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太厚凉凉

拖文是一种艺术

两次阁主失去先机,一次他没有(1)


本部分又名,爸爸妈妈就孩子的教育问题展开的一系列讨论

这个系列有三篇啊。第一篇是这个,醉卧美人膝。 @ @珠圆玉润崩扣子提,这个大大的梗。话说这个大大的梗都好棒!只是被我毁了QAQ

将就看吧,小伙伴们。

叫我甜分担当!

最近lof上满满的虐伐开心。

 排版格式什么的,都是浮云。

嗯。

 

    空气微凉,阳光正好。

蔺晨哄着飞流嘿咻嘿咻地把他埋在树下的癯仙醉刨了出来。

“飞流,要不要尝一口啊?“

醇香清冽的酒水被倒在精致的青瓷浅杯中递到面前。飞流犹豫着接过来抿了一口,眉眼皱成一片。

“呸!难喝!”

气冲冲把杯子一摔,脚尖一点,人就没了影。

琅琊少主心疼地扶起杯子。刚从未名地方讹,啊不,求来的宝贝,本阁主可都还没用过呢!

“看看你给惯的!”重新给自己倒了杯的蔺晨用扇子点点暖炉边的青衫男子。

“怎么就成我惯的了?”梅长苏漫不经心地翻过一页书。

“怎么就不是你惯的了!”蔺晨喝了口酒,把袖子撸高了些。

“就说半年前,我费了老大功夫给弄来的绝世剑法。你干嘛拦着我不让给飞流练啊。虽然有点瑕疵,剑法是好剑法啊!”

“你是说那本《玉女剑法》?”长苏头都没抬。

黎纲抱着新采办的衣物淡定地从堂前路过。蔺大少爷和宗主又在斗(xiu)嘴(en)了(ai)。

“惯着他的是你蔺少阁主吧!”梅长苏合上书,为自己倒上茶,“说了多少遍了,少给飞流吃点甜的。亏你还是大夫呢,他这个年纪牙齿最容易生虫了。”

“还说我呢!之前不是下了死令,说一天只能吃一只甜瓜的吗!人一撒娇你就马上改成两只了不是!”

宗主抬眼瞟他:”就算我让他一天吃两只也是控制在范围之内的。也不知是谁半夜拖着他一起偷橘子。偷就偷,还被抓了。可真是好本事。”

 “嘿!你这人!最后的橘子有一半都进了你的肚子!”蔺晨凑过来,”小没良心的!”

说完,帮梅长苏整理了下重重叠叠的衣摆,拍平抚顺,就势一躺,舒舒服服枕在某人腿上。

梅长苏自是不乐意,动腿顶顶他让他起身。

蔺晨哼哼唧唧就是不起。

拧拧胳膊戳戳腰,某人摊在那死活不动。

苦命的我嗌!累死累活,又是治病,又是跑腿的!现在想躺下睡一会都不让!你们这群什么人啊喂!

既然赖不过,只好随他去。江左梅郎啪地一声把书摊开在某人脸上,读了起来。

视线被遮住,耳边是不是哗哗的翻书声,那人的手带着温凉的气息在脸周徘徊。

“还让不让人睡了!”炸毛的蔺少阁主。

一把甩了书,他拽着面前这人的领子:”整天不是想这个就是看那个的!我这么帅一张脸就在眼前你怎么不看!”

梅长苏撇撇嘴,顺手把粘到他唇上的头发抚开:”真该让世人看看你现在的模样!”

“这叫醉卧美人膝。”蔺晨一把抓住那人玩着他刘海的手。

那人眉眼弯弯,似藏星河。

“那么敢问蔺少阁主,苏某在美人榜上排名几何?”

蔺晨却不回答,拉着他的手举到嘴边。

一面细细地用目光描绘面前之人的脸庞,一面轻吻着他的手。从指尖,到指腹,从指腹到掌心。

感受着指间温热湿润的气息,梅长苏心里如羽撩过,轻轻颤抖,耳畔染上赧色。

蔺晨单手撑起身体,一点点凑近那人颜色浅淡微粉的唇。

三寸,两寸,一寸。

“苏哥哥!”

两人身体一僵。梅长苏踢开他,若无其事地端起茶杯,只是红通通的耳朵有些引目。

蔺晨跌坐在地,咬牙切齿。

“飞流!”

吉婶笑呵呵地提着菜路过。今天的鸡蛋真新鲜,大家也很有精神呢!

 

 

TBC


评论(9)

热度(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