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太厚凉凉

拖文是一种艺术

(蔺苏)今儿的阁主心塞了吗 下

一大早,被人在心尖上戳了一刀。头七什么的QAQ

不管!我不听我不听!

我就要他们幸福!

 

 

 

 

      虽说这次四国夹击来势汹汹,不过怂得倒也是快。哎,听说南境那边已经基本稳定了?

      毕竟霓凰郡主赫赫威名,南楚那帮人根本没胆子硬抗,这么快稳定下来也正常。倒是咱这儿,不足三月啊!大渝折兵六万,前日已向金陵投降!他们向以强兵著称,这次被咱们打得这么惨,可多亏了梅将军呢!

      嘶,说到梅将军,这几日将军怎么都没出来巡兵?

      好像是病了吧。听守主将营帐的兄弟说这几日送进去汤药都没停呢!

      严重吗?

      不知道啊。希望将军能快快好起来吧,等战事结束就可以回金陵好好养养了。

 

 

 

     帐内,温暖的火盆围着摆了一一圈。

     披着毛毛领的梅大将军面色惨白,勉强对组团来探病的浴巾景睿笑笑。

   “ 我真没事!只是前两天半夜敌军突袭,匆忙没加衣着凉了而已。”

    蔺晨向头顶翻了个白眼。

  “真的吗?可是苏兄,你的脸色真的不太好啊!”言小侯爷凑上前来,仔细打量。景睿也点了点头。

  “没。。咳咳!”话还没说完,便被止不住地咳嗽打断。

    两个年轻人还想说什么,被收到苏哥哥提前叮嘱的飞流推着赶了出去。

    黎纲甄平忙进忙出,又是送水又是递药的。站在角落一直没说话的蔺晨沉默地走过去,把人搂怀里拍背顺气。

    半响,咳嗽总算是停了。黎甄二人松了口气。

  “蔺晨,”那人头埋在他肩上,声音闷闷的带着颤,“明天,明天就到三个月了。”

    蔺晨身子一僵。

    梅长苏抬起头,眼眶已经红了,额间发际还有点点的汗。

  “我原本啊,”哽咽,“以为自己不会后悔的。没想到,到了只剩一天可活的时候,我还是舍不得了。。。”

  “我舍不得江左十四州诸位拥护我的兄弟,舍不得金陵关心我的长辈与旧识,舍不得能看你和飞流打闹的日子。我舍不得你。。。”

  “如你所说的,这辈子,我太任性了。这么多年,我不是不知道,不是不懂,我只是不敢不愿。我想着赤焰七万冤魂,想着林家祁王景琰,却没顾及你的感受。对,对不起。”

  “今生一诺,来世必鉴!蔺晨,我。。。”

 

 “装!你继续装!”

    啊? 告白被打断,一口气喘不太上来的宗主实力懵逼。

    阁主揉了揉眼皮,成功翻出第二个白眼。这几天白眼翻多了,有点抽筋。

  “ 我给你的压根就不是冰续丹!疏肝行气的薄荷丸而已!”

  “可,可宗主前些日子身子确实大好啊!”好奇宝宝黎纲举手。

  “ 他那是心理作用!包括现在的奄奄一息,也是心理作用!”

     蒙古大夫开始巴拉巴拉地背自己翻到的古籍医典。背完,也不管黎纲甄平听没听懂,低头抓住梅长苏脖颈与他对视。

   “长苏啊,现在战局已然稳定。三日前,我刚接到我爹飞鸽传书说月曦草已找到,至少可保你十年无虞。鉴于你刚才的真情流露,我想我们可以出发了!”

     啊?情节转换太快,梅长苏还没反应过来。

   “啊什么啊!”阁主一瞪眼,手上轻柔的擦去他脸上的泪水,“麻溜地起床!回琅琊阁成亲!”

 

 

      这边,阁主大大用被子把人卷了卷扛上马车急吼吼地跑了。跑之前,蔺少阁主在阵亡名单上添了几笔。这样,我们家长苏就再也不用理会金陵的糟心事啦!

      嘿嘿,机智如我。

 

 

      江左萌和琅琊阁的小伙伴们有些方。

      倒不是因为婚事的筹备。天知道他们阁主什么时候开始暗搓搓筹备的。备选方案和安排事无巨细,而且居然还有好几套。

      只是,这这这。。。

      到底是阁主阁主夫人,还是宗主宗主夫人啊。。。

      两边偷偷开过辩论会。

      琅琊阁主情报文书工作,论辩论(chao jia)江左萌根本赢不了。两家这么熟,又不好意思动手。

       甄平向他家宗主诉着苦。

       ”而且听说,他们辩论会胜了,蔺少阁主特高兴。还给他们加餐来着。“

       梅长苏剥着桔子的手一顿。抬头望了望窗外,金陵的方向。搓了搓手指,微微一笑。

       ”没事,不急。“

 

 

     所选的吉日在琅琊山上上下下的忙碌中一晃眼就到了。

     蔺晨提着繁复厚重的婚服裙摆在梅长苏门前踱来踱去。

     马上就可以娶到媳妇了还有点小激动呢不过我媳妇怎么还没出来结个婚打扮这么久长苏一定很爱我没错卧槽不行本阁主好像有点紧脏怎么办

      吱呀一声,门开了。

     飞流帮忙提着拖尾,那人穿着样式与他相仿的红衣走了出来,冲他笑笑。身姿挺拔,面庞如玉。

     心里莫名就安定下来了。蔺晨向他伸出手。

     飞流啊,今天你苏哥哥好看不好看?

      嗯!

 

      携手来到正厅,江左萌琅琊阁众哄笑着送上满满祝福。一向嬉皮笑脸没脸没皮的某人面色微红。

       一拜天地!二拜高堂!

       夫妻,咳,夫夫对拜!

       突然,众人觉得眼前一暗,门口黑压压站了一排。

       不行!你们不能在一起!(划去)你还没接受我们的考验!

       蔺少阁主懵逼脸。

       卧槽什么情况!萧景琰穆霓凰言豫津萧景睿穆青蒙挚宫羽列战英。谁告诉他们我今日大婚的!我明明封锁了消息就怕他们过来搅局。。。

        哼!

        当今太子殿下率先冲了过来,其他人嗷嗷叫着蜂拥而上。

 


         回想起屏退下人埋在母后膝上哭得眼泪鼻涕糊一脸的自己,突然收到的那封一看就是飞流字迹的纸书。

       “苏哥哥,死胖子,琅琊山,成亲!”

         一时不察,他家竹马就被那只肥黄鼠狼叼了去!受了这么多年苦的他们家小殊,大家都还没来得及好好疼呢!

         太子殿下含泪捶地咚咚响。

         梅长苏冲甄平黎纲一挑眉。早已蠢蠢欲动的两人小碎步加入了围攻联盟。

 

 

        “长苏你!”蔺晨心痛欲裂。

          某人装作听不到的样子,转身找位子坐了下来。飞流蹭了过来,眼睛亮晶晶的。

         做得好,飞流!

        梅长苏笑的温柔,揉了揉他们家小护卫的脑袋,将桌上的点心递过去。

       飞流吃的腮帮子鼓鼓,长苏品着江左新送来的武夷,发出惬意的喟叹。蔺晨不敌众人围追截堵,抱头鼠窜,狼狈地闪躲着“不小心”飞向他的折扇剑鞘,剑柄,带着风的衣袖。

        用两颗薄荷丸子骗了本宗主三个月,哪能这么轻易地放了你。

 

 

       发泄了一下午,众人心满意足。勾肩搭背的勾肩搭背,成群结队的成群结队,笑着往饭厅去了。

       平日潇洒的琅琊少主,披散着黑发,凌乱着衣襟,乌青着眼眶,抬头默默地看着天空。不!我才不想哭呢!

       只是有点心塞而已。QAQ

 

       在一旁偷笑够了的梅宗主擦了擦眼角溢出的泪,笑着走上前去。

       行了啊。

       无视蔺晨哀怨的眼神,宗主细细地帮他重新束好了发,整理好衣装。

       走了!吃饭。

       十指紧扣,相视而笑。

 

-END-

 

 

 

 

写完真是半条命也没有了。

求评论啊啊啊!

为什么每次都没什么人评论,我好方。是文风太奇怪了吗!(嗌?我有那东西吗)

今日的作者也是如此的心塞呢。

 

 

 

 

 

其实我一直相信,在另一个世界的蔺苏能够幸福安稳。

青山远黛,黑瓦白墙。相守相伴,一世长安。 


评论(19)

热度(1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