。




黎纲哭得真丑。甄平你别光低头烧纸,劝劝他成吗。萧景琰,你已经是太子了,就算哭能哭得端庄一点吗。真不想承认你是我竹马。那边那坨,你跪得离火盆那么近不怕烧着。。。




蔺晨头上绑着素带,把一块叠得方方正正的帛巾投进火盆。




红色的火舌舔来,淡青的布料慢慢泛了黑。




他停下了心里源源不断的嫌弃,垂下眼。




他知道那里面写的什么。




盼得回相守,守得尽白头。不弃亦不离,无忧亦无惧。




 




他挺喜欢这墓周遭的风景的。青石黑土,青草如被。旁边是株桃树,春天风一来便会落花,美不胜收。等结了果,便会有鸟眷顾。




显然蔺晨也挺喜欢的,不然也不会隔十天半个月就拎了酒跑来。




蔺晨自己喝的痛快,也不忘他,有时会给他倒几杯撒地上。




这终于解脱了,到下面应该也不存在身子行不行的问题了吧。多喝点吧,省得偷。




呵呵。他扯扯嘴角,嫌弃得挪开,离濡湿的土地远些。




 




大部分时候,蔺晨都是靠着青石喝喝酒,唠叨着一些琐事。北境又闹什么幺儿子啦,又有什么奇葩富少爷上琅琊阁问偶遇少女姓名啦,盟里两分坛联姻啦,飞流不听话老往隔壁跑不知是不是看上哪家姑娘啦,如此云云。




 




有时蔺晨来的时候心情不太好,就不大说话。闭着眼睛坐在树下,拳头紧紧握着。




阁里又有老家伙催本少爷成亲了。




我在云南捡了个小孩,长得和你还挺像的,现在已经是我干儿子了。老家伙们总算不唠叨我无后了。




他看着蔺晨喃喃细语吻上微凉的青石。




周围寂静,阳光很暖,氤氲了他眼底的水汽。




蔺晨。。




 




这次蔺晨来得比以往早。捧着一叠卷宗。哒地一声,将一琉璃瓶立在青石前。




 




“火寒之毒,为天下第一奇毒。奇就奇在它既可救命,又可夺命,更能置人于地狱般的折磨之中。”




“火寒之毒,解法其一,挫骨削皮,使毒素碎骨重塑而出,可保人正常体态,然面容剧变,身体孱弱,难过十五载。”




“冰续草,可激人潜力。配合全蝎,连翘,石菖蒲等炼制成丹,可使病入膏肓之子一夕康复,然此法燃烧生机,勿轻易使用。”




“月曦草 ,世间罕有,十年一叶,百年一花。取其花粉与冰续草根并服,可解冰续丹之毒。”




 




蔺晨翻着竹简,小声念着,慢慢就没了音儿。他侧身靠着冰冷的碑石,刘海垂下来看不见表情。碑上梅长苏三个字红得刺眼。




 




天色有些暗,渐渐有些雪落了下来,落在那人发际。细细碎碎的白,已分不清是发或是雪。




 




蔺晨哭了。




没发出任何声音。




但他知道那人在哭。




他能听到呜咽声,他能听到嘶吼声,他能听到哀求声。




怎么就没来得急。。。怎么就。。。




他移着步子靠近,却有些手足无措。




能怎么办呢,现在,他连笑着调侃他哭鼻子都做不到了。




他跪坐了下来,覆上蔺晨紧紧扣着碑石的手。




对不起。蔺晨。对不起。




 




他看着蔺晨肩膀的颤动渐渐平复,看着山脚慢慢亮起灯火,看着蔺晨僵着身子跌跌撞撞地离开。




他站在原地,只能站在原地。




后来蔺晨再来,依旧是和以前一样的没皮没脸,笑着对一块石头絮絮叨叨。仿佛那个靠着墓碑哭泣的人是他的错觉一般。




 




再后来啊,蔺晨开始老了。飞流身量拔高了许多,和蔺晨一起上山看他,偷偷凑到碑旁告密。说看到胖子偷偷往头上搽黑黑的东西。




他留心一瞧,果不然在蔺晨发间见到些许白。掰掰手指,也确实有近十载了。




连早上出个门都要理半天头发的人怎么可能忍受自己发染霜。他伸手拍拍飞流脑袋,你难道还不知道你蔺晨哥哥有多臭美?




 




啧啧,蔺大少爷变成蔺大爷了。他突然想到这个,笑得不行。




 




蔺晨和他探讨过这个问题。表情很严肃,揪着手边的草一边蹂躏,一边问。




唉,长苏你说,这人离世以后是保持着死前的样貌吗?




应该是这样没错。他摸摸自己的脸。




那要是过几年本少爷阳寿尽了,不会要以一老头的形象去寻你吧?




你现在已经是半个老头了。还有,你该改口说本大爷了,蔺晨。




 




再再后来,白发生得越来越多,染不过来蔺晨也没去管它了。




白发并不能影响本少爷的英俊。不过这胡须还是剃剃的好,享用美食怪不方便的。




本大爷。他耐心地纠正不服老的琅琊之主。




 




这年春日,蔺大爷提着酒晃晃悠悠地又来了。叭唧往树下一坐,靠着青石就开始喝酒。许是累了,慢慢地就阖上了眼。风来花落,飘在他鼻尖。




顷刻,蔺晨小小伸了个懒腰。睁眼。




面前人白衣胜雪,眼波温柔。




“这次蔺大爷可让苏某好等啊。”




 




 




 




 




 




 




 




 




*《庄子。盗跖》:   尾生与女子期于梁(桥)下,女子不来,水至不去,抱梁柱而死。




这一篇原本打算放在110的。然后一位意料之外的太太重回了楼台哈哈哈哈哈。然后就作为迟来的生贺以及归来庆祝发出来啦!




刚开始是纯粹想写蔺大爷这个梗的,因为之前码字写着写着,蔺大少爷就变蔺大爷了。一开始真的是打算甜虐掺半的,最后效果差。。不多吧。

评论(3)

热度(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