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太厚凉凉

拖文是一种艺术

【batfam】gift hug love -父亲节贺

1.

 房门被打开,一股重量扑上床,把床垫压下的弧度让布鲁斯往中间滑了滑。布鲁斯半梦半醒地,仿佛回到了十多年前,来自马戏团的小男孩刚来到韦恩家的时候。

 一开始,离事故发生还不到一个月的时候。晚上,小小的格雷森会抱着他的熊宝宝一声不吭地站在他房间门口。直到布鲁斯掀开被子一角轻轻拍了拍床。而后来,生性阳光的迪克逐渐恢复,就会像颗小型炮弹一样发射到他身上,然后钻进他被子咯咯地笑。也有时会在什么节假日的清晨,跳上来……

“布鲁斯!起床啦起床啦起床啦!”

 没错就是这样。布鲁斯没睁眼,准确无误地一枕头拍了过去。

 迪克闷哼了一声,揉着鼻子把枕头抱在怀里,依旧不屈不挠:“今天是父亲节啊,布鲁斯。快起来,我给你准备了礼物!”     

夜行动物韦恩先生紧闭着眼睛,任长子抓着自己肩膀晃,再次陷入沉睡。

 

“杰森、提米、达米安的珍贵留影,”迪克把三本厚厚的册子放在他面前,“三年的份。大部分都来自哥谭各处的监控截图,剩下的都是我偷拍的。”

第一任罗宾露出两排洁白的牙齿,笑得理直气壮:“就当父亲节礼物啦!”

相比于去年的“迪克格雷森使用券”,这应该已经算是正常的礼物了。不过你怎么会觉得我会没有这些照片。韦恩先生把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微微点头表示感谢。

“除此之外……”迪克不知从哪拿出五张电影票,“我们下午去看电影吧,戴安娜那部。”

“我问过阿福,可惜他晕3D不能看……唉要是全家一起看电影多好呀。”

为什么不在家里看,二楼有电影放映室。他努力用眼神表达出来。而格雷森牌接收器从没出过错。

“到电影院看才叫看电影啊。更何况这是戴安娜的传记电影,就当贡献一下票房嘛!”

行吧,布鲁斯默认。

迪克嘿嘿笑着,穿了鞋往外走,出门前一刻又返回来。

“洗漱好就快点下来哦。今天达米安有帮忙做早饭。”

韦恩先生盯着关上的房门,面无表情了半分钟,从床头柜拿出一片胃药,就着水咽了下去。。

 

2.

下到二楼,遇见的第一个人是围着淡黄色围裙板着脸的达米安。才到自己腰的小男孩登登登跑开又回来,递给他一个狭长的盒子。

长度宽度。

这是一把武士刀。。

“父亲节快乐,父亲!”

布鲁斯开始认真思考武士刀算不算正常的父亲节礼物。自己在教育方面的信心又一次动摇了。

这是达米安来到他身边的第一年,第一个父亲节。当然也是第一份父亲节礼物。卢修斯上次做的那个展台放了外星武器不能挪用,还是找时间拜托他再做一个。

“啧,德雷克你干什么!”

提姆上来了。手里拿着小小的一个礼物盒,挤开平端着武士刀一个人霸占了整个楼梯的达米安。

“我要给布鲁斯礼物,你挡着路了。”

“TT。”

轻松躲开达米安踩过来的脚:“布鲁斯,父亲节快乐。”

“父亲都还没有收下我的……唔”

布鲁斯接过那个一米二的剑盒,收回手。手感不错。

十岁的小男孩粗鲁地呼噜几下头发,抬眼盯着他看了两秒。俩下从楼梯上跳了下去跑远了。韦恩先生看着他消失在墙角的背影,微笑起来。

“轮到我了吧?”提姆笑眯眯地凑了上来,把那个盒子塞到他手里,“一个挂坠。据说是带有安格斯麦奥格的祝福,施有可抵三次攻击的魔法。我和康纳在爱尔兰的一个海岛山洞找到的。”

“你应该自己留着,关键时候这就是你活下来的希望。”

提姆挑了挑眉,把盒子塞他手里:“重点其实倒不是抵挡攻击,重点是安格斯的祝福。爱与青春之神,指引人找到一生所爱。我觉得你比较需要。”

“之所以你不需要,是因为已经和肯特家的小子搞上了?”

杰森从二楼的窗户翻进来,扶正被不小心踢歪的画框。提姆瞪他一眼,似乎想从边上拿点什么砸到他头上。

“干什么。弄得好像你不知道老头子知道一样。前俩天康纳大半夜飘在外边……艹你的,宝宝鸟。”

“陶德先生请注意语言,被阿福听到怕是又要更改你的菜单!”

韦恩先生跨过地上的花瓶碎片,往楼下走给俩位留下充分的空间。离提姆成年还有一年零一个月。韦恩大宅的墙壁涂料半年前就换成含铅的了,氪石防护网设计已完成,安装需要十二个小时。嗯,晚些时候和克拉克谈一谈。

 

3.

迪克正端着煎蛋和吐司放到位子上。他看看迪克面前的煎蛋,蛋黄圆润饱满,蛋白白嫩有着金黄的焦边。然后看看自己面前的棕黑色不规则物体。

……

迪克清了清嗓子,指指自己的盘子:“阿福煎的。”

又指指他的:“达米安煎的。”

乖乖坐在一旁的小儿子目光带了几分期待。韦恩大家长心情平静,喝掉半杯咖啡。

“布鲁斯老爷,大清早空腹喝咖啡可不是什么明智的选择。”阿尔弗雷德突然出现在他背后,手里端着一杯牛奶放到达米安和迪克的位置上。

迪克干笑两声:“阿福……”

“迪克少爷,鉴于您曾苦恼在同龄人中并不出色的身高,我想比起咖啡因还是牛奶更适合您。”

二话没说,迪克喝一大口,带着牛奶沫冲阿福讨好地笑。然后转头小声凑到他耳边解释:“我刚刚不小心打碎了一个盘子,淡青色,阿福最喜欢的那个。”

韦恩大家长鼻观口口观心,专注地切着吐司。

“TT。”

迪克:“达米安,不许把你的蛋黄扔到我盘子里。”

提姆和杰森下来了,俩人中间隔着两米远,没有明显外伤。

提姆坐到了迪克左边,杰森坐到达米安左边。

迪克看了看首位的布鲁斯,又看了看斜对面的杰森。

“从二楼下来,小翅膀你怎么又不走门啊?”

杰森手里的餐刀和盘子接触,发出刺耳的声音:“你管我!”

“你……不打算亲口地布鲁斯说说你的父亲节礼物吗?”

布鲁斯抬起了头,缓慢地搅动着手里的咖啡。杰森目不斜视,直直地瞪着迪克。僵持了半分钟,迪克叹了一口气,转向布鲁斯。

“杰森他……”

“上次渡口那件案子,我帮你解决了。”杰森语速飞快,“黑面具的六个大小头目全部伏法,案件资料已经发到蝙蝠电脑上,那件埃及骨雕也已经物归原处。”

这件案子其实不算复杂,只是涉及了两国政府和一位未记录在案的外星来客。布鲁斯在上次联盟任务中受的伤并没好全,行动没那么自如。

“谢谢你,杰森。我很喜欢这个礼物。”布鲁斯放下搅勺,冲青年露出一个笑容。

绿眼睛的青年红了耳朵,轻咳一声偏过头自顾自吃起了早餐。

 

“达米安,你去哪?”

“不,贝恩最近很安静。”

“毒藤也没……达米安!把刀放下!”

 

4.

布鲁斯推开门时,大屏幕上的战况正烈。四位年轻人正一边操作手柄,一边用腿脚和身体压制彼此

布鲁斯清清嗓子:“时间差不多了,再晚电影要迟到了。”

四只小鸟一起抬头:“什么电影?”

“……迪克?”

被压在最下边的青年连滚带爬地挣扎起来:“对不起对不起,我给忘了!”

……

 

一辆车只有四个座位。

达米安:“我才不要和德雷克和陶德坐在一辆车子里!”

杰森几乎是立刻破了音:“你以为我愿意吗,蝙蝠崽!我宁可和唠唠叨叨的迪基鸟坐!”

迪克受伤地捂住了胸口。而提姆趁乱,已经抢先一步坐到了布鲁斯旁边。

“德雷克你给我下来!那是我的位子!”

“艹你的,蝙蝠崽子!别踩我!”

“其实我们可以坐那辆去啊。”迪克指指角落里那辆没怎么用过的房车。

上了车,迪克举着手机想让大家坐一排自拍。

达米安皱着眉头被他推到布鲁斯腿上。

“父亲节嘛,一年一次!”

圣诞节,跨年夜,儿童节你都这么说!达米安皱皱鼻子,扭扭屁股换了个舒服点的姿势。父亲,我没回头不代表我不知道你在笑。

“一家人,最重要的是整整齐齐!”迪克揽着一脸苦大仇深的小翅膀坐到布鲁斯旁边,对着镜头咧嘴笑。

可别是个傻的吧,格雷森。

达米安韦恩,今天也很为蝙蝠家的未来担忧。

 

电影很棒,除去中途提姆和达米安突然开始互扔爆米花,杰森结尾的时候哭了被达米安嘲讽然后引起小幅度手部搏斗,以及努力调停然后被打翻的可乐弄湿了裤子的迪克。

 5.

阿福接他们回了家。达米安和提姆正争论着那位查理说的到底是不是中文。布鲁斯迈上台阶,打算回书房处理一下文件。

“布鲁斯!”

回头,迪克站在低处,对他伸出了手。柔软的黑发温顺地搭在额前,映着深蓝的眼睛:“不来个抱抱吗?”

布鲁斯迈下台阶,把这个比自己矮了不少的青年拥入怀里,小声抱怨:“有时候我真觉得你有肌肤饥渴症。”

“其实你也有。”迪克收紧手臂,满是笑意。

“快点!格雷森,你已经霸占父亲半分钟了!”达米安在背后踢了自家大哥一脚。

“好了好了好了。”迪克哭笑不得,从布鲁斯臂弯里钻出来。摇摇头,走去了客厅。

达米安抬头望向自己的父亲。如出一辙的黑发蓝眼,如出一辙的倔强眼神。布鲁斯蹲下身子抱住他。达米安不适应地扭了两下身体,慢慢安静下来。

“达米安,我的儿子,和你相处的这一年,我很开心。”

小男孩软而细的发丝扫在脸颊,有温暖的痒意:“我也是,父亲。”

能够和您成为家人,很开心。

“你自己定的时间,达米安,半分钟了。快点,到我了!”

“TT,”达米安不耐烦地啧了一声,让开位置。

提姆很主动地抱上来,踮着脚尖凑到耳边:“迪克上次带达米安在蝙蝠洞用蝙蝠电脑打游戏!”

不用告状。不然你以为上个月我为什么派他们俩去撒哈拉执行少正任务?布鲁斯面不改色:“下周末带康纳回来吃顿饭。”

男孩瞬间跳出半米远:“布鲁斯告诉我,你是认真的吗?”

“嗯。”

“真的?”

“嗯。”

看着男孩打着飘的背影消失在墙角,布鲁斯才转过头。

青年站在不远处,半张脸陷在阴影里。

“过来,杰森。”      

青年没动。

布鲁斯放缓了声音:“过来。”

杰森动作迟疑,走了两步又不动了。布鲁斯叹了口气,伸手把人拉入怀里。青年已经不比自己矮多少了,以前只到胸口的。脑子里飘着乱七八糟的回忆,怀里的身躯从僵硬慢慢缓和,又微微颤抖起来。

“不管怎么,常回来。我……迪克很想你。”

 “……”

“晚上一起夜巡吧,所有人一起。”布鲁斯绕着他后脑勺的头发揉了揉。

杰森沉默了一会,轻微吸了一下鼻子,语气凶狠:“这么多人夜巡,春游啊?”   

“希望没人选在春游日犯罪。”客厅传来的电视声,伴着两人的心跳,安稳而沉静。

 

绕过客厅,穿过中廊,布鲁斯找到正在为韦恩家相片墙除尘的管家先生。

“阿福。”

“布鲁斯老爷,有什么可以……”

阿尔弗雷德的脊背比小时候弯了些,不过还是一样的温暖。

“谢谢你。”

微光透过帘幕照过来,凝固在时间里的父亲和母亲正注视着他,目光温和。           

评论(6)

热度(195)