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太厚凉凉

拖文是一种艺术

【执光】本王的玉玺成精啦

段子 脑洞
不是文

执明从小就觉得他家玉玺长得不太对。左青龙,右白虎,上朱雀下秃秃。
小执明忧心忡忡,抱着自己攒着要偷溜出宫买糖人的小金库主动上缴。没忍住询问父王咱国库真穷成这样了?父王吹胡子瞪眼,揪起他打了一顿。
住玉玺里的精灵一号扯扯精灵二号的袖子。可别是个傻子吧。
精灵二号没显形,戳小执明脸。可能是那时候摔坏脑袋了。
打那以后,执明就经常听到三个不同的声音在耳边聊天。大晚上的,多半是见鬼了!执明瑟瑟发抖,钻到床底下。
一个清冷,最常说的一个字是“哼”。
一个少年音,不常说话,一说话就是补刀。
一个音色比之前两个软了很多,但语气不软,还带着些许的熟悉。熟悉到他心痒痒。鸡儿梆硬【不是】
!不会是传说中的艳鬼吧?
执明掀开床帘偷偷看。
啥也没有。失望。

执明成年,孟章表示我们是不是该说了。成年了,陵光这个千年老凤凰下手也不会那么亏心了。
陵光表示我呸。
陵光第一次在执明面前现形,执明刚从柜子里刨出藏着的酒。转头看见陵光,酒撒了,人呆了。
淡眉如秋水,玉肌伴轻风。
俊眉修眼,顾盼神飞,文彩精华,见之忘俗。
媚眼含羞合,丹唇逐笑开。
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

就是个傻子。要不别要了,换一个吧。蹇宾劝陵光。
蠢虽蠢点,这么多年,用习惯了。
用♂习惯了? 蹇宾重音 。
陵光捂住孟章耳朵,干什么干什么,阿章才九百出头,还没成年。
不要脸红了,一千多岁了,坦荡面对内心吧。蹇宾摇头,拉着孟章回玉玺睡觉。

没有后续,没有

评论(11)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